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伟是我的牧者(中)-寻家之旅
恩霖

讲稿下载(电脑版)

放牛的日子

我有一个梦,我的梦想是因认识神开始的。2003年底我们家从黑龙江搬到吉林。在离开那天,小姑和姑父非常舍不得我离开,跟我挥泪告别。

我随着父母来到舅舅家。舅舅住在一个乡村里,我们一家人到那里几乎什么都没有。过了一段时间,舅舅为我父母找到一家种田大户,给他们干农活。而我经介绍,给本村的书记家放牛。也正是这段经历,让我后来认识了神。在这个村书记家放牛的时候,我每天很早就得起来,把牛群赶出去。我需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达放牛的草场。到中午时,村书记家的阿姨会给我送饭。虽然每天早出晚归,我也不会觉得怎么辛苦。

我是偶然一次在收音机上听到福音的。当时我用了身上仅有的一点钱买了一台短波收音机,有一天我打开收音机,听到里面传讲的是圣经信息。我当时心想:“我以前不是信过神吗?”于是我就尝试着听下去。我觉得里面所分享的内容很吸引我。从那一天开始,我每天坚持听福音节目。有时我经常听到很晚才睡。有几天我经常在收音机里听到祷告的内容,大致是这样说的:“你愿意接受耶稣成为你生命的主吗?你愿意将你的生命交给他吗?如果你愿意请跟我一起祷告。”我就尝试着按照里面所说的去祷告。

从那以后,我对福音开始感兴趣,开始慢慢想更多地去了解神。当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火热,我每天晚上放牛回来,都会跪在僻静角落里祷告。每次祷告后,心里都会很喜乐。

听了福音之后,我发觉我对人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转变。我放牛时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年龄和我差不多。在我还没有接触福音之前,我经常欺负他,拿他来开玩笑。后来他看见我的态度变了,反而走到我身边来欺负我。我对他说:“以后我要信神了。”他听到我这样说,就越发地用手掐我。奇怪的是,我一点都不生气。

福音的种子

听到神的救恩之后,我每一天都很开心。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在收音机上找到了福音电台。当我听了福音电台的内容时,我的心深深地被里面的话所吸引。虽然有很多我听不懂,心里却是很火热。在这一段时间里,神的话就好像一粒种子,慢慢地在我心里生根发芽。每天放牛回来,我都会坐在那里听。当我听了一些见证时,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我心里想:能够认识神真好。我那时从心里深深地体会到这是神的爱,这份爱超过世界上男女之间的爱,超过亲情、友情的爱。神的话点燃了我的心,也成为我寻找神的动力。同时,我也梦想着能够遇见像我所听到的这种教会。

我在这个村书记家干了不到半年,不禁心想:我要去寻找教会,寻找这位神。我当时还没有接触过教会,所以还以为教会就像我所听到的那样。我想:我要寻找这样的教会,然后永远留在那里。

寻找教会

有一天,我跟这个村书记说:“我不想放牛了。”他问我什么理由。我对他说:“我要追求信靠神。”他知道我不想给他放牛,先是好言相劝。他看我意志坚决,就非常生气,对我说:“如果你不给我放牛,以后你和你家不要想在这个村子待下去!”我当时被他的话吓到了。可是我很想认识神,于是决定偷偷地离开。离开那天,我谁也没有告诉。

我想要认识神,就得先去寻找像我所听见的那种教会。那天我带上我身上仅有的一些钱,就偷偷地走了。我没敢在村子里搭车走,我偷偷地走出村外,坐上了去往市里的车。到了市里,我打听到市里的教会,找到了一间教堂。见到教堂里的人,我很激动,就把自己想法告诉教会里的人。我对他们说:“我想永远留在这里。”他们当中有人告诉我就在那里等待,到时会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办。我从上午一直等到傍晚,最后我发现没有人理我。我心里很难过,离开了那间教会。

我当时对自己说:“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于是我走到了火车站,想去其它城市寻找。到了火车站的大门口,我想偷偷地溜进去上火车。但火车站的一个工作人员发现了我,就问:“你要做什么?”我说:“我要回家。”他告诉我,这列火车是要去齐市的。我说:“我就要坐这列火车。”那天晚上,这个工作人员把我带到检票口,直接让我上了那列火车。

到了齐市,天已经亮了。我开始到处打听哪里有教会,就又找到了一间教会。进去的时候,里面正在聚会唱诗歌,我激动得不停流眼泪。我心里说:“我想留在这间教会。”我没有把我的想法告诉教会里的人,因为我害怕被拒绝。

聚完会之后,我走出了教会。我想自己找点事情做,可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我不知道该去那里。当时我有些灰心,寻找神的心也动摇了。我想再坐火车回家。

这次就没有出来那么容易了,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我去救助站寻求帮助。到了救助站,那里的人接待了我,接下来帮我联系到家里的人。我父亲知道我走了几天,心里非常焦急,赶忙跑到救助站,把我带回了家。他不敢让我在村书记家继续放牛了。

牧羊的生活:让我学习认识神的话

后来父亲把我带到内蒙古边境,当时他在那里给别人牧羊。到了那里,我也开始给当地人放羊。在放羊的过程中,我还是继续听福音电台的信息。这个时候,我想自己慢慢学习看圣经。可是很多字我都不认识,其实我没有读多少书,认识的字也不多。当我向神求,求他帮助我能够明白圣经时,很奇妙,神就帮助我认识了很多字,也懂得读圣经,慢慢地我可以顺着阅读下来了。

我那时特别喜欢听奇妙恩典栏目里的见证信息。我每天晚上都会守候在收音机旁,收听见证分享。每次听完,我都感动得落下眼泪。我当时心里说:“我也想像他们那样经历到神。”

透过听福音电台教导,我慢慢开始明白神的话。我也很想活出里面说到的基督徒的生命,我很羡慕能够拥有这种生命。我也很想和这位神建立一份关系。有时我也会经历到奇妙的事,比如说,我在讲道中听到了触动我心里的某一些话,接下来当我打开圣经时,就会读到这些话。后来我才明白,这话是神要对我说的。

其实我那时也不明白如何祷告,每天我祷告的内容就是背诵主祷文。

平日里我放羊,很少能够接触到人。我惟一的伙伴就一只小羊,这只小羊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它会每天跟在我身边吃草。如果它在羊群里,我只要叫它一声,它就会立刻跑到我身边。我生活的地方是草原,住的是临时简易房。我们生活的环境是没有电的,到了晚上只能透过蜡烛看书。那时对我来说,最开心的事就是每天放羊回来,晚上能够有一个安静时间看圣经和听福音广播。我当时有一本圣经,这本圣经是一位基督徒送给我的。我很爱惜这本圣经,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会把它放在枕头旁边。

在放羊的那段日子,凡是我能够接触的人,我都很想向他们传福音。记得当时有人主动跟我说他想信神,后来我带他们跪下祷告。

我第一年放羊的时候,老板对我有些不信任,经常骑着摩托车去到草场,在远处看着我。这样的情况有半年多。由于平时我认真的照顾羊,后来慢慢地他非常信任我。等到我后来离开时,他连羊群的数目也没有清点。

2004年的时候,我们所在的地区遭遇了旱灾,地里的庄家颗粒无收。到了秋天,雇主买了六、七百只羊,这样我们经管的羊群接近一千只了。新买进来的羊体质比较弱,再加上2004年冬季下了很大的雪,所以我们放的羊群不能迁徙回家,不得不留在简易房里过冬。我们没有什么取暖设施,每天睡觉不能脱衣服。有时在草原上,我们还要赶着羊群迁徙。我们赶着羊群,需要徒步走几十公里的路。放羊的生活也锻炼了我的耐心,每天晚上我放羊回来,首先要拿着奶瓶,进到羊圈里给没有妈妈的羊羔喂奶吃。我很喜欢这些小羊羔,它们看见我就像看见羊妈妈一样,跑到我身边围成一圈。虽然环境有一点难,但是我每一天都很开心。

神的话开始在我心里动工

这个期间,我听了福音电台的一些培训课程,特别是完全委身的教导,当时有些话令到我非常扎心,对我真是一个挑战。比如向罪死,向自我中心的生命死,背起十字架做主耶稣的门徒……神的话令到我很扎心。我经常在想:我如何像老师所说的,完全委身给神呢?有时面对自身生命中的软弱,我也会自责,我说;“我是个罪人。”我渴望自己能够有一天受洗,成为基督徒。

完全委身的教导让我认识到了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怎样的,从那时开始,我求神帮助我能够完全委身给他。我那时很渴望能够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委身给神,我对自己说:“我想成为圣经所说的真正的基督徒。”虽然我当时这样的心志很强烈,但是我也知道,自己做事缺少了持之以恒的心。

家人的反对

我放羊一年的合约快到了,但雇主还想让我继续在给他放羊,我对他说:“我不想放羊了”。他说:“你不放羊,还要做什么呢?”我说:“我要寻找神。”他说:“神在哪里呢?”我说:“哪里有教会,哪里就有神。”后来周边那一带地方的人都知道我信神,对我议论纷纷。有人说我信神信得很好,有人说我信得走火入魔,还有人说我要离家出走。我家人知道后,就开始紧张起来,开始反对我,没收了我的圣经。没收我的圣经的时候,我很难过。家人说把我的圣经给烧毁了,我当时心里很难过。后来家人看见我这样一直难过,就把圣经还给了我。

我放羊的期限到了,父亲怕我离开,还没等我离开那家,就另外找了新的雇主,让我继续去放羊。其实我当时还非常在意父母的话,我内心里害怕决绝他们,后来我还是向他们妥协了。

我的心里渴望能够认识神,福音电台里的教导常常令到我很感动。我那时盼望自己能够像那些见证人一样,去经历神。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能够比认识神更加有意义呢?

我放羊的时候,常常会向远方观望。我梦想着自己能够有教会,有弟兄姐妹。我盼望着自己走向远方,能够遇见神。我当时很喜欢圣经里的一个人物,就是亚伯拉罕。当神呼召他的时候,他就立时跟随神的带领。我很羡慕能够拥有他那样大的信心,我也很想像他那样被神带领。

记得有一次我在放羊的时候,遇见我父亲,我对他说:“假如有一天我奉献服侍神,你会怎么看呢?”他听见我这么一说,就很生气,追赶着要打我。我当时撇下羊群就跑掉了,跑了很远、很远。我觉得家人不理解我,不如就这么走掉算了。那次我想就这样一走了之。可是当时心里有个意念提醒我:不能这样走。我父亲以为我跑了,不回去了,就请朋友去找我。后来他看见我回去了,就安心了。

离开家

我渴望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渴望完全委身给神。就在2005年的入冬,我带上仅有的200多元钱,偷偷地离开家,去了北京。到了北京,我有些晕头转向,连方向也分不清,这是我第一次到这么大的城市,而且身上仅仅剩下了70块钱。我打了一辆车去找教会。我找到了一间教堂。但那天不是星期天,大门是锁着的。这个时候我身上仅剩下够吃一两顿饭的钱了,我也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我就一直顺着马路走,到了晚上,就睡在路边的长凳子上。

没过多久,我身上所有的钱全部花完了。后来我在北京找了一份在饭店涮碗的工作,工作了两个多月。接下来我又换了一份保安工作,每天晚上在工地上负责巡逻。我在那里干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是一家黑保安公司。他们把招来的人派往工地当保安,很多人干了一段时间,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好一点的只拿到了回家的路费。当我知道这种情况,我就跟另一个同伴约好,一起不干了。我们的理由就是有事要回家,希望能够得到一些路费。我们约好在北京火车站见。我去辞职的时候,保安公司的队长开车把我拉到北京火车站,只给了我七十块钱,当作回家的路费。

我在北京火车站找到了我的那个朋友。就在当天,我们遇见了一个人,他问我们要不要找工作,还说工作待遇会非常好。我们犹豫了一阵,就决定跟他去看一看。一起去的还有另外三个人,也是在火车站被招去的。我们几个人跟着招工的这个人,从北京去到河北省保定市。我们这一路上都是坐车。天快黑的时候,那个人对我们说:前面修路,我们需要要换车,才能到达前面的工厂。当他带我们几个上了面包车时,我才意识到我们被骗了。坐在面包车里,我心里盘算着逃跑。我对那个人说我想要上厕所,他说可以。等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我偷偷地拉我那个朋友。我们下了车,我小声对我那个朋友说:“我们被骗了,要不要现在跑掉?”他向我示意不想离开。

等到我们上了车之后,那个人就向我们说了一些恐吓的话,叫我们老实一点,还说到了工作地方,要说什么活都能干。我对那个人说:“做事情不能违背良心,不然会有报应的。”他们开车把我们几个拉到了一个砖厂。这个砖厂里有几个是黑心工头,我们几个以每人350块的价钱被卖到了砖厂的包工头手中。我在这个砖厂工作了三个多月,带领我们劳动的工头比其他的黑工头要好的多,他没有为难我们,也没有限制我们的自由。我亲眼目睹那些黑工头打人,对一些头脑有智障问题的人拳打脚踢。我看到这些人特别可怜,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得在一个屋子里面。等到晚上,那个黑工头就会把门一关,用锁头把门锁上。

我们几个每天早早就得出去干活,直到天黑。等到晚上回去时,我们累得倒头便睡。有时候工头为了多生产一些砖,会让我们加班到半夜。在晚上觉得最疲乏的时候,我就会唱诗歌。我觉得唱诗歌使我有心里力量。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又萌生了寻找教会的念头。我想: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去寻找教会。

我们干了一段时间,有时砖厂的机器坏了,需要维修好几天,工头就会给我们一些零用钱,可以去镇里买一些生活用品。我也借着这个机会去镇里寻找教会。在镇里我找到一间教会,我去到教会里也向他们打听:有没有接触过福音电台的弟兄姐妹?在这间教会里,我也认识了一个基督徒,他还送给我一本圣经。他对我说,可以把我介绍到安徽省他家乡的教会去。我同意了。我渴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觉得即便挣更多的钱,如果不能认识神,也没有意义。我想到要离开这个砖厂。

离开砖厂那天,我所挣的三个月的工资,我一分钱也没有要。因为他们要求我做满半年,才发工资。但我想去那个基督朋友为我介绍的安徽的教会,不想再耽误,所以我就这样离开了砖厂。离开砖厂那天,我的心情格外的激动。一想到要去安徽的教会,我就很开心。当我一边走一边想的候,路过一片麦田地,当时有一句圣经的话涌进了我的心里:“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会结出许多的籽粒来。”这个时候。我在心里跟神有一个祷告,我说:“神啊!如果认识你意味着要向旧人死去,我愿意被你这样改变,被你来破碎。”

等到我到镇里给那个基督徒朋友打电话时,他拒绝我去他家乡的教会。理由就是,他家乡教会的人觉得我是异端。当他拒绝我的时候,我伤心了一阵子。我对自己说:我应当继续去寻找。

我那时觉得如果寻找不到神,活着就没有意义。我用了身上仅有的一点钱,坐车到了保定市里。蒙神的怜悯,我在那个市里找到了一份制作皮包的工作。雇主也是我的老乡,我请求他能够让我有时间可以听福音电台的信息。刚开始时,他答应了。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开始反对我,不让我听。我对他说:“如果你不允许我听,我也不想留在这里工作了。”

也许你会问:为什么你信神,还会经历到这些不幸的事?但是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不幸的事,反而透过我所经历的这些事情,我寻求神的心志更加坚定了。后来我明白到,如果神让我那么容易就寻得见,我还会珍惜吗?肯定我不懂得珍惜的。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我有了对罪的痛恨态度,我知道一个人要想完全委身给神,必须完全向罪死,完全向自我中心的态度死。

当我离开了现在的工作之后,我又开始寻找教会。在一个县里,我找到了一间教会。到了教会,里面的一位弟兄接待了我。那天晚上我跪在神的面前痛哭,向神认罪,向他许下心里的愿望。一直以来我盼望着自己认识神,能够奉献给神,就像那首诗歌所说的:主我愿奉献我自己,主我愿永远服侍你。那时候神将一个确据放在了我心里,我心里常常有个意念和感动:有一天一定会寻找到的。

教会的朋友们都很热诚地帮助我。他们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位基督徒朋友家里工作。在这个基督徒朋友家里,我每天早上5点去教会参加晨祷。在教会里,我也积极地参加教会里的活动。我渴望在属灵生命上能够成长起来。那时候我听见有个教师要来到这个教会,我就很期待他能够过来。可是等他来到这个教会时,我发现他并不是我所向往的那种牧者。

后来教会组织了一次夏令营。夏令营的那天,教会里的教师跟我们说:“如果有学生证,夏令营的费用会减少一半。”这个教师就为我和教会中其他一些年轻人制作了一些假学生证。我当时心里在想:你既然是教师,怎么还可以参与造假呢?夏令营那天,我看见教师手里的一些假学生证都被卖门票的人识破了。当时教会的一个管理人员情绪很失控,开始向我们发怒。这个时候我心里又在想:一个基督徒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这些事给我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

我在这个基督徒朋友家里工作了三个多月。后来在那里,我也联系到了我的父母。有一次家人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说我父亲在病床躺着,快不行了。我就跟他们说了我家里的状况,便辞掉了这份工作。

第二天早上,我坐客车去到北京火车站。到了北京火车站,我买完了票,进入了候车室,就在候车室里看书。这个时候,有一位年长的大姐主动跟我说话,她问我:“你是基督徒吗?”我告诉她:“我是信耶稣的。”在聊天的过程,我得知她是去大连的。她跟我说,她很想自杀,这次去大连,她就准备看一下大海,然后自杀。听到她这样说,我就开始劝她不要那么轻易放弃生命。后来我就上了火车。没想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大姐也同样坐上了我这趟开往哈尔滨的火车。一路上在和她交谈过程中,我都在劝解她。后来她听了我的劝说。等到她回了家,打电话告诉我,她平安地到了家。神的带领真及时。

失落和暗淡的生活

2006年,当我从北京赶回了家。才发现家人是在骗我。但这次回到家,我父亲就再也不想让我走了。这个阶段,我继续放了两年多的羊。每次我说要离开,家人都会软硬兼施,不让我离开。在这两年里,我有很多次软弱和失败。有时到了深夜,我一个人会很难过。我觉得一个人很孤单,很想有弟兄姐妹能够交流。

因为不明白神的话,我平日里也做了不少错误的选择。面对自己的软弱,我更多的是自责。慢慢我的心离神越来越远,我开始慢慢忽略了向神的祷告,每天用若无其事的态度面对生活。那时侯我觉得自己不配成为一个基督徒。可我心里又很渴望认识神。有时我觉得自己就像迷失的羊一般,找不到方向。有的时候内心经常有个声音提醒我:不能这样下去。这个声音提醒我的时候,又能再次点燃我想去寻求他的渴望。

在牡丹江的日子

2008年,我小姑联系上了我,她那时在牡丹江一个厂里上班,也想让我过去。于是我决定要离开。但是家人还是想办法不让我离开。我坚持走,最后家人看到没有办法了,就让我走了。

到了牡丹江,我在厂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心里面那份感动仍然在推动着我,我不禁想要去寻找教会。那时我在工厂车间里常常向窗外山上观看,觉得应该去寻找教会。有一天我不用上班,心里有一种感动,很想走出去。那天我就去到镇里,要去寻找教会。我打了一个车,问司机可否把我带到附近的教会。他把我到一个家庭聚会点,然后告诉我说:这间教会很少有人知道的。此时我敏感到,这是神给我预备的教会。

在这个教会聚会期间,我很想属灵生命上有更多的追求。可是在教会时间久了,我觉得自己的属灵生命得不到喂养。那时候我就把福音电台的很多讲道信息下载到了一个播放器里。厂里附近有一个家庭聚会点,我每周三晚上会把下载好的讲道音频放给他们听。他们听了之后,反应很好。

还有一次,我把福音电台的完全委身信息全部都打印了出来,我本来想自己看,没想到当我在教会里遇见两个姐妹时,她们两个人整整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把它全部抄写了下来。当时是主日,前面正在讲道,我发现她们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抄写完全委身的信息上。我想是这宝贵教导吸引了她们。

还有一次,两个传道人看见我手上拿着完全委身的信息,就想看看。他们看了一下,就干脆管我借走了,回去看。我想张熙和牧师的教导真宝贵,连传道人也被吸引了。

老师的鼓励和帮助

在牡丹江的日子,我学会了用电脑。我在网上联系上了张老师,他得知我的情况,就每个月给我邮寄一些讲道信息。透过张老师,我得到很多鼓励。张老师鼓励我说;如果我全心全意寻求神,神一定会被我寻见的。张老师的这句话很鼓励我,在我以后面对的困难中常常会想起这句话。后来老师知道我想受洗成为基督徒,就每个月给我寄洗礼课程。这些课程帮助我如何正确地面对罪的问题。

2008年六月份,我洗礼归入神的名下。在洗礼的那一天,我内心非常感动,我渴慕能够完全向罪死。那天我主动跟教会的传道人和弟兄姐妹说;“我要公开承认我的罪。”他们对我的选择有些不能接受,觉得我私下跟神认罪就可以了。我当时是想抱着向罪死的态度,公开认罪。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们同意了。我知道这个选择是需要勇气的。洗礼过后,我心里就好像一块大石头突然脱落下来一般,整个人都经历到了那种释放。

中篇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