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引导我走义路
神引导我走义路
秋枫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是秋枫,来自梅州客家。客家人,就是客居他乡之人,就好像希伯来人被称为寄居的客旅,我以前没想过,原来我的祖先一直都是寄居的客旅。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我的出生,遥想当年计划生育的年代,我妈为了生下我,也是四处躲避,投靠亲戚,好不容易才生下我,所以,我的外公,一位人民教师,他在我小的时候就告诉我:你曾经流浪,以后不要再流浪了。

童年回忆

但我的出生并没有给家人带来什么骄傲,相反是恶梦般的苦恼,我天生就调皮叛逆,我干的所有觉得刺激的事情几乎都是坏事。没零食吃就经常跑到菜市场顺手去抓些摊档的糖果花生;整天就带一群小伙伴往山里地里跑,去偷摘别人的瓜果,而且还经常被人发现被狗追赶。但小伙伴们喜欢跟着我,因为只有我最知道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

我妈常常因为我而受到很多的指责,每次我妈带我去菜市场就特羞愧。所以我的童年被父母打那是家常便饭,最惨的一次是被我妈吊起来打,场面非常惨烈。小时候被父母打多了,我幼小的心灵其实也是有受到伤害的,我的姐姐哥哥就经常欺负我,说我是捡回来的,那时哭得稀里哗啦的。其实后来我是有想变乖的,以前我的曾祖母每逢大年三十晚上,都要我到她房间,然后就要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祈求说:老天爷保佑乖乖,保佑乖乖!而且只有乖乖说完了才会给我红包。我觉得小孩子的心真的很纯真,很容易迷信,之后我每次跑去田野或荒山野岭玩的时候,每碰到有墓碑之类的,我都会双手合十,闭着眼说保佑乖乖,然后再走。

香烧干草房

但是说实话,我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记得有一年夏天的午后,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束香和一把打火机,我就叫上一个小伙伴说带他去拜神,其实我是想玩火,但是玩火也就罢了,我偏偏跑去我们家二楼放干草的地方去烧香,你想一大屋子的干草,我也不知怎么的,把香点燃了,那些干草也都点着了,而且烧得非常快。当时我就被吓到了,但我又不傻,我用手拍了几下没扑灭撒腿就跑了。这个事情惊动了整个生产队,一大批的人闻风过来救火,那水是一桶接一桶送到楼上去灭火,那一次又是一顿毒打,不堪入目。

公太劝诫,母亲问神

回忆童年总是既快乐又痛苦,我曾因叛逆出过2次大事故,把自己弄进医院动了大手术,我妈都不知哭晕几次。所以,当时我们家族德高望重的公太就语重心长跟我妈说:你这孩子真的是造孽啊,一定要严加管教!教得好就是人头,教不好就是贼头!我妈听了就害怕,她看我多灾多难,就特意跑去问神婆,但那神婆就跟我妈说,这孩子有神明保佑!我妈很是疑惑,回来就往我身上搜,看看我身上是不是藏着什么观音啊菩萨啊之类的配饰,结果没找到,就很疑惑跟我说了这个事情。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7岁以前,但上学之后我就开始接受无神论教育,我也始终觉得烧香拜佛那都是迷信,所以,我也从没想过我居然有一天能认识神。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子我就长大了,我一路走来都非常的平淡平庸,我也没再给父母添过什么麻烦,这或许是我父母的安慰。或许直到我遇到神吧,认识神,我的生命又开始变得不平凡了。

北上西安

当然,我的不平凡在家人看来又是叛逆的开始,我的第一个叛逆的选择,就是去西安读书。父母万般劝阻,他们要我复读,我宁死不屈。家人觉得在北方举目无亲,毕业出来谁给你安排工作。最后父母气得没办法,反正你自己负责,以后不要后悔。就这样,我第一次坐上长途火车北上西安,而就在西安,我遇见了神。

外教老师

我从认识神的经历告诉我,我真的是被捡回来的。神藉着我的一位外教老师来寻找我,她是一位女老师,香港人,长得很可爱,她教我们大二上学期的口语,之后就辞职回了香港。我有时候会给她发邮件,练练英语,但我不知道她是一个基督徒,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基督徒,她以前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福音,直到我们最后两次的联系。一次她跟我提起上帝,问我如果有机会愿不愿意听一下,我从来没有听过,但我表示有机会可以了解一下。而最后一次的联系,她说圣诞节会来西安度蜜月,看有没有机会见到我。但在这之后就再也没信息,我们也没有联系电话,我以为我也忘记了这个事情。

寻找Tommy

一直到圣诞节前的一个周六下午,那是2008年的西安,灰朦朦的天空下着鹅毛雪,我一个人在宿舍看书,忽然间,我依稀听见楼道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说:“你好,同学,请问你们宿舍有叫Tommy 的人吗?没有啊,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是我舍友的声音,我突然灵光一闪,会不会是老师叫同学来找我呢?我正琢磨着那同学就回来宿舍喝水,他大口喝了几口又想走,被我一把拦住,我问他,同学,你是不是在找我呀?他推着我说:唉呀,走开啦,我现在没空跟你玩!我一听就急了,又一把拦住,我说我的英文名真的叫Tommy ,是不是某某老师让你来找我的?那同学两眼一亮:早说嘛,害我找那么辛苦!

就这样,我跟着那同学,那时他已受洗成为弟兄,我们来到一家饭馆见到了老师和一帮我不认识的同学。在这次聚餐中,我第一次接触了祷告,我心里非常震撼,因为从来没听过。饭后,老师让我礼拜天跟着同学去参加敬拜,我就好奇的答应了。

其实那老师并不记得我的长相,她只知道有个叫Tommy 的人跟她联系过,所以她只是尝试让同学来找找,唉呀,听到都心痛死了,万一没找见呢!不过真的很感恩,神把我捡回来了。

第一次敬拜

礼拜天我就见到了一对牧养教会的夫妻,我们都亲切称呼他们为Uncle ,Auntie ,第一次见面,我就被他们的那份温柔、善良,还有满满的爱心所感染,非常与众不同。这也是我第一次在异乡找到有家的感觉,非常地暖心,而且我跟老师好像一见如故,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很聊得来。我记得好像是第三次聚会完了,我跟Auntie 一起洗碗,Auntie 就很认真跟我说,以后不能随便找女朋友,一定要在主里面找一个爱主的女孩,结果,我真的很听话。

我在西安慕道的时间很短,可能4个月都不到,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进入南方轨道公司培训班,很快就要来南方工作。但就在我去南方之前,我经历到了神的真实。

公交车的神迹

那是我在西安的最后一个五一,我有3个朋友要从南方过来西安游玩3天,然后我们又计划一同去北京玩3天,而5月9号我就要跟同学一起踏往南方就业的道路。因为时间安排非常匆忙,我就跟老师说了这个事情,老师就和我一起为这些事情向天父去交托祷告。

五一我就开开心心带着朋友到西安四处游玩,到了第3天晚上,我跟朋友在南郊陕西师范大学那边吃完饭,就高高兴兴坐上了600路双层巴士回去。那时候是晚上快9点的样子,我们在二层车厢那里没几个人,看看风景很快就到站了。我们就一同下到一层车厢,结果发现挤满了人,我们一个接一个挤出去,我是最后一个。可当我快挤到车门口了,突然有一对情侣挡在我面前,我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出来,我一跳下车,就下意识摸我左右两个口袋,我说:完了,我的钱包不见啦!我以前还身穿比较紧的牛仔裤,来不及跟朋友说明原因,我转身用力拔开车门,又上了车。

一上车我几乎就失去理智,你要知道我那钱包装着3千多块钱现金,朋友们都把现金交给我来统一消费;还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4张我们第二天去北京的火车票,还有我5月9号来南方的火车票,你说我敢想什么呢?脑子一片空白!一上车我看见一个40多岁的男人,就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大吼:是谁偷了我的钱包,是不是你?是不是你!那男的被吓得慌忙说:不是我、不是我!我放下一个又立马抓住一个那样吼他……那场面我真的不敢想象,太混乱了,但是,就在这时候,突然间车厢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说:看!这里有个钱包!我听到后,拨开人群就过去,一看,就是我的钱包,我打开钱包迅速瞄了一眼,证件还在!这时候,我的意识才清醒过来,我立马开始跟车上的人道歉,低头弯腰说: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我是个大学生,这个钱包对我真的很重要,对不起,对不起,请大家不要激动!我连头都不敢抬,那两个被我抓住的男的在那里激动的吼叫,差点就要动粗了,我一直向他们道歉,车都不知开出了几个站,车一到站我赶紧下了车。

以前人都说西安是贼城,但我从来都很警觉,自信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但这一次,让我深深感到害怕,一下车,我就按着我跳动的小心脏说了一句:感谢神!并且在那一刻,我立下心志说:我一定要来教会好好认识跟从这位神!

等我跟朋友汇合后,我才跟朋友慢慢述说这个事情,我跟你们说,一分钱都没少!我说我遇见神了,但朋友们却觉得莫名其妙。

来到南方慕道

来到南方,经老师介绍,我和两位肢体就来到我们的教会。

我记得刚去这教会不久,老师就在一次分享会上突然问我:Tommy ,你怕不怕死?我当时就懵了,怎么突然问我怕不怕死呢?但我也没多想就说:我应该不会怕死吧!当时大家都很开心的在笑,很久以后我才明白,跟从基督,不能怕死!

我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我跟从我的老师,从福音课开始认识神,再到委身课,并于2010年10月份受洗归入基督。

受洗后的生命状态

一切看似都很顺利,但其实起初,我并不是一个认真的基督徒,因为刚踏入社会,我被世界的许多事物吸引,我想追求世界的荣耀,我的心非常的躁动。可以说,我的脚才刚刚踏入世界,神就来拉扯要我脱离世界,我的心还是有一些不甘心的,所以我一直想在世界与神之间寻求平衡点,但其实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每周混完世界,又想回来教会寻求平静安稳呢?你迟早会感觉到你对神的亏欠。

可以说,神用了很长的时间教了我一个功课,就是属神的子民必要与神的子民一同追求圣洁,在世上分别为圣。

我一回到南方,就有很多的朋友同学来找我,他们每到周末都会聚在我租的房子里,一起吃喝快乐,很热闹,而且总是陆续有不同的朋友、同学来投靠我,有刚毕业的,失业的,来找工作的,当兵退役的,路过的等等,他们都不认识神,但是他们都很喜欢来找我,尽管当时我很穷。我记得我拿到第一个月工资1200块钱,一群朋友就说要庆祝一下,结果请吃个饭花了400多,交个房租三四百,最后兜里剩下几百块钱,我都不知道我怎么活过来的。我以前住的房子,20多平米的一房一厅,我记得最高峰的时候,里面睡满了9个人,房间就一张床,床上2个,地下2个,客厅就打横一排,凉席一铺,躺5个,那时我去上早班都是扶着墙跨出去的。

当时的我没有一丝警醒,其实当我沉浸在世界的关系里时,我是没有属灵能力去分辨的,我的心就被世界牵引,与世界的人追求世界的欢乐,慢慢忘记与神所立的约。

但是神的真实就在于,如果你是属神的儿女,神就必然会出手管教你。结果我就领受了神的管教,而且又是贼。

出租屋来贼

那是在2012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从公司回到住处,我在楼梯口就看见我的两个邻居站在家门口迎接我,他们跟我说,这幢楼被贼光顾了,234层全被撬锁了,你赶紧去看你的房间吧!我住401,我一看,我的铁房门连锁带那门闩全都被撬开了,门上凹进去一个大大的脚印,我心里一阵忐忑不安,我小心翼翼地推进去察看,可我进去后就很莫名奇妙,房间里什么都没动过,还是那么乱,连我桌上放了十几块钱也没拿走。我跟你说,我当时虽然穷,但我那电脑可是新买的,但贼没偷走,却把对门邻居的电脑给偷了;更惨的是我隔壁邻居,前一天才刚发的工资,洗衣服的时候泡水里了,他就把钱一张张晾在桌上,全都被卷走了,可怜的很。

    这件事令我心里没有平安,邻居全搬走了,我也吵着跟房东说我要搬走,二房东说你搬吧搬吧,你以为你搬出去的地方就不来贼吗?我跟你说那贼都是流动作案的!我一听心里更苦闷但又好像很有道理,结果就不搬了。这似乎突然让我有些想通,反正一切都是神的,神要拿走我也没办法,这下我连房门的大锁也不加,心里信誓旦旦要靠神而活,实际上一点安全感也没有,内心没有平安,老惦记着这贼会不会再来。

结果真的,怕什么来什么,不到半年时间,我住的那楼又两次来贼,但是,我的家又躲过两劫,因为恰巧那两次都有朋友在我家暂住,家里有人。其中有一次,朋友听到外面有砸门的声音,他开门出去却没看到什么人,等晚上我下班回来就看到警察在邻居家备案,才知道又来贼了。我现在回想,我当时应该是接待了天使。

在那之后,我开始在回想这一切的发生,细思极恐,我觉得这不是偶然,我不知道神为什么保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惟独让我想起的,就是我对神说过的话,我曾立志要好好来认识神,跟随神,但我却一直在世界里打滚,不愿向神有一份专一完全的心。

脱去旧人的行为

我的老师似乎看到了我的软弱,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有时候要学会拒绝。那个时候我才慢慢开始明白,我不能再过这样的生活,我既然委身给了神,那我必须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专心跟从主。但那个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心一点也不能安静,每次朋友、同事叫我出去玩的时候,我的心早就飞出去了,可我又知道,神不喜悦我去混世界。

等最后一个跟我同住的朋友搬出去之后,我就开始闭门谢客,修身养性。现在说来很轻松,学习安静,对我来说是一个漫长且不容易的过程,从门庭若市,再到门可罗雀,那滋味只有自己知道,但我明白到,追求神的道路必须付上代价。

我是一个非常属世的人,要改变旧的生活状态,自己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当我拒绝朋友、同事那些吃喝玩乐的邀请时,我受到很多他们的指责,也包括我的亲人,每次当我拒绝,我的心也很落寞,但那个时候,我才真正开始学习去依靠神而生活。

心意更新改变

我是一个地下工作者,曾有无数个夜晚,都令到我去思想我当行的路,我的工作经常需要在隧道里巡视,有时当我行走在那幽暗深邃如死阴般的隧道里,我的脚步声都令我感到畏惧和害怕;有时我也坐下来休息,独自安静,那深沉而肃静的静默,就来引导我去亲近神。有一夜晚,当我抬起头,远远注视那又深又长又圆的隧道时,我突然醒悟过来,原来这就是我的空坟墓,我藉着基督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

我感恩神的帮助,当我愿意顺服在神里面,神就来帮助,2013年,一位福音朋友要从外省来我们教会慕道,老师就问我愿不愿意接他过来住,我二话没说就接纳了。从此学习去照顾福音朋友,这位朋友后来也成为我的弟兄。而我住的房子也开始被神使用,成为我们弟兄会聚会的地方,同时也是慕道朋友来听福音信息的指定专用场所。

顺从神的旨意

我觉得神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作为都非常奇妙,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神的恩典,也会渐渐更多地明白神的心意。

我在那出租屋一住就是7年,从2010年搬进去,我从没有想过要搬走,但偏偏在17年10月份,神却要我搬走。原因是房东把整栋楼转手给人做电梯公寓,当时跟我同住的一个弟兄就跟老师说,我们被房东赶出去了。房东限期国庆之后,15号之前必须搬出去,而10月17号,我即将满7岁生日,这个事情很自然令到我去思想神的心意。我心里很久以前就蒙发要去服侍神的想法,但我从来没敢跟老师去分享我的这些心思,因为我不知道是不是神的心意。我的老师曾经也问过我关于婚姻的想法,但我向神所求的是,我该怎样继续往前走,我一直想要神的答案,但这一次,神似乎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案——那就是非走不可!

数算恩典

数算神的恩典,我常怀感恩。回想自己在西安读书,我从未想过毕业以后能找什么工作,不敢想,但最后我似乎也没有让父母去操心我的工作。我在大二的下半学期就以优异成绩被南方轨道公司录取进入订单班。后来才发现,这是我们公司最后一次在西安招聘,而我在这个公司一待就是9年多,我父母怎么都没想到,我在一个这么好的国企里面,居然还真敢把工作辞了去做传道人。

不过,我想这就是我对雅伟神恩典的回应,神若想要我过一个不平凡的人生,那么,我就尽我所能去活出一个非凡的生命,而这,也就是我回应雅伟神的态度!正如:【赛30:21】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听见后边有声音说:“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

《完》


 

 

© 2019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