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羡慕渴想雅伟的院宇 (诗篇84)
我羡慕渴想雅伟的院宇
小珊姊妹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羡慕渴想雅伟的院宇,
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

(诗84:2)

诗人渴慕住在神的殿中

你会切切盼望每天亲近神、每周敬拜神的时间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诗篇84必然引起你的共鸣,因整篇诗篇从头到尾都在表达诗人对神殿的渴慕。

万军之雅伟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我羡慕渴想雅伟的院宇,我的心肠、我的肉体向永生神呼吁。(诗84:1-2)

诗人渴慕神的殿,因为神殿代表神的住所、神同在的地方。诗人渴慕神的殿,因为他渴慕与神亲近、与神同住。

诗篇84是可拉后裔的诗。除了诗篇84以外,还有很多大卫的作品也不约而同地提到对神殿的渴慕。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雅伟的殿中,直到永远。(诗23:6)

由此看来,对神殿的渴慕不仅是诗人的特征,也是所有属灵人的记号。

诗人乐意在神的殿里当卑微的守门人

诗人对神的殿极其渴慕,甚至宁可在神殿中看门。

在你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宁可在我神殿中看门,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诗84:10)

旧约记载神殿守门人的经文不多,其中一处详细记载了看门人的职责的就是历代志上9章。

这四个门领都是利未人,各有紧要的职任,看守神殿的仓库。他们住在神殿的四围,是因委托他们守殿,要每日早晨开门。(代上9:26-27)

这些神殿守门人有几个特点:他们是利未人,住在神殿的四围,担任守殿的要职,负责每天早上开门、晚上关门。另外,历代志下也提到另一职责,就是掌管献给神的礼物,发放献给神的供物和至圣的物(代下31:14)

诗篇84是可拉后裔的诗,作者是否负责看守神殿之门以致有感而发?诗篇84没有介绍背景的小标题,所以我们对这些细节以及它的写作时间无从知晓。

有圣经学者则认为诗篇84:10“宁可在我神殿中看门”这句话不是在表达字面意思,而是在表达诗人内心谦卑的态度。

无论如何,“站在神殿中看门”和“住在恶人帐棚里”这两幅图画显然是两个强烈对比。诗人宁可站在神殿中看门,也不愿住在恶人的帐棚里,这也显明了诗人热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他渴慕成为公义的神的仆人。

站在神殿中看门的不是达官贵人,而是专门负责开门关门的守门人。在世人眼中,守门是卑微工作,不值一提。在以色列十二支派中,这些利未人属于无产业族。虽然如此,他们却能够住在神殿四围,是服侍神、蒙福的人。

微不足道的麻雀能够住在神殿中

既然诗人最大的心愿就是住在神殿中,那么谁才配得领受这个福气?诗篇84:3用两种雀鸟把答案阐明。

万军之雅伟,我的王、我的神啊,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为有福,他们仍要赞美你。(诗84:3-4)

出乎意料,住在神殿中的并非珍禽异兽,而是微不足道的麻雀和燕子。其实,诗人选了这两种雀鸟为要表达一个重要原则:只有卑微的人才能住在神殿中。这种人看到自己卑微无能,所以便全心全意投靠神。因此,84:4说这种谦卑人是有福的。

还记得一个朋友说曾经有燕子在她家筑巢。她不喜欢燕子住在她家,因为燕子会把地方弄脏。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采取行动,把燕巢清除。从那时起,燕子就再没有飞回来住了。

虽然人不一定欢迎这些雀鸟在自己家里栖身,但有个地方是可以让它们筑巢搭窝、养育雏鸟的,那就是神的殿。这位接纳麻雀和燕子的是“万军之雅伟”。

诗篇84重复称神为“万军之雅伟”:

万军之雅伟啊,你的居所何等可爱!(诗84:1)

万军之雅伟,我的王、我的神啊……。(诗84:3)

雅伟万军之神啊,求你听我的祷告……。(诗84:8)

万军之雅伟啊,倚靠你的人便为有福!(诗84:12)

真正认识神的人都明白神是统领万军、战无不胜之雅伟。难怪面对亚兰军兵时,以利沙毫不惧怕,因满山都有神的火车火马围绕他(参看王下6章)。同样,当人们拿着刀棒来捉拿主耶稣时,他也毫不退缩,因他随时可以求神差十二营多天使来营救他(太26:53)。

诗篇84:3说明神是看顾麻雀的神。这教导贯穿整本圣经。新约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也说,连卑贱的麻雀神也不忘记,更何况是我们呢。

五个麻雀不是卖二分银子吗?但在神面前,一个也不忘记。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路12:6-7)

到底一只麻雀卖多少钱呢?马太福音10:29说 2只麻雀卖1分银子,即一只只卖半分银子;而路加福音说5只麻雀卖2分银子,可见麻雀被人贱卖,买得越多越便宜。

圣经重复说明,既然连不值钱的麻雀神都记念,更何况我们呢?在神眼中,我们比麻雀贵重得多。不但如此,神对我们的关注无微不至,甚至连我们的头发也被数过了。每次洗头梳头,我们都掉头发。我们头发的数目连自己也不知道,但神却一清二楚。神爱的无微不至,可见一斑。

渴慕神的人经历到流泪谷变泉源地的喜乐

虽然投靠神的人必定蒙神看顾,但不要假设他们就事事一帆风顺。事实往往相反。这些人必定会遇到困难,但因着信靠神,他们经历到神把患难化为祝福的喜乐。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他们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锡安朝见神。(诗84:5-7)

到底“流泪谷”具体是什么地方?不同圣经注释、圣经词典有不同看法。总的来说,“流泪谷”可能是指巴勒斯坦某个山谷(也许是朝圣者所经过的一个山谷),也可能是指属灵干旱困苦的经历。

毋庸置疑,渴慕神殿的人必定会经过流泪谷,但可喜的是,他们能够经历到不一样的结局——流泪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

什么是秋雨?在巴勒斯坦地区,夏天是干旱不下雨的。到了十月底,十一月初便开始下雨,就是秋雨。及时的秋雨非常重要,因为雨水滋润大地,软化干燥泥土,有助于农夫撒种耕种。

住在神殿中的人必定会经历艰难的日子,如同土地经历干旱一样。但只要我们继续倚靠神,遵行他的话,神必定给予及时的帮助,就如他及时降下秋雨,使流泪谷焕然一新,满载神的祝福。

无依无靠的老弟兄经历秋雨之福

诗篇84篇使我想起一位老弟兄的见证。老弟兄年少时父母相继去世,剩下他孤身一人。老弟兄没有成家,除了教会弟兄姐妹和远房亲戚以外,身边就没有亲人。

晚年时得了肺癌,在77岁那年动了切除肺肿瘤的大手术,手术后因肺水肿,之后又再动第二次手术。

刚进医院时,因身体不舒服,痛楚难当,老弟兄经常向护士要止痛药,但护士不给他,他就向护士发脾气,使护士很不高兴。

一天,护士威吓说要对付他。老弟兄知道情况不妙,便马上祷告神,也向护士道歉,却遭对方拒绝。到了凌晨两三点,护士叫工人拿水给他,并吩咐他马上喝下去。幸好当时有另一个男护士在场,男护士立刻上前阻止,又向上级投诉女护士的所作所为。

第二天,医生向老弟兄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便说院长也知道了这件事,还说院长会处罚有关人士。当时老弟兄是插着喉管的,但他忍着痛楚,为女护士求情。

老弟兄体会到护士们工作压力大,女护士之所以讨厌他都是因为他态度不好造成的,所以求医生不要采取处分。听到老弟兄这番话,他们都感动流泪了。从那以后护士对老弟兄的态度也改变了。

纵然在住院期间面对严峻考验,老弟兄选择承认过错,靠着神以善胜恶。在孤立无援时,老弟兄向神呼求,神便垂听他的祷告,借着男护士及时救他免受伤害。

如今老弟兄已经去世,但他的生命见证了诗篇84的真实。每每想起老弟兄的经历,我都深受感动。神实在是依靠他的卑微人的盾牌,如诗人所说:

因为雅伟神是日头,是盾牌,要赐下恩惠和荣耀。他未尝留下一样好处不给那些行动正直的人。万军之雅伟啊,倚靠你的人便为有福!(诗84:11-12)

总结

诗人渴慕神的殿,因神殿代表神同在的地方。诗人渴望在神殿中当卑微的守门人。事实是,只有看到自己卑微无能,全心投靠神的人才能住在神殿中。这种人必定蒙神看顾,即使走过流泪谷,也必定能够经历秋雨之福满载全谷。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