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的作为 我永不忘记
宋湛

讲稿下载(电脑版)

一、我是谁?

我叫宋湛,父亲希望我做一个为真理而斗争的人。但我们家没有认识到真正的真理,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斗争。父亲在文革中被别人斗,父母彼此也因政治观点不同,分属于斗争的两派,常常在家里争吵。我从小喜爱语言文学,在这个充满斗争的环境中,体弱多病的我希望自己当一个作家,用笔去斗争。因此我特别崇尚鲁迅,他的讽刺,尖刻、辛辣,具有极大的杀伤力。

读完语言文学后,我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工作之余我还完成了新闻学本科学习。我喜欢记者这个职业,觉得可以伸张正义,实现为真理而斗争的理想抱负。我甚至渴望做一名战地记者,如果能因职业而死那正是死得其所。

进入这个行业不久,我就热衷于写批评报道。为此,没少受领导批评,说我不看积极、正面的东西。我很苦恼,新闻不是要讲真话吗?不是要客观吗?不是要用事实说话吗?

二、对职业的质疑

一次电视上的魔术表演,更加深了我对新闻“用事实说话”这个宗旨的质疑。魔术师手中每变出来一个东西的确是真实的,但也的确是事先安排并操练的结果,他操纵着观众的注意力以达到魔幻效果。如果一个记者或者一个媒体在某种利益驱动下,有意或无意地扮演了这个魔术师,那么新闻,永远不可能用事实说话。无论他主观有多么好的愿望,即使他能用事实说话,他也只能说出某些方面的事实,对于事件本身,记者所看到的永远是片面,甚至不过是冰山一角。更可怕的是,有可能记者本身也有可能被他自己看不见的手所操纵着。

这样的思考和质疑,在我参与一系列敏感事件的新闻报道后,不断加深,以至于我怀疑记者伸张正义的能力不可能真正实现。

三、因为打赌输了,所以去了教堂

2004年初,我让弟弟找熟人帮忙,想让孩子上一所重点初中。弟弟那时因为钱和生意的事情被一个朋友带到教堂,因那朋友说,信基督能让他赚更多钱,他就去受洗信了基督教。我隔一段时间打电话问他事情办得怎样,他常有一句话挂在嘴边:神如果让你成你就成,神不让你成,我再找也没用。我觉得他这话完全不靠谱,说多了,我就生气和他打赌:如果这次孩子上得了这个学校,我就去信你的神。

后来孩子真的上了这所学校。但我随后就忘了打赌的事。奇怪的是,我弟弟穷追不放。他问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我说什么了?他就提醒我孩子上学的事。这下惨了,我最怕别人说我不讲信用,何况家人。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和他一起去教堂。当然我弟弟那时是个星期天基督徒,后来我每周坚持去教堂听讲道,他就去睡觉,而且后来他连睡觉也干脆不去了。我原来每天晚上看专业书,那时,我就开始每晚读圣经。2004年底,我在教堂受洗。其实我根本不明白受洗的意思,以为只是多了一个信仰的身份。

但神的话却开始一点点打开我的心。有一天,我读到罗马书3:9-18——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

读到这里,十分扎心,怎么可能没有义人呢?就算所有的人都不是义人,我也应该是呵。每次读到这里,我的眼睛都飞快地跳过去,心里说,不可能。但这里的确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没有义人,没有行善的,连一个都没有。这太让我难以接受了。我做的明明是替天行道,为民伸张正义的职业,我的口头语言和书面语言操练得几乎每战必胜,但这里说,喉咙是敞开的坟墓,舌头弄诡诈,嘴唇里有毒气……

可是仔细回想20多年的从业经历,我实在是有过太多舌头的诡诈,嘴里的毒气。为了能通过审查,我常常需要反复揣摸领导意图,删除或回避一些事实,绞尽脑汁以迎合各方利益。说什么,不说什么,该怎么说,并不真的是我说了算。而且圣经里大量的经文指证出口舌犯下的屡屡罪行,我似乎看到我的职业使得我站在罪恶的火山口上,直等到将来的审判。我终于找到为什么记者这个职业不可能真正伸张正义的答案。因为我们是人,有着各自的利益归属,我们自身根本不可能行使公义和公平,又如何在这纷繁的世界中辨明是非,扮演公义的化身。更重要的是我们不怕神,因为我们不认识这位神。更重要的是,我们看不到自己活在罪恶之中。

因为职业竞争激烈,我努力涉猎不同领域的知识,尽管只是一些皮毛,但至少可以抵挡一阵来自各方的威胁。为了守住自己的位置,我需要不断研究各种媒体对同一事件不同的报道方式,以便不断调整自己的制高点,以获得同行和领导的好评为我工作的目标。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无论工作上取得多大的成就,孤独感也成正比例上升。每年年末的最后一天,我都将自己锁在办公室里,想让自己忙碌了一年的心安静片刻。当天色黑暗时,我从高耸的办公楼上看到万家灯火,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这个城市的角落到处飘荡,无家可归。再多的书本知识、再好的朋友,再亲的亲人都不能给我带来的归宿感、安全感。这是为什么?

四、奇妙转折

2009年4月,我在西城意外遇到相识多年却不曾谋面的朋友尼西,经过十分曲折的了解,原来我们都是在追求基督信仰的。他邀请我有机会去他们那里的教会看看。4个月后,2009年8月9日,我借采访之机再到西城,如约去了尼西那里的教会,认识了教会的老师和弟兄姐妹。在短短的几个小时接触中,老师的生命素质完全震撼了我,特别是他们身上那份圣洁的光吸引着我,我想,我的生命本来是可以活成这样的,为什么我现在却不是他们的样子。不知为何,当时,我一直不敢直视老师的眼睛。这是我从未有过的现象。我十分渴望自己所在的城市能有象他们这样的家。聚会结束前,大家一起为我这个心愿祷告。当然,我在自己所在城市的教会也有祷告,但祷告似乎没有什么果效。这一次,神会听我们的祷告吗?

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千里之外的老师鼓励我召聚一些对圣经有兴趣的朋友,开一个探索班,一起学习圣经。不到一个月,我就邀请到一些朋友,西城教会的弟兄姐妹通过网络开始给我们上福音系列。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到祷告蒙应允,而且我已经感受到,神藉着这个探索班,正在为我们预备一个美好的家。三个月后,10课福音系列结束,西城教会的老师和弟兄姐妹一行8人竟然来到我们的城市,和我们举行了圣诞营会。但是,短暂的几天营会结束后,我却舍不得老师和弟兄姐妹们离开,我渴望能天天见到他们,听他们讲圣经,讲我们该怎么活出一个真正的生命来。老师就鼓励我们继续祷告,求神赐他的仆人来喂养我们。

半个月以后,2010年初,神的仆人来到了我们当中,带领我们聚会。春节过后,又有神的仆人——一对传道人夫妇和他们的孩子来到我们当中,专门来喂养我们。从此,我们也有了尼西那样的教会,神真的给了我一个我想要的家。

五、光照在黑暗里,引我出黑暗,进入光明

我已经经历到神在我生命中无数奇妙的事情,也越来越想认真地回应他。这时,神的话已开始把我生命中更黑暗的,特别是隐而未现的罪逐一显明出来,使我无处躲藏,无法回避。

在外人看来,我是一个朝着人生目标一步步迈进的女强人,但谁也不知道,我这个被罪拖入泥潭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一个杀人犯,因为我儿子不想读书,在家里与我关系非常紧张,我多次由伤心到起杀心。我也是个经济犯,应当受到法律制裁,因为我挪用公款却不以为然。我也是一个随从肉体情欲的人,生活中有着最不为人知的丑陋的一面,虽然我遮掩得很好,但我不知道我还能遮掩多久。罗马书1章里所罗列的罪,我哪一项没有占全呢,真的是罪恶满盈,但雅伟只是让我们看到罪就够了吗?正如诗人大卫所说,主雅伟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

如果不是神的话光照,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实际上是生活在一个极为分裂的人格状况之中。即使我做的工作要求公义、公平,但我是一个不圣洁的,罪孽深重的人,我怎么可能去追求真正的公义、公平?

那段时间,神天天催逼着我去他的仆人那里认罪,我的心沉到谷底,就如大卫所说,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

我一遍遍流泪唱着刚学会的诗歌,“雅伟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老师看到我勇敢认罪的态度,鼓励我一定要坚决远离那些罪恶,和罪一刀两断,也要耐心等候神的拯救。

耶3:1,有话说:人若休妻,妻离他而去,作了别人的妻,前夫岂能再收回她来?若收回她来,那地岂不是大大玷污了吗?但你和许多亲爱的行邪淫,还可以归向我。这是雅伟说的。

雅伟说,你做了这么多坏事还可归向我。条件是,只要你肯悔改,无论你走多远,我都领你归回。这就是雅伟神的爱,他的审判和爱相连。我要赞美感谢雅伟神,是他的光照到我里面的黑暗,我才看到自己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一个不可救药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被神拯救。但他差遣一个又一个仆人来到我生命中,向我显明他对我的爱有多深。

2010年11月14日,是我重生的日子。在我的孩子、弟弟和一个同事的面前,还有教会的弟兄姐妹、以及慕道的朋友面前,我认罪悔改,立志永远委身给神。盼望有一天自己的生命也能象我的老师们一样,能够去彰显神的圣洁和爱。

六、在神的殿里,以救恩为乐

委身给神以后,我该怎样继续我的工作呢,我能够为基督而采访和写作吗?我不再热衷于洋洋洒洒的写上万字的深度报道,每次报道选题下来,我没有以往的兴奋,而是有了几分惧怕。我惧怕再随着自己的意思,为了附合领导或一些利益集团的需要,写一些得名得利但却得罪神的文章。在我必须要完成的新闻写作中,我千方百计想,透过这个新闻事件,我是否能把神的心意表达出来,哪怕是神的一两句话。当我这样去求的时候,奇迹也常常发生。当我在一些新闻评论或记者手记里写下“上帝”的字眼,甚至我用“在造物者眼中,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来开始我对国家大型工程利弊的新闻评论时,这些稿件竟然没有一个字被审查者删除而全文刊登在公开发表的报纸上。这给我很大的鼓励。

在徒步走三峡的多次采访中,面对奇特的大自然景观,或者身临一些危险环境,诗篇中“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雅伟而来……”的诗句不断涌上心头,我会忍不住大声读出来,我发现有一种力量和平安始终伴随着我,不仅使我看到神在大自然中的奇妙工作,也帮助我平安度过了许多危险。雅伟神真的是佩得赞美歌颂的神,他眷顾我,保守我这个不配的人。

2011年,老师因为服侍需要,要到另一座城市去。老师让作出选择:要么留下,要么跟我们走。老师夫妇看着我,等待我的回复。在自己所在的城市,我有一份坚守了26年的稳定工作,有自己的房子,有家人。但一想到如果我见不到老师,我拥有的一切对我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不是已经立志委身给神了吗?还等什么呢?我跟老师说,我跟你们走。

之后,神亲自在各方面为我开路,使我能很好的处理跟单位的关系。虽然离开了曾热爱的工作,离开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以及家人,但一切都永远无法与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付出的生命相比。比起神为我生命救赎的恩典,我永远是一个欠债的人。诗84:1-6、万军之雅伟,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在你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宁可在我神殿中看门,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从此,我要在神的殿中,活出他在我生命中的美好旨意,成为他话语的见证,使人都来归向他。

我特别喜欢诗歌《雅伟父神作王》:耶路撒冷,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雅伟父神,你行了奇事,凡喜爱的都必考察记念。雅伟信实慈爱,赐下圣名永约,他名在万民中传扬。起来,起来,我们登高山。报好信,给锡安,雅伟父神做王。

神已在我生命中施行他奇妙的恩典。雅伟父神能否做我生命的王,取决于我是否真心愿意在每件事上顺服他的带领。不忘雅伟恩典的最好方式,就是让生命被雅伟的话语更新改变,成为新人,成为世上的光,去照亮更多黑暗中的人。我还在路上,愿更多的人找到这条光明之路。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