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麦田田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在我们还不知道神以前,雅伟神就先爱我们了。他赐给我们生命的气息,在合适的时机引导他的仆人寻访我们——每一只他失落的羊。在我们还不能为认识雅伟神而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在想尽办法来认识我们了。神的爱成了我们愿意效法他儿子去付出爱的源动力,神的爱推动也成就了他一批批的仆人和使女成为爱的活水江河。没有雅伟的爱,没有他仆人爱的奉献,哪会有今天的我们呢?

雅伟神为了帮助我们的成长,他在每一个人身上花费的心思和施与的恩惠是人想象不到的。从我开始能记事起,神那美善的心思意念就已经运行起来了。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 (箴 22:6 )

箴言上的这句话对我来说很真实,因为我的父母,我属灵启蒙老师他们对我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然而在这一切教训督责的后面,我看到了是神在亲自看顾引导我的道路,正如保罗说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 3:6 )

1) 儿时的思考: 人为什么活着?

记得我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一天爸爸接我回家,路上一如既往和我聊天,突然他问我:孩子,你知道人为什么活着吗?我当然莫名其妙。只记得爸爸接着说:人活着是为了他人。

虽然父亲的人生意义的适用对象不及基督徒的广阔,但是这句话却在我心里深深扎根。随着年纪渐长,也很想去实践这话,但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用,面对如此众多形形色色不可爱的人,我究竟该如何选择为谁而活?为他人活又是什么意思呢?于是我只能为自己没有动力没有目标的活着。

2) 大学的迷茫: 持守良心抑或随波逐流?

当我进入大学,想到我高中学生生涯的惨烈,我意识到情商对一个人成功的重要性。于是我想办法给自己定目标要改变自己当时自卑又自负的性格。我一改高中时的胆怯,抱着故意要丢脸献丑的想法,参加学校形形色色的社团活动和竞赛。

开始很新鲜,生活很充实,但随着这股新鲜劲的退去,我发现自己改不了坏脾气,而每逢赛事落幕,留给我的是越来越难以言表的空虚和落寞。从来没有持久的鼎盛,繁华就像是过眼云烟。看到身边的同学们随着年级的升高,越来越追求各样的虚荣和诱惑,变得圆滑事故,而我本质上也和他们一样,更让我心里的教训“为他人而活”变得越来越遥远越虚幻。于是在一次比赛结束,我望着星空叹息:我为什么还要持守内心的纯全呢?不如让我像他们一样随波逐流吧。

3) 黑暗中的亮光: 初识神的仆人

雅伟神的眼目遍查全地,在这叹息后不久,神借着百般的智慧和安排,我开始认识我属灵的启蒙老师了。他们是一对夫妇,在我们学校做外教。我出于感谢他们,开 始光顾英语角,一次为了打破无语的尴尬,我灵光一闪,问老师:你有宗教信仰吗?话音一落,老师原本疲乏暗淡的眼睛,霎时变得流光溢彩。从此以后,我再到英 语角,总觉得老师欲言又止。直到学期接近尾声,老师约我出来谈话,递给我一本书《我是怎么认识神的》。看到书名,我心里暗自发笑,我可是无神论出身啊,还 是团支书。但看到老师如此情辞恳切,出于礼貌只好耐心的听,心想就当做是练英语听力吧,但是他讲英语我基本上一句话都听不懂。回到宿舍后,我去读这本小册 子,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想:如果是老师骗我,我有什么可被他利用的;但是如果神是真的,我为什么不去认识他呢?能够作神的小跟班那也是莫大的荣幸啊。

此后的一个多月,我会每逢周末的一个下午去他们家里听他们用中文给我讲圣经,顺带蹭饭吃。老师的道理让我如遇知音,因为那正是我心里想追求而不得的,而他们竟是在实践这样的生活。那时正值医学院的期末考试,所有人都在如火如荼复习备考,我竟然看圣经看得不亦乐乎,如果不是神保守,那次考试一定很惨。就在我拜访他们不过七八次后,老师们要去乌鲁木齐了。惜别归来,我的眼泪竟似决堤,不过认识他们一个多月,而我上学离开家从来都没哭过。现在想起,是神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灵。

此后我开始通过邮件和老师保持联系,出于对他们的爱、尊敬和回应,甚至可以说是讨好,我开始认真地读圣经,提问题,绞尽脑汁撰写英文邮件,在网吧里抄录他们通过邮件寄给我的电子书。时至今天当我看回以前老师给我认真详细的回复,我仍会非常感动,我算什么,值得他们为我如此花费时间和精力吗?与老师的邮件沟通是甜蜜的,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我发现阅读圣经使我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垂头丧气,越来越自责,我所喜悦的善我不去行,我所厌恶的恶我反去做,我真是苦啊。

那时我也开始收听刚开播的福音电台,虽然讲什么我不真正明白,但却爱听。记得有一次的讲道,我听不懂,但却记下了我根本不明白的一组词:从血气生的,从情欲生的,从人意生的。潜意识里我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4) 软弱中跌倒: 神的爱为何离弃她?

那时我们班有一个成绩非常好的同学病倒住院了,班长和我一起去探望她。在和她的交谈中,我们才明白到这个女孩真正的病因是心病,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她的精 神支柱坍塌了,谈了多年的军校男友要和她分手,而她自幼年起父母不和、又重男轻女给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之后我和老师通信聊起这件事,立刻激起了老师强烈 的关注和同情,希望转达他们对她的问候并要我与这位同学保持联系,也能传福音给她。作为独身子女的我立刻对老师关心别人的举动吃醋了。我对圣经的认真开始 怠慢下来,原来我不是真的在追求神,我是在讨老师的欢心。神要开始纠正我的注意力,从跟随老师转移到定睛在神身上,从心底里体验什么是经历神,开始学习如何直接跟永生神打交道。

老师的话是对的,但我却不乐意,对神说:你看,从早到晚她身边围着一大群的老乡在照顾她,我哪有机会插嘴和她讲这个啊,况且我又不懂什么,如果真的是你打 发我去的,你就让她身边没有人。于是我就赌气去了,但当我刚到病房,里面一大群人立刻对我说:田田,你来帮我们陪她一会儿,我们要去吃饭了。顿时人群全走 了。我呆了,想起自己对神的承诺,我极不情愿的挪过去,我是班里的团支书,平日里都是批判封建迷信思想的,现在却要传这个我半懂不懂的福音,只好豁出去 了。我只记得我说神爱你,可是我心里还在想那你怎么还会遭受如此大的不幸呢?当我正尴尬的准备被她嘲笑时,她竟然握着我的手说:田田,谢谢你,这正是我需 要的,我需要一个让我活下去的理由。此后,我倒真的想关心她了,可是却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当她周围有老乡服侍的时候,我胆怯不敢开口和她谈福音。

不久后,我们要开始为期一个月的医院见习,大家被分批派遣去不同的地方。她不能离开医院,我的老师也没有办法和她联系上,我就把我的圣经留给她,揣着收音 机离开了。见习的地方是我的家,出于各样的担忧我并没有联系她,又想既然已经把她交托给了神,神应该会看顾她吧。可是大概三个星期后,却传来了她的死讯,她绝食把自己饿死了。她死了,我的信仰也开始崩溃了。我的内心陷入深深的自责,为什么不回去看她呢?难道一条生命不比嫉妒和所谓的困难重要得多吗?由于你 的不作为害死了她,你还有什么脸去见神呢,神会原谅你吗?但另外一个声音也在对我说:你不是已经把她交托给神了吗,神没有医治她,你觉得这样的神是真实的 吗?如果真实,他又为何不医治她呢?一个不肯医治的神为什么还要信呢?自此,我的心对神,也对我的老师彻底冷淡了。

5) 神要开道路: 他差牧羊人将我寻回

然而,神很怜悯我,也饶恕了我的无知。就在非典即将在全国暴发的前夕,老师竟然千里迢迢跑到我家里探望我了。我对老师的勇气非常吃惊和敬佩,一个许久未曾谋面不知近况的学生,一个陌生的城市,一个陌生的家庭,还是她只身一人。送走老师后,神的怜悯和接纳使我这冰冷的心又再次活过来,经历过同学的死亡,我明白我的嫉妒让我参与毁掉了一个人。我的眼目完全转移到了神的身上,神在我最需要帮助最恰当的时刻送来了我的老师,再晚一点,全国铁路就瘫痪了。

我对圣经的热情又被重新点燃,可是看不懂,于是福音电台的广播就成了天天对我耳提面命的老师。我听的上了瘾,原本每天只打算听一两个小时,后来就成了从头听到尾。那时既在医院实习,又想跨专业考研需要自学大量的功课,时间本就不多,可听广播几乎占据了我所有的业余时间。我时常纠结我是不是在功课上面太懒惰太消极,是不是在逃避困难,毕竟做功课需要动脑筋,我又从心底里不喜欢,而听广播只要竖起耳朵听就行了。

在医院实习的日子,绝大多数同学都想方设法躲避实习,温书准备考研,又恰逢非典,虽然对我们实习生的危险不大,但是我却在与同学们的相处中经历也看到许多人心的诡诈、冷酷和不义,包括我自己。在和医院医务科的相处过程中,也因着一些利益问题,我们遇到了不少困难挫折。在我感到仿佛世上所有的人都在厌弃你的时候,唯有神已经为我预备也开好了一条出路。

6) 拉扯中的抉择 : 我愿交托一切

神很幽默,在内科实习时,当我也想像我同学们那样逃避实习,神总是把我分到那一个科室最严格的老师手下。每晚我听着广播,内容中责备着我每天生活里的不义,都哭的稀里哗啦的向神认罪,可是第二天照犯不误。神真的很奇怪,每天安慰着我,又责备着我。有时候连做梦都在教训我,让我看到自己习性的污秽和喜欢犯罪。我也会时常反省自己,田田,你究竟怎么啦,现在的心为什么这么软,这么容易掉眼泪?你每天所叨念的神你确定是真的吗?你会不会是一种自我麻痹和自我安慰?我试着求神可不可以显给我看,但我立刻就想到了叶公好龙的故事,还是算了吧。我试着问可不可以显些神迹?三天鬼梦后,我被惊醒,原来外面的神迹魔鬼也可以办到的。我只好自虐,你能让我禁食三天吗?于是到了饭点,我盯着对面的病人看,心里一个劲的提醒自己:该吃饭了,该吃饭了。可是我真的不饿。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心想这虚幻的东西该结束了,虽然我很感谢宝贵的教训,但也该为自己的前程考虑、复习功课了。于是我想和福音电台彻底说再见,可是我的心却在里面一个劲的呐喊:我是真的,我是真的。诶,不仅摆脱不了,反而听得越来越起劲了。

在听福音电台的过程中,我发现越来越不对味,一来,他讲的很多内容都和受苦有关,好像做基督徒就是要受苦的,这个我不喜欢,但是我却甚羡慕他们所说的在苦难中能够有平安和喜乐。二来,很多的东西都是针对基督徒讲的,好像和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因此我非常的吃醋,又不是我不要受洗,凭什么只有他们有特权,难道我就不认识神吗?又听广播里讲,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我就更加羡慕了,哦,原来受洗就可以不犯罪了。我动了受洗的念头。

我的老师很惊讶我会有这个念头,这时恰逢一对牧师夫妇路过西安,我的老师就委托他们顺道来我家看看我。有一天我内心又有激烈的交战,那时已经临近考研了,我却什么都没来得及复习,我忧心自己的未来,心想本来指望通过读书将来赚得全世界,现在可好福音砸烂了这个梦想,我有没有胆量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神,不再自己保护自己呢?这是个多么孤注一掷的决定,放弃自我!但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就横下心对神说:天父,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托在你手中,不再为自己考虑了。祷告完后我也真的是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无知。

一天后,我收到了牧师夫妇的电话,他们修改了行程,问我可不可以去西安,带上我的泳衣。打着电话我还在想,怎么大冬天请我去西安游泳?放下电话我顿时明白过来,啊,原来是受洗!当下一股出乎意料的平安和欣喜突然笼罩住了我,我兴奋紧张却不失控,我觉得稀奇,这感受太不一样了!悄悄准备一周后,我在冒险心的驱动下,也在这从天而降的平安的护送下,偷偷只身来到西安,终于见到了除我老师以外的基督徒。

当我站在车站外面的电话亭远远看到一对年长的中年夫妇在我面前穿过时,我从他们的举手投足间看到和我老师同样的谦卑。我立刻认出就是他们了。我在西安停留了一周,在同工老师们的面试和祷告之后,牧师在游泳池里为我施洗了。我很新鲜也很好奇壮胆第一次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家庭里住下,那时我很惊奇为什么这些人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的真挚、盛情和慷慨。虽然我完全不认识他们,但是那种亲切和信任却油然而生,就像我第一次跑到老师家里查经时一样的。是啊,他们身上有那种我说不出来的一致性。一周后我依依不舍得离开西安回家了,稀奇的是就在公交车快到我住的地方时,那股伴随我一路的平安的力量好像突然收了上去。

7) 全然摆上: 一个新的开始

自此以后一股全新的生命体验开始了,雅伟神也真的非常惦记我誓言中的心愿:在困苦中有喜乐和平安。许多意想不到的困惑、麻烦、沮丧、恐惧和惊喜也都接踵而至,然而神是我的力量,教导我公义、忍耐、谦卑,等候的功课,引导我的心定睛在他的身上。在困苦中雅伟神是我的荣耀,又是叫我抬起头来的。

雅伟神是信实的,是慈爱的,但是又从来不会娇惯他的孩子,他会帮助我们在一场又一场激烈的属灵战事里面学习站立,学习成长,变得成熟有力量,好叫我们也能够去抚慰那些身处困苦中的人,报好消息给伤心的人。

跟从雅伟神的日子慢慢长久了起来,每一次当我愿意全心回应他的呼唤,就能越来越多的经历到他在我身上施与的恩惠,感受到他对我的爱是何其的深远。当我愿意把从雅伟神领受的爱和恩惠分享出去的时候,就能越来越清晰的体验到雅伟神的美善,并且能够经历他更多。

雅伟神是爱和力量的源头,我们爱因为他先爱了我们。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