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是美善的
奇妙恩典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神是美善的

分享者 :巫腓力
分享日期:2004-08-15

我是一个遗腹子,出生前两个月父亲因为肠炎不治去世。母亲带着我和姐姐回到外婆家,他只身离开乡下到城里的餐厅干杂活,后经人介绍改嫁,当时我才五岁。六岁半经由继父的朋友介绍,我住进了孤儿院。从此,孤儿院成了我的家。

还记得离开母亲到孤儿院的第一个晚上,我独自在屋里的一角哭泣,我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人生地不熟,又加上语言不通,我体会到分离的滋味。

孤儿院是一个一百多人的大家庭,童年最快乐的事,就是在房间里打枕头仗;一起到公园的小溪玩水;一起去爬山,摘水果。孤儿院有很大的庭院和草坪,大伙儿一起玩骑马打仗、过五关、打篮球、棒球;在沙坑里荡很高的秋千,荡到最高点时,凌空一跳,非常的刺激。因为运动量大,除了游戏时的皮肉擦伤,平常很少生病。

孤儿院的老师流动性很大,有许多老师带过我们,有负责我们生活起居的,也有帮助我们学业的。帮助我们学业的老师,多半是就读于大学的大学生,他们也住在孤儿院里。他们是义务帮助我们,与我们的关系很密切,是我们倾吐的对象,也是我们的朋友。他们的离去也使我们无限的感伤和怀念,我也深刻感受到“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

我是在孤儿院里接触到耶稣基督的福音。我所住的孤儿院是由中国布道家计志文牧师所创办的,在这个有一百多人的大家庭中,我开始过着基督化的家庭生活。院方很重视孩子的灵性教育,院里除了一般教会的聚会活动外,每天晚上都有聚会,所有的孩子都规定要参加。所以,我从小就受着福音的熏陶和影响。

童年的我很单纯的接受着老师的教导,但我的生命并没有多大的改变,由于好胜心的驱使,我经常和孤儿院的同伴打架,无论在球场、在餐厅里、在教室、在宿舍,甚至是在上学的途中都有我打架的足迹,我成为老师的头痛人物,常常因打架要找老师报到,接受训话或处罚。我虽然知道打架不好,也立志不再和人打架,但我就是没有能力控制心中想要打架的冲动。我的生命消耗在仇恨、跟人竞争斗殴的罪中,无法自拔。我也因此活在害怕被人报复的恐惧中。

还记得有一次,母亲来孤儿院看我,当她看见我脸上因为跟人打架所留下的疤痕时,眼泪就夺框而出。我不但带给人痛苦,自己的学业、人际关系,以及人格的成长都受到不良的影响。

孤儿院每年都为我们举办夏令会,在中学一年级夏令会的最后一个晚上,讲员劝勉我们,如果跟别人的关系不好,要赶紧彼此和好。当时听了很受感动,想要跟人和好,但不知道该怎么做,也没有勇气去向人道歉。离开夏令会回到孤儿院后,我还是继续过着打架的生活。奇妙的是,在中学二年级夏令会的最后一个晚上,圣灵再一次透过不同的讲员,提醒我要与人和好。这一次我在辅导员的帮助下向同伴道歉,我当时很害怕被拒绝,辅导员告诉我,道歉是我的责任,别人是否接受是他的责任。于是,我就趁着单独跟经常打架的同伴在一起的时候,向他道歉。记得当我拉着他的手向他道歉时,他的眼眶充满泪水,我想他也是感到非常痛苦。

从此我得到了释放,脱离了好胜的枷锁,不再与人打架。每当我与人发生争吵又想要动手打架时,我的全身就会发抖,没有力气与人打架。我也因此逃离了因仇恨可能遭受到的生命危险,因为常和我打架的同伴,为了报复我,他非常勤奋地锻炼身体,并且锻炼出成果,足以报复我。感谢神的拯救。

在认识神的过程中,最困惑我的问题是:“神到底是不是慈爱的?神如果是慈爱的,为甚么?会让我成为孤儿?为甚么世界上有这么多苦难?”我将人世间的一切苦难都归咎于神。我的思想极其消极、悲观,少年老成,没有少年的活泼朝气。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已经常仰天长叹。

对于“神就是爱”的质疑,在理性上,神透过老师的辅导和圣经的话慢慢解除了我对?的误解;在情感上,神借着身边许多人的关心,以及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安慰了我自小丧父(失怙)的心灵。我非常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但是由于我的母亲和继父常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所以我有一种观念,认为一切的痛苦都是由不幸福的婚姻所造成。因此,我对婚姻充满恐惧,也不敢奢望自己有成立家庭的一天。

感谢神,1989年我结婚了。神赐给我家庭,透过家庭,神医治了我自小丧父的痛苦和失落(遗憾)。由于妻子的家庭成员患有躁郁症的比例甚高,而患有此症的又以女性居多,基于对遗传的担心,婚前我们已经倾向不想有孩子。在我们考虑是否要生养儿女的挣扎过程中,神透过梦给予妻子信心和安慰。妻子虽多次梦见生了两个儿子,但我们仍然决定不生育,并且在婚前已经决定要做绝育手术(结扎)。

直到有一天,我们读了约伯记33章14-17节:“神说一次、两次,世人却不理会。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神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好叫人不从自己的谋算,不行骄傲的事。”我们才勇敢的决定要有孩子。结婚后第三年,神赐给我们第一个男孩。在妻子怀老二时,虽然还没经任何产前检查,每当遇到人对第二胎是生男或生女的询问时,妻子都笃信不移的告诉人:“一定是男孩!”等到老二出生时,果然是个男孩。

感谢神赐给我两个儿子。长子名叫上擎,就是“向上举手祷告,作神家中的栋梁”的意思,因为他是在我生命经历神的大复兴时所怀的。老二叫上权,就是“上帝成全、上帝掌权”的意思。老大出生于1991年,有一天当我抱着他,唱着歌给他听时,圣灵就感动我的心,让我知道如果我的生父没有那么早逝,当我还是婴孩的时候,他也会像我呵护着孩子一样的呵护着我。这是我第一次很深刻的得到安慰。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还有一个渴望,就是当我遭遇挫折的时候能有一双强而有力的手搀扶着我。有一年在教会举办的清明追思聚会中,上帝也安慰了我的心,让我知道神一直在搀扶着我,?的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神也慢慢的改变我那种消极悲观的思想(思考模式)。我在孤儿院里从小学就开始参加唱诗班,自小就培养了对音乐的喜好。我也有机会学钢琴。经过多年唱诗歌的训练,神赐给我唱诗歌的恩赐,透过唱诗歌我开始学习敬拜赞美神。在学习敬拜赞美神的过程中,我消极负面的思想渐渐被改变,我更多的专注在神的美善上。我消极悲观的性格转而变得积极乐观。诗歌成为我传扬福音的主要工具,我不仅喜欢唱诗歌,也以教人唱诗歌和带领人唱诗歌为乐。我今天能有一张会唱诗歌的口,是上帝赐给我的宝贝礼物,我非常感谢?。

从中学三年级开始我就积极的传福音,进入高中以后更是火热的参与各样传福音的事奉。我也立志要成为一个福音的使者。影响我想要终身成为一个传扬福音使者的原因,主要是在孤儿院里看到许多有爱心的基督徒,他们非常的爱我们,用神的话教导我们,为我们祷告,使我得到很多帮助。这些人生命的榜样令我感到羡慕,我希望能够像他们一样。

给我最大启蒙的是孤儿院的院长,她因为年幼时经历死里复活的大恩,不但奉献自己事奉主来回报神的拯救,也鼓励人、栽培人事奉主。她在孤儿院里除了带领聚会外,还额外的为每年在夏令会中决志奉献给神的人组织了奉献团契。透过这个团契来训练我们事奉,坚定我们奉献的心志。经过多年的磨练后,如今我已经成为一个传道人。

我曾经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不满,但是神却透过这些遭遇来成就美好的事。我的母亲和继父因为把我送进了孤儿院,争吵打闹多年。他们彼此怪罪,把当年将我送进孤儿院的决定归咎给对方。我的母亲认为把我送进孤儿院如同把我送进了火坑,永远失去了这个儿子。有几次他们当着我的面,为这件往事吵的很厉害,甚至打起来。因此我常感到自己是他们婚姻不幸福的祸根。但是有一天我读到圣经中约瑟的故事,使我得以扭转这种负面的想法。

约瑟从小受父亲宠爱,因此遭到同父异母的兄长们的嫉妒。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哥哥们就将他卖到埃及。后来约瑟当了埃及宰相,他的父亲和兄弟从闹饥荒的家乡逃到埃及投靠他。当约瑟的父亲死后,他的哥哥们很害怕约瑟会报复他们,便请求约瑟饶恕他们出卖他的罪行。约瑟不但没有报复他们还向他们说安慰的话,他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现在你们不要害怕,我必养活你们和你们的妇人孩子。

约瑟对自己遭遇的解释,运用在我的身上也很贴切。因为我在孤儿院信了主,后来我便向我的家人传福音。我的继父在生前信了主,我的母亲、姐姐和弟弟也都信了主。母亲信主后对于自己不幸的遭遇也得到很大的安慰,她不但没有失去我,反而因我得到永生的福气。

我深知道,按照自己的背景,是很难有机会认识神。按我这样的背景,也不容易有健康的身心发展,更谈不上有幸福的家庭。但是,诗篇113篇5-7节说:“谁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处,自己谦卑,观看天上地下的事。他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你们要赞美耶和华!

诗人对上帝所发出的赞美也是我要对上帝所发出的赞美!

- 完 -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