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张熙和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们已经查考过了八福,希望大家可以掌握住一点:八福勾勒出了主耶稣基督的性情,显明了耶稣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凡主耶稣教导我们的事情,他无不身体力行。遗憾的是,大多数基督徒能说却不能行。我们大谈特谈爱、圣洁等等,可是言与行却相差甚远。这一点也包括我自己。想到我们有这么多的软弱、失败,我在主面前总是痛心不已。

八福是门徒应有的生命素质的写照。相比之下,我们往往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门徒。有时候做了那么久的门徒,我们几乎有灰心丧气之感,因为似乎离这个标准,离八福所勾勒出的生命素质相差太远。

必须努力奔向前面的标竿

要记住,这是我们的目标,是神呼召我们要达到的标准。保罗说“向着标竿直跑”(腓3:14),是什么标竿呢?他说,“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所以八福就是摆在面前的目标,并非我们已经达到了那种完全。并非我们已经完全心灵贫乏,温柔,清心,一丝恶念都不会闪过脑海,以致试探一来,根本动不到我们一根毫毛。并非如此!我们还没有完全达到这种水平,正如保罗所说,“不是说我已经完全了”,但这是目标。

要知道,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我们必须坚持不懈、毅然决然地追求,哪怕伴着泪水,因为我们经常会失败,还达不到基督长成的身量。基督长成的身量是什么样的呢?就是八福所描绘的。但另一方面,不能说因为我们还不完全,所以就不是门徒了。门徒的关键在于,他已经抛弃了旧生命方式,现在正在追求这一目标。他正值途中,这一点非常重要。

圣经将基督徒的生活,将福音形容为“道”,这是生命的道,并非一条线,只要跨过去就可以了;这是一条漫长的路。正因如此,基督徒也被称为“信奉这道的人”(徒9:2,“道”原文是“道路”)。是否已经达到目标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必须朝这个目标前进。你一生都达不到目标,但要坚定地向目标前进。即是说,你虽然不是完全心灵贫乏,却可能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心灵贫乏;还没有达到完全地心灵贫穷,并不代表说没有心灵贫乏;不是完全温柔,不代表说没有一点温柔;不是十全十美地清心,不代表说心就不纯正,因为你是在这条“道”上的,在朝这个目标、标竿前进。

明白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属灵成长不能这样绝对,因为属灵成长是个过程。孩子虽然还没有成人,但他依然是人,依然有权被称作人。你也许还没有达到基督的成熟身量,但只要已经委身给神,依然有权被称作神的儿女。所以务要掌握清楚,八福讲的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是我们当行的“道”,必须继续朝这个方向前进。只要你是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那么你就是基督的门徒。并非你完全达到了这些要求,才可以做门徒。我们在今生是无法达到这个目标的。

明白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我们里面的新人要成长,而成长是需要时间的,就像孩子一样。即便还没有基督成熟的身量,但我们真的是神的儿女。靠神的恩典,我们在朝这个方向成长,而且立志朝这个方向成长。

以上这些跟今天要探讨的马太福音16章息息相关。其实八福跟主耶稣的每一处教导都息息相关,因为八福是主耶稣教导的基础。可以说主耶稣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追溯到八福,八福是主耶稣整个教导的精髓和总纲,主耶稣的其它教导无非是在阐释八福和登山宝训。

来到马太福音16章,今天要来思考一下根基的问题。教会的根基是什么呢?

耶稣到了凯撒利亚腓立比的境内,就问门徒说:“人说我人子是谁(有古卷无“我”字)?”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又有人说是耶利米或是先知里的一位。”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权柄”原文作“门”)。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当下,耶稣嘱咐门徒,不可对人说他是基督。从此,耶稣才指示门徒,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受长老、祭司长、文士许多的苦,并且被杀,第三日复活。彼得就拉着他,劝他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事必不临到你身上。”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吧!你是绊我脚的,因为你不体贴神的意思,只体贴人的意思。”(太16:13-23)

看圣经不要有先入之见

这段经文非常重要,我们集中看18节:“我还告诉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这段经文以及这节经文都好难明白!之所以好难明白,并非因为解经上无法理解,而是因为神学家总是想用这节经文证明自己的教义。我感到厌烦的是,基督教总是用圣经来捍卫自己的神学立场。我祷告求神,但愿我们看圣经不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神学立场,没有自己的先入之见,不断章取义,而是惟独让神的话向我们说话。

可是如果带着固有的神学观念,旨在以圣经捍卫这些观念,那么我们就是在滥用神的话。这种态度就是在把圣经看作人的附庸,可以任人摆布。不可以这样对待神的话!这样做的结果是,非基督徒不禁说:“你看,一位神学家这样说,另一位神学家那样说,一切就在乎人怎么解释。”解经不是随己意解释圣经,任何一段经文都不可能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当然,每一段经文我们都可以曲解,好迎合自己的教义。如果“解释”的意思是指曲解经文以迎合自己的教义,显然这就不是解释了。“解释”的意思是忠实地说出经文的意思,而不是根据我们的神学随意加以解释。

磐石是彼得还是基督?

关于这段经文,特别是这节经文,基督教神学家和天主教神学家的观点恰恰相左,至今依然各持己见。天主教神学家主张磐石是彼得,教会是建造在彼得身上。为什么呢?因为需要为自己的主张辩护,他们声称彼得是第一任教皇。

磐石也许的确是指彼得,也许不是,但无论如何,绝不能因为我们的教义倾向而得出结论。这样的话,即便得出了正确结论,也是出于错误原因。神学家们往往在做这种事情。但磐石是否是指彼得,我们必须来查考。

以往基督教神学家曾尝试解释说:“不对,磐石并非指彼得,而是指基督。”所幸的是,这也是著名天主教神学家奥古斯丁的观点。那个时代天主教还没有主张彼得是罗马教皇,所以奥古斯丁根本没有这种先入之见,他根本无意捍卫教皇体制。奥古斯丁说,磐石是指基督。恐怕这种观点让天主教神学家大为尴尬,因为天主教神学家视奥古斯丁为出色的神学天才,总是喜欢引用他的话。但在这一点上,奥古斯丁与他们的观点相左,主张磐石是基督。

磐石是什么呢?教会建造在什么上面呢?耶稣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我身上,因为我是磐石”?或者是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因为彼得是磐石”?思考一下,其实不难明白。

首先,如果说磐石是指基督,那么这句话有什么意义呢?耶稣刚说完“你是彼得”,然后就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似乎前言不搭后语!换言之,如果主耶稣想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那么他不必说“你是彼得”,因为“你是彼得”跟“这磐石”毫不相关。可是“你是彼得”跟“这磐石”一定相关,否则就前言不搭后语了。

可见说磐石是指基督,就会出现这个大问题。我现在是在从基督教的立场入手分析,基督教主张磐石是指基督(或者其它种种解释)。显然,如果磐石是指基督,那么为何有个“你是彼得”呢?这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不但罗马天主教神学家主张磐石是彼得,甚至基督教神学家比如苏黎世的爱德华·施韦策(Eduard Schweizer of Zurich)在其马太福音注释书中,也赞同磐石是指彼得。可见不但罗马天主教神学家,甚至一些基督教神学家也承认:根据这里的上下文,磐石应该是指彼得。

教会是建造在彼得的信仰表白上吗?

我们已经看见,如果说基督是磐石,就会出现问题。马丁·路德主张磐石是指彼得的信仰表白(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即是说,路德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是彼得,我要把教会建造在你的信仰表白上。”这样就可以将“你是彼得”与“这磐石”联系起来了。可是这种解释于事无补,基督教神学家迈尔(H.A.W. Meyer)也不同意路德的观点,认为从解经上、从字义上来看,这种解释是不正确的。

显然,如果教会建造在彼得的信仰表白上,就必须问一个问题:是建造在彼得承认耶稣是弥赛亚这一举动上,还是彼得所说的这番话上?如果是建造在信仰表白的举动上,那么耶稣就是把教会建造在我们承认他是基督的表白上。

这就又引发了一个问题:是建造在一次承认基督的表白上,还是不断承认基督的表白上呢?问题似乎越来越复杂了,但无论哪种解释,都找不到圣经根据,找不到教会是建立在这些根基上的经文。也许可以靠我们的行动来建立教会,但无法以行动(即我们承认基督的表白)来承托教会。这种解释根本没有圣经根据。

如果教会是建造在彼得说的这番话上,即“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那么磐石就不是指信仰表白的这一举动,而是指基督本人。教会建造在基督、永生神的儿子身上,如此一来,这就跟前一种观点(基督是磐石)毫无二致了。

难怪迈尔不同意路德的观点(即磐石是指彼得的信仰表白),因为答案比较牵强。耶稣并没有说“彼得,你讲出了真理,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而是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这句话没有提到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是我们在假设这话跟彼得承认耶稣是基督的那番话有关,这是无中生有的假设。

所以主张基督是磐石,在解经上就会引起不小的问题。我们并不是站在罗马天主教或者基督教的立场来看这些问题,而是抛开神学上的偏见,单单看主耶稣在说什么。如果罗马天主教说得正确,我就会接受。不能说“虽然你说得对,但我们是基督教,所以不能接受你们说的”,这就太荒唐了。如果他们是对的,那我们就得接受。

如果彼得是磐石,就会有三个问题

还有什么选择呢?既然磐石不是基督,那么是彼得吗?来看一看这种观点。如果磐石是彼得,会有什么问题呢?可以说问题不少,我们来探讨三个:

①“磐石”是两个不同的字

如果彼得是磐石,那么显然主耶稣就不会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主耶稣应该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你身上。”但主耶稣并没有这样说,他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彼得”,希腊文是Πέτρος,岩石、石头的意思。主耶稣说“你是彼得(Πέτρος)”,接下来就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这里的“磐石”,主耶稣换了另外一个字,希腊文是πέτρα。Πέτρος(彼得)是男性词,πέτρα(磐石)是女性词。Πέτρος是一块石头的意思,彼得只是一块石头而已。耶稣要把教会建造在这块大磐石(πέτρα)上。这块大磐石是什么呢?难怪基督教神学家主张磐石一定是指基督,因为这是一块大磐石,跟Πέτρος(彼得)不是同一个字。可见从字义来看,将彼得说成是那磐石,这会引起质疑。

② 保罗说基督是磐石,但也说使徒、先知是根基

其次,保罗说过教会的根基是基督,比如哥林多前书3章11节:“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基督是磐石,没有别的根基!他是独一无二的根基。这是基督教观点的另一个理据:基督是根基,是磐石。可是又有了一个问题,因为在以弗所书2章20节,保罗又说耶稣并非教会的惟一根基,或者至少不是教会的全部根基。以弗所书2章20-22节:

并且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各(或作全)房靠他联络得合式,渐渐成为主的圣殿。你们也靠他同被建造,成为神藉着圣灵居住的所在。

保罗刚说完耶稣基督是根基、磐石,教会建造在这块磐石上;可是接着又说基督不是惟一的根基,使徒、先知也是根基,可以说是第二层根基,但依然是根基。所以从解经上来看,基督并非惟一的根基。

③ 新约没有教导说彼得是教会惟一根基

基督教不同意磐石是指彼得的原因是(这一点非常重要),新约根本没有教导说彼得一人是教会的根基。这是完全没有新约根据的,这就彻底否定了彼得是教会根基(磐石)的观点。

所以确立一条重要教义不能单凭圣经一节经文,特别是一节在意思上还有争议的经文,因为这节证明经文的意思尚不明确。我们看见,圣经从未说过彼得一人是教会的根基。

如果两种观点都有问题,那么到底这个根基是什么呢?磐石是什么呢?如果不是基督一人,也不是彼得一人,那么到底是什么呢?是两者兼而有之?毕竟保罗就是这样说的。所以到底答案是什么呢?其实从解经上来看,这并非一个大难题。

旧约形容神为磐石

来思考一下圣经中所说的磐石是什么意思。首先,旧约一再说神是磐石,参考经文非常多,只要打开经文汇编,便可一目了然。比如诗篇18篇2节,此处的“岩石”一词,希伯来文是selah。31节的“磐石”是另一个希伯来字sur。这一篇诗篇里用了两个字来形容神是磐石。

同样,诗篇31篇也用到了这两个希伯来字,2节的“磐石”是sur,3节的“岩石”是selah。这种情况在诗篇中随处可见。再比如在撒母耳记下,大卫称神为“我的磐石”(撒下22:3),是“拯救我的磐石”(撒下22:47)。旧约惟独称神为磐石,从未称人为磐石。

申命记32章18节这节经文很有趣,称神为“生你的磐石”。这句话很不寻常,磐石不会生子,这是在形容神,神既是母亲、又是父亲,生儿育女。即是说,以色列是磐石的儿女,某种程度上具有了神的性情,是“从神生的”。据我所知,圣经首次表达“从神而生”的含义,就在这节经文里了。意思是说,凡从神而生的,当然就具有了神的性情。你要是从磐石而生的,自然就也是磐石了。“从灵生的,就是灵”(约3:6)。

其次,在新约,磐石很多次是指基督。比如在哥林多前书10章4节,旷野中那磐石是基督。新约也说基督是让人跌倒的磐石,比如罗马书9章33节、彼得前书2章8节等等。

可见,旧约惟有神是磐石,新约惟有耶稣是磐石。由此看来,彼得一人不太可能是那块将教会建造在上面的磐石。我们在哥林多前书3章11节也看到,基督不但是磐石,也是根基。

磐石指的是神的性情

到底答案是什么呢?我们已经看见,虽然新约多次说到基督是磐石,旧约说神是磐石,可是当耶稣说“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耶稣的意思会不会是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神这块磐石上”,而不是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我身上”?如果说神是磐石,解经上还是说不通的,因为前面那句话是说“你是彼得”。如果神是磐石,则为什么要说“你是彼得”呢?

答案是:磐石是神的性情。耶稣是在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神的性情上”。这样一来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因为即便新约也说磐石是指神的性情,从未指人的本性。人的本性是软弱的,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你不会把教会建造在属血气的人身上,或者人的努力上,甚至一个人的信仰表白上,因为人的信心也是摇摆不定的。

教会不能建造在彼得、约翰、保罗身上

再看马太福音16章22节,彼得刚说完耶稣是基督,旋即就责备耶稣不该说要上十字架受死。彼得说:“主啊,万不可如此!”这是什么话?刚刚表现出那么大的信心,旋即就失败了!我们要把教会建造在一个失败的人身上?一个三次否认基督的人身上?我们不会把教会建造在任何人身上。即便彼得从未失败,然而要是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那么这个根基就太不稳固了。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要把教会建造在彼得身上呢?我们宁愿把教会建造在使徒约翰身上,因为使徒约翰没有跌倒过。事实上,惟独使徒约翰一直跟随主耶稣到了公会里,他从未否认耶稣。将教会建造在约翰身上,我会觉得更安全些。但无论是约翰还是彼得,无论是多么伟大的人物,哪怕是保罗这样的属灵伟人,我们都不能以他为教会的根基。

教会的根基不能建造在任何一个人身上,如果以为教会是建造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完全误解了这节经文。因为人是软弱的,也许灵愿意,但肉体是软弱的。彼得的灵非常愿意,殊不知肉体是软弱的。试想要是彼得知道教会要建造他身上,恐怕他会第一个逃跑的。他会说:主啊,不要把教会建造在我身上。

况且一个死了还没有复活的人,把教会建造在他身上有什么意义呢?这里说“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这句话适用于彼得、约翰、保罗吗?阴间的权柄当然胜过了他们!基督从死里复活了,粉碎了阴间的权势。阴间的权势不能胜过基督,它只是短暂的胜过基督,直到基督复活了。而阴间的权势胜过了彼得、保罗、约翰,所以这句话不能应用在彼得身上。

教会建造在神的性情上

一旦明白磐石是指神的性情,是基督里面以及我们里面神的性情,也就完全明白了保罗的意思。保罗的教导根本不矛盾,在哥林多前书3章11节,保罗说教会建造在基督的根基上;另一方面,保罗也说教会建造在使徒、先知的根基上。你可能说:“保罗,你刚刚说根基是基督,现在又说教会建造在使徒、先知身上,难道你忘了自己前面说的话了?”

保罗当然没有忘,我说过,保罗非常擅长解经,他完全明白主耶稣的意思,知道磐石是神的性情。基督有神完美的性情,我们也有神的性情。我们之所以组成了教会,是因为我们里面有神的性情,即我们是新造的人。“从灵生的,就是灵”,从神生的就是神的儿女。

这样就完全明白了主耶稣在马太福音这番教导的意思,也完全明白了保罗的意思。保罗没有自相矛盾,保罗的教导跟主耶稣的教导如出一辙。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保罗说基督是根基,又说使徒是根基,到底哪个是根基?”要知道,在以弗所书2章20节,保罗并没有说使徒是根基,而是说“使徒和先知”们。这是好多人,并非只有十二使徒,而是包含了很多使徒、先知。

彼得用了“神的性情”一词,因为他明白主的意思

保罗的这种解释从彼得书信也得到了佐证。在新约,惟有彼得用了“神的性情”一词,我想这真是一个启示,彼得完全明白主耶稣的意思,完全明白主耶稣并不是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你身上”。请看仔细了,主耶稣说的是:“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

请留意,在马太福音16章这段话一开始,主耶稣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到了18节,主耶稣就改了彼得的名字:“你是彼得”。主耶稣最初称彼得为西门巴约拿,即彼得的原名,是彼得尚未重生的本态。但到了18节,主耶稣说“你是彼得”,即“你是石头”。彼得是西门的新名字,是他成为门徒、得到新性情时所得到的名字。

由西门改成了彼得,因为他的性情会被改变

彼得并非他的原名,他的原名是西门巴约拿,这是他从小到大的名字。及至成了门徒,主耶稣就改了他的名字。我们已经习惯了称呼他彼得,其实这不是他的原名,而是他重生后的名字,是他遇见基督、成为新人后所得到的名字。

约翰福音1章42节记载了彼得第一次见耶稣的情形:“于是领他(彼得)去见耶稣。耶稣看着他说:‘你是约翰的儿子西门,你要称为矶法(矶法翻出来就是彼得)’。”

请留意:“你要称为……”改变是需要时间的,当时彼得还没有被改变,而“你要称为……”就意味着彼得要成为新人,当成了新人,这新人的名字就是矶法,即彼得。矶法是亚兰文,彼得是希腊文。

彼得是他重生后的新名字。马可福音3章16节也提到了这一点,上下文是在列举十二使徒,16节说“这十二个人有西门,耶稣又给他起名叫彼得。”他得到了一个新名字,因为他要成为新人,成为具有神性情的新人。他里面有了新性情,就是神的性情。

磐石的性情是永恒的

我刚刚说过,新约惟有彼得用了“神的性情”一词。比如彼得后书1章4节:“叫我们……与神的性情有份”。即是说,以往你是属肉体的,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但现在你从灵而生了,从灵生的就是灵,你已经有了神的性情。因为神是磐石,你就是从磐石而生了,这恰恰是申命记32章18节所说的:“生你的磐石”。正因为我们是从神而生的,而神是磐石——稳固、不变,所以我们里面就也有了这种性情。

磐石的图画是在描绘神,因为磐石是永恒的,世上恐怕只有磐石可以称作是永恒的了。世上一切都在改变,磐石似乎从不改变,惟独磐石具有永恒的元素。“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磐石代表了不改变:坚定不移,安全可靠,跟人的软弱、短暂恰恰相反。

另一方面,圣经也将人跟野地的花相比,人就像野地的花一样,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即逝。磐石却存到永远!当我们重生了,从神的灵而生,就成了磐石!这一点正是彼得所说的,他在彼得前书2章多次强调“我们是活石”。

留意彼得深深学到了功课,所以他形容主耶稣为活石,形容我们为活石,因为都有神的性情。我们也是活石,被建造成为神的灵宫。比如彼得前书2章4-5节说:“主乃活石,固然是被人所弃的,却是被神所拣选、所宝贵的。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

显然,彼得非常明白这幅图画,他留意到耶稣用新名字称呼他,“你是彼得”,你拥有了神的性情。耶稣是在说:“我不叫你西门,我要叫你彼得,一个拥有了新的、磐石般的性情的人。我要把教会建造在这块磐石上,建造在磐石般的性情上,建造在神的性情上,这新性情是阴间的权柄胜不过的,因为从灵生的就是灵,而神的灵是永恒的。”我们有了永生,阴间胜不过我们。

新性情——神的性情是得胜的,教会建造在其上

阴间胜不过我们里面的新性情,我们会战胜它。使徒约翰也完全肯定了这一点,他也有同样的教导。约翰一书5章4节说:“因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从神生的,世界、死亡胜不过他们。从神生的因为有了新性情,能够胜过世界。借着信心,完全委身,神使我们成为新人。

教会并非建造在我们的信心上,而是建造在神的性情上。但借着信心,我们才有这种属灵的性情。如果教会建造在我们摇摆不定的信心上,根基就太不牢固了。神在我们里面的工作(而不是我们的信心、行为、委身)才是教会的根基。凡从神生的,就胜过世界,不能被世界所胜。我们的肉身,即便我们的信心,也可以被世界所胜,但我们里面神的性情却不能被世界所胜。只要我们里面有神的性情,就可以得胜。

其实我们不但能够胜过世界,也能够胜过那恶者,因为这是神的性情。所以在约翰一书2章13-14节,约翰说到了胜过那恶者:“父老啊,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胜了那恶者。小子们哪,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父。父老啊,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认识那从起初原有的。少年人哪,我曾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刚强,神的道常存在你们心里,你们也胜了那恶者。”

胜过了那恶者,当然就会胜过阴间,胜过死亡的权势,恶者是借着死亡的权势来控制我们的。“胜了那恶者”重复了两次。我们不但能胜过死亡的权势,还能胜过什么权势呢?留意,死亡的“权势”、阴间的“门”两个词都是复数形式,这正是那恶者,是世界,是肉体。这些都是死亡的权势,死是撒但、世界带给我们的。

另一样要留意的是活跃在世上的假先知。我们需要胜过很多阴间的权势。在约翰一书4章4节,使徒约翰写道:“小子们哪,你们是属神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你们是从神而生的,所以是属神的,已经胜过了他们!“他们”是谁呢?就是1节所说的假先知,代表敌基督的灵,总之是敌对基督的。

阴间的权势代表了敌对生命、敌对神的一切势力,但这一切黑暗、死亡的权势都胜不过教会,这教会是建造在我们里面的神的性情上的。凡从神生的,就胜过这一切!凡从神生的,胜过撒但,胜过假先知,胜过世界,并且也渐渐胜过罪。

神性情的标记:爱!

我们里面这种神的性情是什么呢?神性情的本质、特征是什么呢?使徒约翰在约翰一书已经解释了。从神生的,他的标志是什么呢?以上看过的经文以及整本约翰一书都已经讲明了:没有爱心的就不是从神来的,有爱心的是从神而生的。具体来说,爱就是我们里面新性情的标记。

要是你问:我如何知道自己有没有新性情呢?如何知道我是不是活石,是不是教会的一份子呢?约翰说得直接明了:就看看你有没有爱。这是标记,是试金石。如果没有爱,那么无论圣经知识多么渊博,你都没有新性情。因为从神生的,就会流露神的性情。神的特点是什么呢?约翰一书4章8节说,神的本质是爱。约翰一书4章16节又重复了一次:“神就是爱”。所以凡有属天的爱的,就有新性情。

归结来说,我们看见主耶稣将教会建造在神的性情上,神的性情的具体体现就是爱,所以他反复吩咐门徒说:“你们要彼此相爱,众人就会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

今天的教会失败、软弱,没有得胜

但这也恰恰是困难所在。凡认真效法基督的爱的人,就会体会到这个事实:心灵愿意,肉体却非常软弱!我们生性自私,常常被肉体所控制!难怪我们胜不过世界,胜不过恶者,胜不过假先知。假先知来教导谬论时,我们竟然真假难辨。为什么呢?因为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难怪我们的基督徒生命屡战屡败,因为神的爱没有充满我们的生命。神的爱、神的性情并没有完全掌管我们的生命,所以我们失败了。

看看教会里失败的人,毫无喜乐、平安,因为爱、喜乐、平安是如影随形的。我们没有这一切,内心不安,郁闷不乐,因为内心没有爱在流动,不能像诗人那样“福杯满溢”。我们的爱杯不满溢,恐怕快要见底了。在约翰福音7章,主耶稣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哪里见得到这种与神的性情有份、得胜的基督徒?恰恰相反,见到的是完全失败、一蹶不振的基督教。我们不禁狐疑道:“这种基督教行得通吗?毕竟我发现行不通,我失败了,圣经说你可以胜过世界,可是我没有胜过世界,而是周复一周地都被世界打倒了。圣经说胜过撒但,可是撒但对付我就像猫捉老鼠一样,我是老鼠,他是猫,不但抓住了我,恐怕我最终要被他吃了。”胜过撒但?得胜者在哪里?我们的景况真可怜,我们到底怎么了?

我们没有让神完全在我们生命中工作

问题是没有委身,没有让神在我们内心里成就他的工作。我们只不过口上说完全委身,但在实际生活中,只要看一看你的基督徒生命是不是得胜的,就知道里面是否有神的性情了。如果你的基督徒生命是得胜的,那么赞美神!你是这个世代当中屈指可数的得胜者,神的性情、神的爱已经完全浇灌、充满了你,好像江河一样。抑或你只能挤出几滴爱来?甚至拼命挤,也没挤出来?但基督徒应该是活水江河!

每每读主耶稣的话和教导,再比照一下基督徒的生命,我就发现我们根本不明白基督教,根本不明白主的教导。主耶稣说“我要把教会建造在神的性情上,神的爱会透过教会涌流出来”,难怪保罗能够说教会是一个身体,彼此相顾,同甘共苦,随时愿意为对方付出,这是真正的委身。可是我们见得到这样的教会吗?

我们要自我省察是否有神的爱

作为教会,我们每周都见面,彼此礼貌地打招呼,问几个肤浅的问题,然后说拜拜,下周再见。仅此而已!我们根本不明白教会的根基,因为在实际生活上还不明白到底这是怎样的一种爱。在约翰一书3章16节,约翰对基督徒说:“主为我们舍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为爱,我们也当为弟兄舍命。”我都不敢再读这句话了,难以下咽,因为我们甚至都不能微笑以对,遑论彼此舍命了。这就好比小学生要考大学试题,太荒唐了。

我们甚至还不懂得彼此善待一下,多一点关心,比如打电话问候一下——“你今天怎么样?有什么要我为你祷告的吗?”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觉得好累,谈上五分钟已经觉得时间太长了,还谈为弟兄舍命?我们里面有没有神的性情呢?我们有没有从神的灵而生呢?我们的生命岂不该有个彻底改变——被神的爱改变吗?可是我们根本谈不上流出活水江河来,连几滴都没有。

求神帮助我们面对这黯淡的现实

我们是在谈哪种基督教呢?有时候我很灰心,很想放一个很长的假期。我真想爬到高山上去,在神面前安静,说:“我是不是在徒费唇舌?我在传讲神改变人的福音,可是见到的都是争吵、埋怨、无穷无尽的问题。今天这人灰心了,明天那人失望了……没完没了。”整天处理灰心失望的问题,根本谈不上活水江河。我们连站都站不起来,遑论跑了。

所以今天我们必须迫切祈求神,求神帮助我们不要做假冒为善的人,不要做愚昧人。不妨扪心自问:“我活出基督徒生命了吗?抑或干脆不要自欺了?”我喜欢每天来到神面前求问:“今天我有没有完全流出活水江河来?抑或只是在为生存而战?”

为生存而战!因为敌对的势力来自四面八方,世界、撒但,还有假先知,我们四面受敌,苟延残喘,根本谈不上流出活水江河来,使沙漠变成绿洲。我们只是挣扎着守住一席之地,希望这一席之地能够有些许出产,以至于到了审判日,还能够向主交待:“主啊,这是一点收成。”

我们在为这一席之地而战,根本没有绿洲,更谈不上将沙漠变为绿洲!什么时候沙漠会变成肥田,长出玫瑰呢?

先知也是教会的根基,忠心传讲神的话的就是先知

教会是建造在神的性情上,基督有神的性情,我们也有神的性情。教会是建造在基督、使徒、先知上面的。谁是先知呢?先知就是传讲神的话的人。每当你传讲神的话,你就是先知了,教会要建造在你身上。比如那些劳苦建立教会的传道人,他们就是在做使徒、先知的工作。他们所建立的不是一个组织,而是基督的身体,是活的建筑。

哪里有忠心传讲神的话,忠心活出神的性情的使徒、先知,那里就会建立起教会来。这正是主所说的意思,彼得完全明白,所以写进了书信里。使徒保罗、约翰也完全明白。

必须自问:神的性情真的在你、我里面吗?要知道,这个检验方法就是,看我能不能去爱人,能不能爱弟兄姐妹,能不能按照神的要求去爱家人,爱敌对基督的人。这是很尖锐的测验,检验出我们是不是真基督徒。愿神帮助我们,让我们能够切实地彼此建立,彼此相爱,效法神的性情。

《完》


 

© 2021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