在神的爱里得自由和满足
刘莲香

讲稿下载(电脑版)

约翰福音3章16节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这一句平白朴实的表达,在不到二千年的时间里,却如波涛汹涌般洗涤了无数人的生命,响应了多少人心底最深处的呐喊,滋润了一个个干渴贫瘠的心灵。而我就是其中一个在无数的黑夜,呼唤这份永恒完全爱的干渴灵魂,就如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从此在神的爱中,我不安的脚步终于可以停歇,安然居住在神的爱中,得到自由和满足。

一、母亲的去世,新家庭的诞生

那年我不到14岁,在家家户户都开心过年的时候,我们却收到一个令全家悲痛欲绝,令我在以后将近十年的生命中都无法释怀和接受的噩耗:妈妈出意外去世了。我不知道那个新年是怎么过的,总之一切从那时候起就全变了,我变了,爸爸变了,妹妹们也变了。我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在接下来一年里,我无数个梦境呼唤妈妈回来,哭着醒来的现实中,不得不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真得没有妈妈了,以后只有和爸爸相依为命了。爸爸成为了所有的精神支柱。

就在我以为我们一家人会永远这样生活下去时,突然有一天,爸爸却跟我说:你长大了,多少可以照顾自己,但妹妹还小,需要新妈妈。姑姑给爸爸介绍了一个,但隐瞒了你的存在。以后放学回家,你先改口叫叔叔,说你是大伯的女儿,等以后有机会再说清楚。顿时我感觉自己是多余的,是绊脚石,一股绝望笼罩着我,我似乎叫天不应,叫地不理,我怀念妈妈,跑到她坟头哭了好多次,如同旷野迷失的羊一般惊恐失措。也许是爸爸的良心不安,最后他还是坦白了我的存在,我也不用躲了。但我的心里明白以后爸爸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爱我们,不是他不想,而是在另一个女人面前,他在辛苦地平衡家里的关系。而我一想到妈妈,就放不下。她把全部爱给了这个家,却带着终生绝望和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

爸爸对妈妈的爱没了,即便有,也是不完全的。大妹妹小时候因家境辛苦,被寄养在姑姑家,直到长大才接回来,她心里常常埋怨爸妈不爱她。小妹妹太小了,根本还不懂爱,只剩下我,我不能辜负妈妈的爱,不能让她的灵魂太孤单了,我要一直守着。

为了不让爸爸夹在中间难做,于是我选择了逃避。只要学校放假长休,我就逃到了外公外婆家。妈妈是他们最疼爱的女儿,我是他们最疼爱的外孙女。我希望在两位老人身上找回那份自己想要的念想,那份爱。但我错了。外婆经受不住失去女儿的打击,岁月没有让她的悲伤淡化,反而越来越重,以致精神失常,常常吃药,患得患失。我看着很心疼,却丝毫不能安慰她。

有一天我和外公去地里干活,他突然含着泪对我说:我们都老了,你妈走了也回不来了,悲伤也没有用,你爸妈以前很相爱,现在缘份尽了,你爸也要重新开始,这么多年,他也不容易,不要让他太难做。从小我都很景仰外公,他自学成材做了乡里的会计,待人随和,从不发脾气,心中有痛也是笑脸对人。从小他的话,我都会听。那次以后,我想了很多,我该怎么做?妈妈走前,她让我们听爸爸的话,体谅他命苦,好好学习,姐妹彼此照顾。我能做的,就是好好继续听她的话,让她活在我的心里。

但雅伟是看顾人的神,我很感恩他没有给我一个尖酸刻薄,苦待人的阿姨。因为我们沉浸在伤痛中,阿姨曾经也受过伤,在这个新的家庭里面,我们起初彼此都缺乏信任,都小心翼翼保护着自己脆弱的心灵,也真得不懂得如何去爱。但至少,我们愿意顺从她,听她的话,她也非常公平地待我们,在家庭经济拮据的情况下,还是让我们读书。

从此我的人生方向,就是妈妈所嘱咐的,好好读书,听爸爸的话,照顾妹妹。我把那份爱深藏在心底。但我的心却是空虚的。无数次在梦里,我梦到自己推着自行车回家走到村口,妹妹跑出来接我,对我说,妈妈回来了,我兴奋得大叫,真的是妈妈回来了吗?推开自行车,连忙想跑回家,却突然意识到,妹妹说的妈妈是阿姨,我全身就像抽空了一般,那股失落像冬日冷风吹过,凉到了心底。我又是空欢喜一场。

二、求学路,寻求新的开始

中学毕业,我考上了师范学校,我遐想这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在一个新的地方,可能会有许多新的发现,我的心可能会更加宽广,更加释怀,那儿也许找得到令我心灵满足的东西,我不知道会是什么,但至少我期待远离熟悉的环境,一切会是不一样的。

有期待就有可能要承受更大的失落,更大的空虚!中学生活很简单,上课,吃饭,下课,做作业,平淡无奇。而师范,作为培养师资的地方,学业并不重,要求的是学生能全面发展。初到学校,有很多跟以前不一样的经历和体验,我积极参加班里班干竞选,各种比赛,投入到其它各种丰富的课余活动中,当中有过短暂的喜悦,但带来的却是更大的迷茫和空虚。我发现自己不断地在靠这些外在东西获得别人的认可和喜欢,获得心灵的满足,但常常内心压抑着无法排解的孤独感和遭到否定时的举足无措,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无数个黑夜里,我一个人哭泣,向天诉求,我该何去何从,我感觉前路迷茫……。爸爸期望我毕业后能回家教书,而我内心则很纠结,回去要面对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诗篇56篇8节说:“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么?

虽然那时我并不认识神,雅伟也不是我的神,但他却认识我,我的肺腑是他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他已覆庇我。他也在为我预备道路,将我带到他的身边。

师范最后一年,虽然爸爸反对我参加高考,但我还是一意孤行地去了。原本没有信心可以考取,因为每次模拟成绩都不是很理想,而班上还有好几位和我一样想继续深造的同学,模拟考试分数都高出我很多。但奇妙的是,最终结果居然我是所有人中惟一上了二本线被大学录取的。

我不知是喜还是悲。没想到爸爸知道了,却替我开心。他曾经也很想读大学,但却高考落榜了。另一方面也很愁,担心我阿姨未必会同意,一个女孩子放着一份教师工作不做,还去读大学。于是姑姑们都跑来疏导我阿姨,劝她要往长远想,如果考上了不让我读,村里人会在背后说三道四,后妈就是后妈,落下不好名声。说我是个听话的孩子,将来会记得她的好,对她更好。劝她不要为钱担心,有困难这么多弟兄姐妹会帮忙。阿姨是个爱面子,注重名声的人,最后她也答应了。

就这样,我重新踏上了新的旅程,也是在这段旅程中,我的脚步离神越来越近,神也在那儿向我招手。

三、大学里,遇见了神

入学后,我才发现我是全班倒数第二名,且是系里降低了分数线,再补了大概10个名额,我才有机会被录取的。我还不认识神,还没开始爱他,他已叫万事相互效力,叫他所爱的人得益处。

但神在触摸我的心之前,我还是继续在黑暗中摸索了三年。

大学了,我像进入师范一样,期待着改变,期待着一个崭新的世界,期待着象牙塔里能找到心灵的满足。

我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上大学的机会。从入校班上倒数第二名,我努力争取拿第一,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竞赛,参与班级,学校的各种学生工作,申请将学金。但在这一切的背后,我的心更加空虚,更加孤单,更加迷失。跟同学聊天时,我说我不开心,活着很累,这些虚空的成就感,有如过眼云烟,一阵欢喜,带来的是更大的空虚感。但绝大多数时候,同学都打趣我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太谦虚了就是虚假,你要是空虚我们就不要活了。她们不能理解我为何这么沉重。

在这个漩涡里,我陷越深,到一个地步,我越来越害怕失败,害怕失去,我觉得这是唯一我拥有的东西,也是我活着的意义。常常压抑到一个极限时,我就会在寝室大哭。跟妈妈说,我撑不下去了,活着真得很累,生命怎么这么沉重,但我又不能放手,除了这样活着,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怎么活。我的心在呐喊,老天,人活着是为了什么?我这样在世界走一圈,早点离开晚点离开又有什么区别呢?人死了,真得就灰飞烟灭了吗?我不想接受妈妈完全不存在了的现实,我相信人死后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我知道她肯定在另外一个世界看着我,守护着我。但从来没有人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静得只能听见我的心跳声。老天,我该怎么办,这是我最后低声的呻吟!

诗篇18篇6节说:“我在急难中求告雅伟,向我的神呼求。他从殿中听了我的声音;我在他面前的呼求入了他的耳中……。他从高天伸手抓住我,把我从大水中拉上来……,他又领我到宽阔之处,他救拔我,因他喜悦我。

我其实并不可爱,内心也充满了争竞,不愿饶恕,苦毒,自私,嫉妒和骄傲,我算不得神的子民,更别逞论有何可讨他喜悦,但他却要怜恤我,将我带出黑暗进入奇妙的光明中。如彼得前书2章10节说:“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神的子民;从前未曾蒙怜恤,现在却蒙了怜恤。

那是一个傍晚,我和一位学姐在草坪上坐着聊天,突然她问我:“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存在吗?我认真想了想,回答她说:我不知道,但我希望有神存在。”学姐说:“同学介绍我,学校前街有个书吧,一个基督徒开的,她信仰有神,那儿环境蛮好,你想不想去看看?”我欣然答应了。慢慢地我认识了教会的老师,还有一群一起追求认识神的朋友。

初到教会一段时间,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但那儿的氛围让我感到轻松,我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我,这条路是正路,要一直往前走。我也忘了到教会聚会多长时间后,有一天我们唱《彩虹下的约定》——“我空虚的心灵,终于不再流泪,期待着雨后缤纷的彩虹,诉说你我的约定;我不安的脚步,终于可以停歇,主你已为我,摆设了生命的盛宴……”。我哭了,从来没有人能知道我的等待,我的心为什么空虚,我的脚步为什么不安,我真得可以停歇吗?

神柔声回答了我,他至爱的儿子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舍命、受鞭伤,使我得医治。我所有的罪,他已经为我担当,他为我受刑罚,使我得平安。神借着他的爱子耶稣向我显明了他大爱……。我深深地被感动了,这就是我在寻找的东西吗?陌生又熟悉,亲切又遥远;神啊,我该怎么做才能认识你?

神深深鉴察我的内心,用一首诗歌回应我的呼求:过去曾风闻有你,如今想要亲眼看见你,我的眼里充满着自己,神啊,我要单单看见你……,求你开启我被蒙蔽的眼睛,让我不要总是看到自己……。

我顷刻间感觉神在温柔地用爱提醒责备我:你的眼里只看到你自己!我无地自容,神啊,对不起,求你原谅我,我流着泪在心里轻声说着。

一直以来,我只想着自己,心里从来没有真正为身边的人着想。我没有切身感受爸爸当家,维持家里和谐和支撑经济的苦处,只想逃避,一意孤行考大学;我觉得自己被抛弃了,没有看见真正被抛弃的那个是大妹妹,从小在姑姑家寄养,刚回来不久,为了家里,小学没有读完就辍学了。我心里在呼唤爱,可我已经被妈妈爱了十多年,小妹妹在家被呼来唤去从不敢吭声,母爱对她来说就是奢侈品,是遥不可及的东西。阿姨顶着压力,内心恐惧来到一个伤心破碎的家庭,她的心也时刻受着煎熬,期待我们真能视她如母。而我,只顾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好处,从来没有用心去爱过,体谅过他们。在自我里面我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努力学习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骄傲和虚荣心,为了别人能认可自己,为了不让自己给人轻看,我的眼里只看到我自己,所以我痛苦了这么多年,挣扎了这么多年。我看见了我的亏欠,我在一步步作茧自缚,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神啊,求你来医治我。

四、生命迎来一个新的转变

神怜悯虚心痛悔的人,他使我的心慢慢开始变得宽广,从此我不在聚焦要参加什么比赛,我是否可以拿奖学金,我开始真得用心跟同学们相处,跟她们讲我认识的神。同学们都说我变了,以前孤高冷漠,深沉凝重,只敢远观,不敢靠近。她们喜欢改变了之后的我,更加平易近人,更加真实。我也学习去爱阿姨,跟她拉家常,她并不是多话的人,有时两人都会相继沉默,但她看到我在努力,在用心跟她交流。虽然还是有隔阂,但心的距离不再那么遥远了。

神彻底改变了我的生命轨迹,打乱我的人生规划。曾经的想法和理想,不知不觉在我的脑海中淡化,我的心更多渴望拥有神。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向前走着,班上慢慢出现了非常不好的风气,一个个都谈恋爱了,没有男朋友的,会被打趣,怎么还不找呢,不要眼光太高了,和自己要好的几个朋友居然也全军覆没,我心其实并不焦急,也没有那种想法和渴望。但是一个试探确实来了。一位学长,比我先去教会很长时间,之后成为很要好的朋友,他性格温和随意,借着身边的朋友旁敲侧击探听我对他的看法。在感情方面,我比较迟钝。我也不会直接拒绝人,我跟他说让我考虑考虑。之后,他用圣经里的一句话鼓励我说:在爱里没有惧怕;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句话的出处,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正是因为这句话,使我坚定地做出了选择。我深刻经历到,母爱在死亡面前的无奈,父爱屈服于现实,无情岁月让外公外婆也无能为力再爱,而我自己也不懂得怎么去爱。有哪个人能保证在爱中是没有惧怕的,那一刻,我只知道抓住人世间的一切短暂的爱都是虚空,惟有神的爱能胜过死亡,胜过世界,不受时空的限制,永远不变,于是我拒绝了他。不久之后,教会开始了一个圣经学习班,教导我们更多地去认识神以及让我们知道成为基督徒意味着什么。原来做基督徒不是人狭隘地以为死后可以上天堂,而是神想让我们拥有一个全新的爱人如己的生命。基督徒是要去做世界上的光和盐,效法耶稣做和平之子,让更多的人能认识这位至善至美的神。在临近毕业的最后那个学期,所幸我能在学校实习,可以参加并且完成了圣经课程,之后受洗委身给神。

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这一路,在妈妈离开后的那十多年中,我心里一直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活在自我世界里,不肯放手,不肯忘记,也无法忘记,无法心里真正释怀。我一直用我的方法在追逐寻找证明自己存在和活着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我迷失了,陷入了更深的空虚和迷茫。苦难和泪水,让我深刻体会到生命的真实和永恒的价值不在于外在我们所能看见,听见,凭努力能得到的短暂的虚荣。这些东西会过去,心灵却还是不能满足。人能爱,却总是有限,总是无奈,不经意中带来的却是无法弥补的伤害,这份爱也随着生命止息而止息,留下的是永远的遗憾和后悔。感谢神,将我寻了回来,让我在他的爱中得到自由和释放,喜乐和满足,我愿意一生去回应神对我的爱和恩典,希望更多的人能经历神的救赎和释放。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