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算神的恩典(上篇)
数算神的恩典(1)
冉宁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心里一直很想数算神在我身上的所有作为。今天是一个最合适的时间,因我将要出去服侍神了,我想把握这个机会,分享我的一些经历,见证神的恩惠,将我的这份感恩献给神。我觉得以《数算神的恩典》为分享的主题是很合适的。回望我所走过的人生道路,直到今天,神的恩手始终没有离开过我。

单纯平凡的开始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家人都非常疼爱我。我是家中最小的女儿,一直在很单纯的环境中成长。我不是那种能做大事的人,直到进入一所职业高中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大梦想。那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只想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有个丈夫,有个孩子,这就满足了。这种平稳的家庭生活一直很吸引我的心。我就这样幻想着自己的未来。

我在无忧无虑中度过了三年的高中生活,顺利地毕业了,也有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就是在我父母的单位的一所职工幼儿园教书。

当时我风华正茂,自身的外在条件也不错,所以环绕在我身边的朋友非常多,仰慕者也不少。我只是把他们当作普通朋友,一群人玩在一起。慢慢地,我就习惯了在那样的环境中去接触这个社会。

这样的生活方式伴我度过了一些年日。我身边最好的几个朋友觉得我挺孤单的,因为她们都有了男朋友,而我还是孤身一人。她们都希望我的感情生活更丰富一些,但是我对这些事情似乎不太在意。

我沿着这样的轨道生活,接触的朋友越来越多,了解外界的事情也越来越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心里的想法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一件事打破了我的生活的平静,使我经历了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步入了另外一种生活。

男友离世深受打击

在我身边众多的朋友当中,有一个男孩子跟我的关系非常好。当时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我知道他非常喜欢我,我也非常乐意跟他在一起,觉得挺开心的。但是我们始终没把这个关系挑明,一直藏在心里。

直到1992年中秋节前夕,我们一群朋友外出旅游回来,我和他有一个约定——中秋节他回家看望他父母后,就会回到我身边。可在他回去后,他为了替朋友打抱不平,在双方的争斗冲突中,不幸被人误杀了。

当时我正在工作,不知道他的死讯。很多人来找我却没有找到。直到第二天他出殡的时候,要经过我们那个地方,他们仍然没找到我。那天下午,我身边的一个朋友才告诉我,他已经死了。这对我的打击很大,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怎么可能呢?我心里极度地失落。

这件事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对我人生之初的打击非常地大。我没法去面对这个事实,也不知道怎么去调整自己的状态,我觉得人生好像没有了希望。于是,我开始进入另外一种生活。

我无力去面对心中的痛楚,也不知道该怎样度过那些艰难的日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去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但是第二天醒来之后,还是那么痛苦。我身边的那些朋友看到我这么痛苦,想帮却帮不了我。无论我做什么,她们觉得只要能让我内心得到一丝开心,就任凭我。就这样,我天天过着醉酒的生活,觉得人生没有什么盼望。

我在这样的悲哀中沉醉了几个月。我的朋友们看到我也不敢吱声,无论我与什么样的人交往,她们都不去干涉。这样,在极度迷茫和无奈中,我开始放纵自己,借着各样的娱乐来麻醉自己。我几乎没有清醒的时候,天天醉酒,与不同的人交往、跳舞、唱歌。

沉迷毒品不能自拔

整夜流连在这样的环境中,身边不好的朋友越来越多,我也结交了不好的男朋友,人生陷入了痛苦和黑暗中,我心里感到越来越空虚。此时,我的人生已经悄然滑入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深渊——我开始与吸毒者为友。

刚接触毒品时,我觉得挺新鲜的——这东西竟然能让我得到暂时的舒缓和慰籍。开始吸毒的时候,感觉蛮好玩的,而且也不会马上就上瘾,所以没觉得它有多可怕。于是,我就三天两头地吸,这样过了几个月后,我发现自己已经上瘾了。

我想尽办法戒掉毒瘾。开始的时候有四、五次我能控制自己不吃,只是有一点难受而已,也可以挺过去。有了这几次的经历之后,我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毒瘾,完全低估了毒品对我的吸引力。因为毒品能够暂时缓解我内心的空虚,于是我就继续吸。我渐渐滑向了死亡的边缘。

2

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我发现人无论有多少的梦想或理想,当真正进入这个现实世界时,世界给予我们的就是极度的空虚和无奈,我们的梦想就像七彩的泡沫那样,瞬间破碎。我也发现人是非常地脆弱,没有能力面对不如意的事,在一念之间,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我就这样继续沉迷毒品,结认的吸毒朋友也越来越多,我的身边几乎都是这类人。当时我的家人有所耳闻,也发现我日渐消瘦,就让我回家去。当我回家后,他们发现我真的染上毒瘾了。我的家人非常爱我,一直帮助我,让我去医院戒毒。我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就出来了,但心里对毒品可向往了,那种向往的程度,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妈妈全天候跟着我,不允许我出去。我人虽在家里,心里可想跑出去了。当我看到那些吸毒的朋友从我家楼下经过时,我心里就兴奋得想跑下去。无论妈妈跟着我有多么紧,我都可以找到机会跑出去偷偷吸毒。

从1993年到1995年,短短的几年内,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我已经没有办法工作了。我的生活不单单是吸毒,其它方面也很败坏。家人看到我所处的环境已经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就打算把我送到农村的舅舅家里去。我只好无奈地去了,心想,出去缓解一下也好,至于下一步如何,再说吧。

第一次尝试戒毒

我舅舅和我妈妈都是基督徒。我妈妈看到我的光景,心里非常痛苦。他们用尽了办法都不能够帮我戒毒。农村的舅舅家里没有任何的娱乐,我在那里很难受。尽管自己的光景很糟,但我还是极力反对妈妈和舅舅信基督教,认为他们很可笑,为什么中国人要去信洋教?但因为我当时需要依赖他们,所以就不敢公然地反对他们。当时,我舅舅也是刚接触基督教信仰不久。我常常跟他们辩论,问他们一些人生的问题,他们都不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非常无聊。

不过,我也发现这次戒毒的过程非常奇妙。因为通常戒毒是非常痛苦的,但我在舅舅家不用依赖任何药物,肉体的痛苦就能得到解决。当时我觉得挺纳闷的,只是我没有说出来。他们常常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去聚会,我都不想去。他们去聚会的时候,我就在家里睡觉,因为在农村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睡觉。

初次经历耶稣名字的能力

我有过一次特别的经历,让我对神有了一点点的兴趣。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家休息时经历了邪灵的搅扰,我当时非常害怕。邪灵压在我身上,又掐住我的脖子,令我差点窒息。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当时家里没有其他人,我也无法喊叫。我忽然想起教会的人告诉过我,耶稣是可以赶鬼的,我就在心里呼求:耶稣救我!邪灵立刻就从我身上撤离了。我一下子就从床上起来,心里想:哟!原来他们所信的耶稣有这么大的能力!

经历了这次不寻常的事之后,我无聊的时候,就会跟他们一起去教会,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讲什么,但我什么都没有听懂。自从那次神奇的经历后,我再也不敢轻慢耶稣了。

我在舅舅家住了几个月。戒毒成功后,家人就把我接回家。那时,在我自己的家乡已经有教会了,我就开始到教会聚会。

戒毒成功后,我有一年左右没再沾染毒品。我身边的吸毒朋友还是经常来找我,我也让他们在我住的地方吸毒,但我没有参与,只在旁观看。这令他们觉得惊奇,他们知道我已经成功戒毒了。所以当时我一边参加教会聚会,一边继续和这群吸毒的朋友交往。

交友不慎再陷毒网

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也是吸毒的。我们在一起相处的时候,就有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当时我已经透过教会的讲道,或多或少明白了什么是罪,我知道我不应该跟他发生关系。交上这个男朋友,令我再度陷入黑暗。

我认为这种男女关系的罪比吸毒的罪更大,但我已经犯了。我心里不断有个声音控告我:你这个信耶稣的,连这样的罪都敢犯,还在乎吸毒吗?于是,我又再次吸毒了。

这一次的痛苦比前几次所经历的更大。我的所作所为令我妈妈非常生气,她去我住的地方大闹。我怕她找我男朋友的麻烦,就离开家藏了起来。我们继续过这样的生活。我每天都要花很多钱吸毒,为了满足对毒品的需要,我就代人销售少量的毒品。

3

曾许愿要服侍神

我是1995年参加教会聚会的。再次回到这种吸毒的生活是在1996年11月底。在这期间,我曾经参加过教会的一些呼召会。透过这样的聚会,我从中明白了一些关于神和耶稣的事情。后来,教会组织了一个年轻人的呼召会,就是召聚愿意服侍神的年轻人来听道。我也参加了,我当时还许下心愿要服侍神。我把我的心愿告诉了教会领导,他们让我回家去等候一年,继续参加教会生活,读《圣经》,观察自己的心志是否真诚、稳定。

教会领导跟我们约定在春节的时候重新召聚我们回来。但没有想到,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我又重回吸毒的生活了。但我没忘记我在那次呼召会里向神许下的心愿。我妈妈来找我,她很希望我把自己献给神,去服侍神,但她不知道我又吸毒了。

我参加了春节的呼召会,我还悄悄带了一些毒品去。但整个过程我非常难受。在那两个星期的聚会中,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因为我成天在毒品面前挣扎。所以,当聚会结束时,教会领导让我表明心志是留下或者离开,我选择马上离开。

我不敢回家去,我知道妈妈会伤透心的。我就回到男朋友那里去,这下就彻底地跟教会断开了。我完全沉浸在罪恶的生活里。我每天都在吸毒,内心非常难过,因为我曾经经历过神,也知道关于神和耶稣的事,但我又没有能力脱离罪恶。我经常从晚上一直吸毒到天亮,毒品也不能使我安睡休息。

在我吸毒的这段日子,父亲、母亲和哥哥用了各种办法来帮我。开始的时候,他们苦口婆心地劝我,尽量用亲情来感化我,后来又用强硬的方法,但也都帮不了我。受伤害最深的就是我的父母,到一个地步,他们甚至跪在我面前求我不要再吃白粉了。虽然我的心也很难过,但就是没有办法脱离毒品。

在我离开家那段日子,妈妈到处找我也找不到,她快疯了。教会的弟兄姐妹也都在为我祷告,但我不敢见他们。有一次,我托人带了一封信给妈妈,她看到我的信后,从教会里冲出来找我,但我却藏在一个黑暗的地方不敢见她。

进入强制戒毒所

我每天大部分时间手里都拿着毒品,边吸边流泪,因为我摆脱不了毒品的捆绑!那时候我不能吃饭、不能睡觉,整天都是在吞云吐雾,心里极度痛苦。当时很多人都知道我吸毒,包括公安局的人。那时候,公安局为禁止毒品泛滥,设立了一个强制戒毒所,我的名字也在他们的名单里。在1997年我生日的那一天,我知道要出事了,原本打算要离开的,还没来得及走,就被送进了强制戒毒所。

那天夜里雨雪交加,天气非常寒冷,这在南方是很少见的。当时,被送进强制戒毒所的人不多,铁门铁窗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的毒瘾又犯了,非常痛苦,我大声喊,却没人理会,只有工作人员出来斥责我。因为没有毒品,一夜之间,我整个人全变了,我上吐下泄,整个人全瘫了。毒瘾发作时,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强制戒毒所里提供给我的只有凉水。我想躺下来却不能躺,好像有猫有虫在我心里面使劲咬,我受不了啦!只有使劲地用头撞墙,但也无济于事。当时我心里很想呼求神,但又不敢。我心想:我现在这么败坏,神根本不会理我的。

外面下着雪,我冲了出去,用水池里的水,从头上浇下来。这样,一晚上出去冲了五次凉水,我才稍微能够有一点点的休息,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当人给我送饭的时候,我已经爬不起来了,什么也吃不下去,就像死了一样。

第二天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一批吸毒者。我的一些朋友知道我被关在强制戒毒所里,就借着送饭的时间,悄悄地给我带进一些毒品。所以,我在戒毒所里还是可以偷偷吸毒。借着微量的毒品,我才吃得下一点点饭。朋友们继续给我送一些毒品进来,直到被人发现了才停止。因此,我被强制戒毒的时间就延长到三个月。我在里面认识了更多吸毒的朋友。

4

神的管教和怜悯

我在戒毒所的这段时间,正是教会的年轻人学习圣经的时间。我曾经答应过要去参加学习的,但现在我却在戒毒所里。我认为这是我犯罪违背神所受到的惩罚。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很特别的事。有一天,一个工作人员来问我说:“你不是基督徒吗?一个信耶稣的人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我觉得很惊奇,他怎么会知道呢?我没告诉过任何人我是一个所谓的“基督徒”,我怕说出来会非常羞辱神,因为哪有基督徒会因吸毒被送进强制戒毒所里的呢?

他这样一问,我真是无地自容,羞愧得不知该怎么回答。他继续说:“难道你的神不可以救你吗?”当时我真的好难过,我回答说:“我进到这里,跟我的神没有关系,是我自己犯罪作恶所带来的后果。”他话刺透了我的心。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过来,即使在我极度绝望的时候,神借着这个人提醒了我,盼望我能回转过来。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是最令我难过、最难以启齿的。在进戒毒所之前,我是和男朋友一起生活的。因为吸毒的缘故,我连自己已经怀孕了也不知道,直到在戒毒所里才发觉。我好痛苦啊。在戒毒所满了三个月之后,和我一起吸毒的女友把我接了出去。那时候,我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我回家。我不敢再回家,我对自己彻底绝望了,只有继续吸毒。

当时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又没有钱,我的朋友也离开我了,能够帮助我的只是身边几个吸毒的女友。她们把我接到她们家里去,给我一笔钱,到医院去做手术。从医院出来后,我一天也没有休息,因为我必须找毒品吸食。

当时正是19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禁毒的风声越来越紧了,我不能在朋友那里继续呆下去了。后来我的男朋友就把我接到他家,设法帮我用药物戒毒。我只在他家停留了一个月就离开了,因为我不想再和他过那样的生活。但我已经再没有地方可去,后来我的女友就把我接走了。

像我们这样背景的人是很难自由出入的,我只能在朋友家住一个月。我不知道前面的路应该怎样走,我有家不敢回,也没有朋友可以继续帮助我了。我终于鼓起勇气打了一个电话回家。当时,我话都说不出来,只说:“妈妈,我想回家。”妈妈哭着说:“你快回来吧。”

神帮助了我戒毒

我回家后,再次去了舅舅家戒赌。我预备了一些中药和药罐用以戒毒。我把药罐放在房间的一个窗台上,有一天一只鸡飞上窗台,把药罐弄翻了,摔得粉碎。见此情景,我舅舅说:可能神不想你依靠药物,而是单单依靠他。果然,那一次我没有用任何药物,神帮助我把毒戒掉了。这是神格外地怜恤我,他在我身上行了神迹。从此以后我不再沾染毒品。

我又回到了教会,自己开店做生意,恢复正常的生活。我做生意只是为了打发时间,不在乎能赚多少钱。钱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够维持生活就够了。我心里一直还惦着那次在呼召会里向神许的愿:我要服侍他。我也在等候一个合适的机会。

到了1998年,我实在不想再做生意了。有一次,我有机会去探望一些传道的弟兄姐妹。他们服侍神的那种生活非常吸引我。我就决定把店卖掉,因我很想去服侍神。把店卖了之后,我再次去看望他们,最后就决定留了下来。因为当时教会的需要很大,我没有经过多长时间的学习,就到另外一个省份去,开始走上了服侍神的道路。

《上篇。完》


 

 

© 2018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