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向罪死了的人
我们向罪死了的人
张熙和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们向罪死了的人,怎么可以仍然活在罪中呢?”(罗6:2,新译本)

为何以“死”开始?

我们关心的是生命大事——成为新人,有新生命,为什么谈“死”呢?问题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所以保罗这样讲论基督里的新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1. 是悲是喜?

《晏子春秋》记载了这样一段故事:

景公游于牛山,北临其国城而流涕曰:“若何滂滂去此而死乎!”

艾孔、梁丘据皆从而泣。晏子独笑于旁,公刷涕而顾晏子曰:“寡人今日游,悲,孔与据皆从寡人而涕泣,子之独笑,何也?”

晏子对曰:“使贤者常守之,则太公、桓公将常守之矣;使勇者常守之,则庄公、灵公将常守之矣。数君将常守之,则吾君安得此位而立焉?以其迭处之,迭去之,至于君也,而独为之流涕,是不仁也。不仁之君见一,谄谀之臣见二,此臣之所以独窃笑也。”

——摘自《晏子春秋·景公登牛山悲去国而死晏子谏第十七》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摘自网络):

齐景公带着一群随从,到风景区牛山去观赏风景。他走到牛山北角,面对国都,突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地说:“我怎么舍得这美好的国都,离开尘世去死啊!”

陪同来游的艾孔和梁丘据都受齐景公伤情的感染,纷纷泪洒青衫,擤鼻吞声。

晏子也是随同前来者之一,他既未大放悲声,也未泪盈满眶,反而在一边冷笑。看君臣随声附和惯了的齐景公,对晏子的笑大惑不解。他揩干眼泪,面带愠色地问道:“寡人今日触景伤情,艾孔和梁丘据都受到我的感染而恸哭起来,只你一人在这边暗自发笑,却是为何?莫不是讥笑寡人多情善感么?”

晏子沉吟片刻,回答齐景公:“请听我解释:要是贤德可以长寿的话,那么,太公、恒公肯定长寿不死;要是勇猛可以长寿的话,那么,庄公、灵公现在将还活在世上。要是他们这些人都活下来,王位还有您的份吗?新陈代谢么,代代相传,这才传到您的名下。所以,您只为自己的生死而哭泣,是不仁啊!不仁的帝王您哭在前,阿谀逢迎、谄媚的臣子艾孔和梁丘据紧跟其后,如此这般,我怎能不笑!”

齐景公和艾孔、梁丘据望着晏子,无话好说。

哭的、笑的,究竟孰是孰非呢?二者无疑都对,各有各的道理。人类因为犯罪而落入了死亡阴霾下,这当然可悲可叹。然而在神的宏图大略中,死亡有一项重要功用:除旧迎新。旧的不去,新的如何来呢?晏子洞见到了这个真理。这新的岂不令人欢呼雀跃吗?茫茫苦海中竟然有一座快乐岛。

福音正是这死海中的快乐岛。死亡竟然可以促进生命,这就是神的智慧。单单关注死亡的现实(正如上面的典故),一定悲从中来;然而想到由死入生,当然会转悲为喜。晏子没有机会听闻福音,居然窥见了这个真理,也许是神给他的一点启示吧。而这个真理的丰富内涵,是在基督里显明了出来。

福音所传讲的就是基督里的新生命,要想透彻明白并且活出这新生命,必须掌握这个重要原则:旧生命过去,基督里的新生命方能来临。鉴于此,本书其它章节还会时不时地重提这个基本真理。

另一个与之相关的重要真理是:肉体生命始于生,终于死;但属灵生命始于死,藉死亡而入永生。与基督同死是通往新生命,通往永生的大门。要想进入神为我们预备的新生命,就必须深入明白死。

2. 简单却难以解释

神的话经常从不同角度谈到信徒已经向罪死了✻①✽,向“旧人”死了,向活在罪权势下的旧生活方式死了。圣经中这种死是什么意思呢?

死亡很简单,简单到令人无从解释。同样,很多人不明白完全委身给神是什么意思。尽管完全委身的道理很简单,却难以解释。其实很简单:我委身于某事,就会全身心投入。若完全委身给婚姻,我整个人就完全给妻子了:产业归她,我属于她,凡事为她着想。若完全委身给神,我的一切就都是神的了:夹克、手表、钢笔,甚至生命;我那微不足道的才干也是他的。难以理解吗?

至于如何解释死,这可难倒了我。问题是,死还需要解释吗?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不明白呢?

当然死亡是人类必须面对的现实,人人都得死,从这个角度而言,难题确实不少。比如为什么人类无法逃避死亡?为什么人要死?除了疾病这种直接致死的原因外,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是罪吗?罪怎样导致死亡呢?死是终结吗?抑或死更像一条每个人必经的隧道?

本书不会探讨这些问题。本章的重点是:向罪死以及向活在罪中的旧生命死,这是进入基督里新生命的途径。其实这就具体解答了上述的“死亡”难题,但我们不会在理论层面上探讨。

什么是死呢?向罪死其实就是结束旧生命方式,彻底摒弃它。旧约有一个很特别的词:“除灭”(例如出9:15)。与基督同死就是与旧生命方式彻底一刀两断。

3. 圣经称“死”为“睡”

圣经中死与睡经常相提并论,例如诗篇13篇3节说“沉睡至死”(参看约11:11,13;林前11:30;15:6,18,51)。睡觉跟死亡类似,但睡觉更容易明白。所以我们先谈睡觉,再探讨死亡。若有人请你解释什么是睡觉,你可能会说:很简单,睡觉就是睡觉,有什么好说的?躺下、合眼、吸几口气,就睡着了。

有的人进入房间躺下,只消几分钟便酣然入梦,真是让人好生羡慕!有些人(我也是)辗转反侧一个钟头,依然醒着。即便有人来解释何谓睡觉,这种人也睡不着。听上一堂讲解睡觉的课,到头来还是不能入睡,则何必听课呢?学了各种入睡技巧,却没有一样管用。

当神借着主耶稣呼召我说:“背起你的十字架,结束旧生命”。靠神的恩典,我说:“我与旧生命一刀两断,我把自己交托给你。”当初耶稣看见彼得和安得烈在撒网捕鱼,就对他们说:“来跟从我!”他们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耶稣又看见雅各和约翰,就招呼他们,他们立刻跟从了耶稣(参看太4:19-22)。他们是完全、立刻地回应了耶稣的呼召。之所以立刻回应,是因为甘心顺服。他们没有违拗神的旨意,瞻前顾后,最终一事无成;而是放下一切,放下整个旧生命方式,跟从了耶稣。

他们回应前并非没有预备阶段。听见耶稣呼召前,他们一定目睹或听闻过耶稣,了解耶稣的为人以及他所传讲的道;也一定深思熟虑过,祷告过,才跟从了耶稣。立刻回应不意味着盲目回应,恰恰相反,之所以真诚、由衷地回应,是因为看见了“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4:6)

什么是死?我只能说:死就是死,还有什么可说的?这是“答如所问”。同样,你问那些“秒睡”的人什么是睡觉,他只好说:睡觉就是睡觉,我躺下,十秒钟就睡着了。

解释何谓睡觉

这个简单问题居然很难回答。从科学角度来说,是大脑里的电流导致人沉睡。不妨想象一股电流进入大脑,但还是睡不着。又有人建议喝热牛奶,牛奶含有丰富的氨基酸,尤其含有促进睡眠的色氨酸,多喝些就能睡着了。你便一口气喝下好几升牛奶,却消化不良,太饱了也睡不着!

还有其它解决办法吗?试试用小锤子敲头!除此之外,探讨睡眠的书也很多。我学了各种入睡技巧,就是不起作用。理论上知道很多,生活中却有失眠问题。来到“向罪死”这个话题,很多人岂不是也有同样问题吗?

4. 睡眠让人精力充沛

那些向罪死了的人在属灵上充满了活力。就以睡眠为例,失眠人士往往不如睡眠好的人精力充沛。同样,向罪死了的人具有一种内在能力,这是其他人所匮乏的。不但如此,那些与基督同死的人也会有奇妙的属灵经历,能够见证神为他们成就的事。其他人不禁问: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这种经历?神没有为我行奇事!正如睡眠好的人能够说:我做了个美梦!你咕哝道:我都睡不着觉,何谈做梦!

睡与死显然是类似的,明白了一个,就更容易领会另一个。你睡眠不成问题,那么推此及彼,“死”应该也不成问题。

5. 决心去死

我发现若真想睡觉,就必须一心一意去睡觉。我的根本问题是不专心,躺下来还想着各种事情,越想就越难以入睡,还常常打开台灯坐起身来,草草记下几点。我虽然上了床,却没打算睡觉,而是心事重重,睡觉成了次要的。有趣的是,每当有约在身,我决定准时起床去赴约,睡觉的意识便明显增强。一旦铁了心去睡觉,竟然睡得很好。学会了这个功课,就没有失眠问题了。

同样,那些自称不能或者难以向旧生命死的人,追根究底是不愿意死。要是诚实地省察内心,就知道其实是不想死。你深知死很重要,不死就没有救恩,也活不出基督里的新生命;但计算了代价后,你不愿意死。所以问题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愿意死。

这就引出了死与睡的另一个相似之处,不妨以问题形式点明:睡觉是在乎我做了些什么,还是它突然临到了我呢?睡眠很神秘,你放松,决定睡觉,突然就睡着了。你做了第一步,接着睡眠就来了。同样,你决心与主同死,死就临到你了。睡觉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呢?很难说是主动的,它是突然临到我们的,但我们也必须尽本分。

6. 差环境影响睡眠

参加教会举办的营会,冰冷的夜晚让人难以成眠。你很想睡觉,却冷得睡不着。或者去到热带国家,又热得睡不着。

噪音也影响睡眠。我家对面住着一个喜欢重金属音乐的年轻人,我觉得不像音乐,只听见大喊大叫,震耳欲聋。我常常被吵醒,而一旦醒来,往往睡不着了。

这里又有一个相似之处。很多人愿意死,却被拒绝的冷风吹醒。一想到众叛亲离,亲朋好友都不理解,真是心灰意冷。谁愿意受冷落呢?于是你采取了部分委身。部分委身不只是妥协了,更是自欺。

炎热又是一个问题。主耶稣把炎热比作逼迫(参看太13:6,21),日头出来一晒,就把你烤得焦头烂额。你想完全委身给主,却惧怕艰难、逼迫,不敢告别旧生命,去活出新生命。

这个世界充满了噪音、纷扰,香港人都有亲身体验。我在香港得戴耳塞睡觉。到处是狗吠声,建筑施工噪声,再加上人声鼎沸。据检测,香港是世界上最吵闹的城市之一。所以立体声耳机很受欢迎,可以戴上它享受音乐,阻挡周围噪音。所有这些噪音、纷扰,令人难以成眠。

这个世界还用霓虹灯招徕顾客。有一次住旅馆,窗外就挂着一个霓虹灯,忽明忽暗、忽红忽绿、忽红忽蓝。有些旅馆窗帘很薄,形同虚设,结果灯光到处闪烁。转身换个方向吧,墙在闪烁,天花板在闪烁,样样都在闪烁!这次我随身带了个眼罩,戴上去像个蝙蝠侠!但到处灯光闪烁,我有什么办法呢?

世界争相吸引你,怎能死呢?香港不但难睡觉,属灵上也难死。我亲身经历到难睡觉,我使尽浑身解数,包括耳朵里塞上手纸,或者硅胶耳塞。香港的物质世界从四面八方招呼你:手表、相机、光碟机、美食、珠宝……一切冲你闪烁,怂恿你不停地买,你怎能死呢?怎能入睡呢?

思考过了差环境,好环境又如何呢?有一次我们教会在风光旖旎的迈高湖畔(Lake Magog,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省)举办营会,新鲜空气让人不禁酣然入睡,结果有些人睡得特别好。愉悦、舒适的环境生发了相反问题:白天聚会得强忍瞌睡!物质丰裕、环境怡人无益于属灵生命,甚至损害属灵健康。

置身于自负自满或者死气沉沉的属灵环境,到处在鼓励人顺着肉体而活,更难以向旧生命死。身边都是属世的基督徒甚至属世的教会领导,我们就很难向世界死,这需要更坚定的委身。

总之死就像睡觉一样,基本上是委身的问题。无可否认,在喧哗纷扰、又冷又热的世界,的确不容易委身。然而要想得到基督里的新生命,就必须委身。

7. 脱离罪

在罗马书6章6-7节,使徒保罗有一段话说得不错:

6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基督)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7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

保罗在罗马书6章解释了受洗的意义以及受洗的一个重要果效:脱离罪的权势。保罗关切的是基督徒的实际生命,这也是我们的关注。很多神学家撰写的罗马书评注,让人感觉罗马书是在讲论最深奥的神学理论,与日常生活脱节了。其实罗马书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

“我们的旧人和他(基督)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罗6:6),“旧人”是在逐字翻译希腊文“palaios anthrōpos”(παλαιὸς ἄνθρωπος),有的译本译作“旧我”(参看标准译本、现代中文译本)。“罪身”是所有格,说明“罪”占有、辖制了这身体,受洗就是要“灭绝”它。当我们借着受洗与基督联合,这罪身,即受罪辖制的身体,就被“灭绝”了。

可能你会反驳道:“我身体还在啊,还能游到湖对岸去!”其实“灭绝”一词误导了我们,当然不能责怪译者,实在找不到一个精确的词来翻译。有些译本翻译为“废除”(如标准译本),但依然让人困惑不解。洗礼后,身体并没有消失。到底“灭绝”是什么意思呢?研读圣经必须查考原文。

8.“灭绝”意思是“制伏”

“灭绝”,希腊文是katargeō (καταργέω),由kataargos两个字组成。argos(ἀργός)是闲懒、无效、无用的意思。它也是个组合字(ergon)。Ergon(ἔργον)意思是工作、行为、行动,a是否定前缀词。所以argos的意思就是不工作,闲散,懒惰,没有作为✻②✽

由此想到了一些华而不实的玩意儿。记得求学时期刚刚流行石英表,我就买了一块廉价的。本以为走时准确,但它每天走快几分钟,两星期后就完全不走了。这就可以说是argos,它不工作了,成了无用的。

同样,katargeō的意思是导致失业,闲散,无用,无作为。用军事术语来说,就是制伏敌人,令其动弹不得。这被制伏的敌人可能还在,但已不再构成威胁了。

现在你就知道翻译这个希腊字有多难了。不妨查考经文汇编,就会看到五花八门的翻译,在乎上下文是什么。有些字实在难翻译。可惜,翻译成罪身“灭绝”就不但没解释清楚,反而让人更糊涂了。

使徒保罗说的是:这罪身被制伏了,不再辖管我们的属灵生命。这是神在我们生命里的工作,将旧人治死。这旧人还在,先前受罪辖制的身体尚在,但它不能控制我们的属灵生命了。这就是罗马书6章的好消息。

希伯来书2章14节也用到了这个希腊字,说耶稣来是要“败坏”魔鬼。但魔鬼如何被败坏了呢?他岂不是还在吗?我们很清楚:撒但依然活跃,没有消失。然而他的能力受到了遏制,将来有一天他会被彻底制伏(启20:10)。

在提摩太后书1章10节,保罗又用了katargeō一字,说基督“废去”了死。但人还是会死,我的一个朋友前几天刚刚过世。保罗的意思并非没有了死亡,而是死亡不能再辖制基督徒了,因为死并不是终结。

同样,所谓败坏魔鬼也不是说魔鬼不复存在,而是魔鬼无法控制、毁坏那些住在基督里的人。死亡也不再可怕,尽管我们肉身还会死。那一天神会彻底废除死亡(启20:14)。

举个例子,人类不同历史时期都爆发过霍乱和鼠疫,每当瘟疫肆虐,很快就夺去了成千上万的生命。随着医学进步、临床经验增加,现在霍乱和鼠疫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katargeō),正如那些与神相交的基督徒胜过了死亡。并不是说这些细菌或病毒已经被彻底铲除,而是说它被制伏了,不能再危害人类,只要采取预防措施,人类就不再受它威胁了。同样,这罪身还在,但只要做好预防(即住在基督里),它就构不成威胁了。

毫无防范而接触霍乱、鼠疫病菌的人,仍会殒命。这些微生物依然活跃、致命,一如既往,所以实验室研究人员必须采取特别的预防措施。同理,我们轻看罪,撒但依旧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我们。这罪身确实被制伏了,我们得以脱离罪;但若重蹈覆辙,那么罪还会毁灭我们。惟有住在基督里,我们才能胜过罪的权势。

这就是罗马书6章6节的好消息。我们凭信心受洗,委身给神,就会亲身经历到。委身是信心✻③✽的行动和表达。没有信心的洗礼只是一种外在仪式,毫无属灵意义。当我们踏出信心的一步,借着受洗与基督同死,将生命完全交托给神,这罪身就被神在基督里的大能制伏了。我们能够亲身经历到这种向罪死、脱离罪,正如知道睡个好觉是什么滋味。

9. 脱离罪是个真实体验

罗马书7章继续谈罪的能力。在15-16节保罗谈到了他当年的窘境:愿意行善,却不能行;不愿意行恶,倒去行。我们深有同感。你曾经不想沉浸在淫念中,却不由自主;不想恨人,却偏偏恨某人。但保罗说我们不再任罪摆布了,现在能够抵挡恶者,他反而会逃跑(雅4:7)。撒但的能力强大得多,然而我们一抵挡,他就会逃遁。我们有能力抵挡撒但、抵挡罪,不再受他们控制。

这是你现在的经历吗?罗马书6章说的就是现在的经历。例如7节说:“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现在这罪身被制伏了,并非将来某一天。我们受洗时决心向旧人死,而就在那一刻,这旧生命结束了。现在我们就能够经历到这种自由。以往恰恰是罗马书7章这幅沮丧的图画,无法抵挡罪。但感谢神,罗马书8章2节说:“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在基督耶稣里的生命圣灵的律,击败了罪和死的律,一方战胜了另一方,你得到了释放。在基督里,生命战胜了死亡。罪的能力的确强大,然而基督耶稣里的生命能力,就是圣灵的大能,释放了你。

现在我能够抵挡罪,因为罪不再是我生命之主了。罗马书6章12节说:“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留意关键字“容”,先前你别无选择,惟有犯罪,因为罪控制了你。你想抵挡罪,却徒劳无功,罪太有能力了。但现在你有了选择能力,就是不再“容”罪为所欲为。脱离罪就意味着,现在你可以自由选择,不“容罪在你必死的身上作王”。

但若继续容罪在你生命中作王,结局就是死,正如使徒警告罗马基督徒说:“体贴肉体的就是死”。接着,保罗又鼓励他们说:“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8:6)。我们只能选择其一:肉体或者圣灵,死亡或者生命。曾经被罪控制,别无选择;现在却可以选择不做罪的奴隶。

罗马书6章14节说:“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旧约下并非人人可以得到圣灵的恩赐。圣灵是新约的标志和印记,并非旧约。律法下的人完全被罪所支配。其实我们也遵守不了律法,虽然知道诫命,却拗不过罪的势力。律法凸显出全人类都在罪的权势下,最敬虔的也概莫能外。但如今凡在基督里的人,就脱离了罪的控制。

罗马书6章18节保罗说:“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22节又道明了这种自由的结果:“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人若脱离了罪,并在圣洁中成长,这种生命就会收获永生。可见脱离罪的权势至关重要,它关乎到了我们的救恩,这窄路的尽头就是永生。而没有脱离罪的人,是走在通往灭亡的宽路上。

10. 浸礼就是葬礼

正如在喧哗、纷扰中要决心去睡觉一样,我们决心透过圣灵与基督联合,“受洗归入他的死”(罗6:3),“和他一同埋葬……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罗6:4)

这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去受洗的人其实是在走向自己的葬礼!这一点很特别,因为人通常是被抬入葬礼的。我们不会强人所难,硬拉人去下葬。每个人必须自己甘心情愿地走入水中,与基督一同埋葬。死和埋葬必须是自己的选择,否则盖棺之后,我们可能会吵闹着要出来!

若毫无保留地将自己交托给神,其余就是被动的了:死像海浪一般淹没我们。用旧约图画来说,就是波浪洪涛漫过我身(拿2:3)。浸礼的水除去了旧生命,就好像挪亚时代的洪水一样(彼前3:20-21),我们得以进入基督里(如进入方舟)的新生命。这是神在我们里面所成就的事,并非我们自己的努力。

11. 人的构成:身体和灵

罗马书6章6节说到了“旧人”。圣经说人有两个部分:身体和灵。神学上有二元论(dichotomy)和三元论(trichotomy)之争,即人由两部分构成还是三部分构成(参看本章末尾的附注)。本书不会探讨这些神学课题,只想说:按照圣经,人基本上是由灵和肉体两部分组成的。例如马太福音26章41节说:“心灵(原文是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此处肉体胜过了软弱的灵。灵要想得胜,就必须制伏肉体对我们的影响力。

罗马书8章10节也说到了身体和灵:“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但你的身体并没有死,还灵活自如、身强体健。现在应该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你已经将身体置于死地,好毁灭体内的罪,除去罪的能力,结果“灵因义而活”。这节经文的“灵”是人的灵。我们的灵若真是活的,就一定能够跟神的圣灵息息相通。

罗马书8章13节保罗说:“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但这身体行动自如,怎能“治死”它的恶行呢?显然,惟有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的能力制伏了“罪身”,才能消灭“身体的恶行”。使徒这句话现在完全可以实现。

同时也必须明白,当罪的权势被制伏了,身体得以脱离罪的辖制,这自由的身体现在就能够做“圣灵的殿”或者“神的殿”(林前6:19,3:16),积极服侍神。肉体往往天生与圣灵相敌,一旦摧毁了身体中属肉体的恶行,这身体就可以发挥出它应有的功用,成为公义的器皿。

留意罗马书8章13节这番话是对“你们”说的。说到凭信心顺服神的主权、治死身体的恶行,你的灵是关键角色,必须积极选择委身。

12. 把灵交托给主:倒空自己

把灵交托给主是什么意思呢?从腓立比书2章5-7节可见,其实就相当于耶稣的“虚己”:“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基督虚己的体现就是谦卑,成为奴仆,“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我们效法基督,将身体交付于死,为他倾出自己,这就是有基督的心了。

当我们立志舍己,倒空自己(灵和身体),跟从主,就会经历到脱离罪的自由。主耶稣倒空了自己,为我们的救恩而舍己;同样,我们也倒空自己,为他人的救恩而舍己。这就是做门徒的真正内涵。

保罗也倒空了自己,就在同一章,他说:“我以你们的信心为供献的祭物,我若被浇奠在其上,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腓2:17)。保罗自比为一个器皿,生命从中倾流出来。这器皿是他的身体,盛着他的生命,他将生命作为祭物献给了神。他的生命倾流出来,好像旧约的奠祭一样。保罗是在说:我很乐意为你们流血舍命。保罗是在效法主耶稣,因为耶稣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保罗跟随耶稣的脚踪,为我们倒空自己。

我们想脱离罪的人,岂不也想脱离罪的权势吗?先前我们是罪的奴隶,除了犯罪别无选择;现在既脱离了罪的权势,又有了选择的自由。然而,我们会不会觉得成为基督里的新人代价太高?而继续活在罪的捆绑下,就不必付那么高的代价?舍己作为活祭和感恩祭献给神,成为别人的祝福,这种付出是不是超出了我们的底线?

我们所谓的“信心”,跟使徒保罗的一样吗?保罗视信心为“供献的祭物”(腓2:17),即是说,有信心的人一定会侍奉神,献祭给神。如果你所谓的信心完全没有结出这种果子来,还自以为可以因信得救吗?

真正的信心一定会体现于侍奉神,献祭给神。愿神赐给我们这种活泼、有动力的真信心!

《完》


附注:

“内心”与“外体”

圣经认为人有两个部分还是三个部分呢?这是人常常探讨的问题。思考这类问题不要坚持己见,而要以开放的心态查看圣经证据。

在哥林多后书4章16节,使徒写道:“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保罗用了“外体”(身体、肉体)、“内心”(灵)两个词谈及人。而且不止这一次,在罗马书7章22节和以弗所书3章16节,保罗也提到了“内心”。同样,在哥林多前书5章5节和哥林多后书7章1节,保罗也将“肉体”与“灵魂”做对比。

这与主的教导如出一辙:“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1,可14:38)。耶稣这番话将灵与肉体对比而论。罗马书7章15-25节也有这种鲜明对比,其中22-23节说:“因为按着我里面(即灵,与外人或身体相对)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显然“心”是“内人”(或灵)的一部分,这内人“愿意”(太26:41)并且“喜欢”神的律(罗7:22)。所以内心能够服从神的律,肉体却服从了罪的律(罗7:25)。可见,说人是由“灵”、“心”、“身体”三个相等部分组成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

圣灵是帮助人的灵战胜肉体,所以圣经常常提及肉体与圣灵之间的对立与冲突。比如罗马书8章4-6节,9节,13节;加拉太书3章3节,4章29节,5章16-17节,6章8节;腓立比书3章3节。

综上所述,圣经通常用“内”与“外”或者“灵”与“肉体”这类词谈及人。可见人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

“魂”(psyche)的意思

然而有些人认为人是由身体、魂、灵三个部分组成的。这种观念的主要依据就是一节经文: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而之所以得出了这种结论,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中“魂”(ψυχή)的意思。

“魂”字的意思确实非常含糊,结果众说纷纭,五花八门。《牛津简明辞典》(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定义摘要:“Œ人的非物质部分。人的道德、情感部分。Ž人的智力部分。人有生气的部分或者必不可少的部分。集道德、智慧为一身的人。‘感情能力或智力能力。’人格化的品格。“离世的灵✻④✽。”

确定某字的大概(并非准确)意思,通常可以根据上文下理以及该字的用法。但这种方法常常不奏效,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就是一个例子。含义那么多,使用“魂”字到底想表达哪种意思呢?那么多可能意思,结果它就传递不出一个准确意思了。如此看来,坚持三分法(灵、魂、体)有什么意义呢?因为其中一个主要元素(魂)的意思太模糊,实在不知所云!有些基督徒尝试下各种定义(比如心,智力),但这些定义没有足够的解经依据。

要想正确明白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使徒保罗用psychē是什么意思,就必须看看他是如何用这个字的。查考一下就会发现,保罗的用法跟整个新约的用法是一致的。

使徒保罗用psychē主要有三种意思:“活人”(psychē从未指死人)。例如:“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罗13:1,2:9;林前15:45等等)。‚“心”,即活人的中心要素(腓1:27,弗6:6,西3:23)。ƒ 肉身生命。例如腓立比书2章30节说到以巴弗提(25节)为基督的缘故不顾性命;还有罗马书11章3节,16章4节。

由此可见,psychē是指人,只不过有时强调内人(即心,思想),有时强调外人(即肉身生命)。但它往往是指内人、外人两个方面,所以是指整个人。保罗每一次用psychē都是指人的。这跟整个新约的用法完全一致✻⑤✽。很明显,新约中psychē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人的“生命”。然而《牛津简明辞典》的解释(上文刚刚引用过)根本没有出现“生命”一词。可见查经不能单靠普通辞典,有时你会一无所获。

如果新约中psychē的基本意思是生命,那么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就跟旧约教导非常一致。旧约视人的生命有灵和身体两个部分。即是说人死后,身体跟灵就分开了。传道书是这样阐释死的:“尘土(身体,创2:7,3:19)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12:7)。这就解释了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psychē为什么夹在了“灵”与“身体”之间。正是psychē将灵与身体连在了一起,所以它可以指整个人。

psychē其实是包括了人的内在生命和外在生命,难怪圣经每每谈及整个人的救恩,经常用到psychē(太16:25; 可8:35;
路9:24; 雅1:21,5:20;来6:19,10:39;彼前1:9,22, 2:25, 3:20, 4:19等等)。正因为psychē包括了灵和身体,所以救一个人的生命就必须救他的灵(林前5:5)和身体(腓3:21)。有了灵和身体,才有生命。所以生命并非独立于灵与身体之外的第三个元素,而是指灵与肉体结合的活人。基督里的救恩是要拯救我们的全人。

总之,用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证明人是由三部分组成的,这是毫无解经根据的。正如路加福音10章27节以及马可福音12章30节说到“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申6:4-5),难道我们由此推断人是由四部分组成的吗?

新耶路撒冷英译本圣经(The New Jerusalem Bible)准确地将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3节翻译了出来:“愿平安的神使你们完全、圣洁,愿你们的灵生命身体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再来时,无可指摘。”


✻①✽ “岂不知我们这受洗礼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罗6:3);“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罗6:7);“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3:3);“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②✽ 确定一个希腊字的意思,不能千篇一律地靠查考该字的复合结构和字源。追溯字源的方法未必能准确、全面地为一个字下定义。例如Katargeō,除了“无效、无能、闲散”之意外,还有其它定义,即“废除、毁灭、终结、被疏远”等等(参看《BAG新约辞典》Bauer, Arndt, and Gingrich, A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这些定义的确能够在新约找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字除了本义外,引申含义也会越来越多。但在这个例子当中,明白该字的字源是非常有帮助的。

✻③✽《新简易圣经辞典》(New Compact Bible Dictionary, Zondervan, 1967)“信心”词条下:“不要以为信心就是头脑上赞同基督教教义(尽管这也是需要的),信心更要包括彻底、完全地委身给神,让神做我们的生命之主。”(陈超凡牧师注)

✻④✽ 难怪读了圣经,大部分人依然不明白“魂”到底是什么意思。“魂”在不同的英文译本中是个常见字。但不同译本出现的次数或多或少,跟译本的年代有关。越新的译本,出现的次数越少。钦定本(KJV)458次,新美国标准版(NASB)278次,新标准修订版(NRSV)208次,新国际版(NIV)129次。新国际版的出现次数是钦定本的三分之一!

✻⑤✽ 以下是摘自《新约和其它早期基督教文献希腊文英文辞典》(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Bauer, Arndt, and Gingrich;Chicago, 1979)psychē(ψυχή)词条:“Œ世上生命的活力,使身体活动自如:a. 生命气息,生命定律,灵魂;b. 世上的生命,生命本身;c. 有生命/灵魂。人的中心元素,灵魂。Ž人。”留意这些定义的要点就是生命。

© 2020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