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问题的根源
张熙和牧师

讲稿下载(电脑版)

我们是在周复一周地系统查考主耶稣的教导,并非这里找一节经文、那里找一节经文,东拼西凑;重要的是,我们要明白神透过主耶稣所传讲的全部教导。今天来到了马太福音15章10-20节:

耶稣就叫了众人来,对他们说:“你们要听,也要明白(听的人未必明白,希望在查考主的话的过程中,你不单单听,还要明白)。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 当时,门徒进前来对他说:“法利赛人听见这话不能服,你知道吗?” 耶稣回答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 彼得对耶稣说:“请将这比喻讲给我们听。” 耶稣说:“你们到如今还不明白吗?岂不知凡入口的,是运到肚子里,又落在茅厕里吗?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这都是污秽人的。至于不洗手吃饭,那却不污秽人。”

人类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整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

主耶稣在对我们说什么呢?他要传递出什么属灵信息呢?这段话太重要了!如果我问你人类问题的根源是什么,真不知道你会如何回答。人类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呢?整个世界出了什么问题呢?这可是个大问题,我们是在针对问题的根。你会不会说人的问题是不常去教会?你如何诊断人类的问题呢?会不会说是因为缺乏信心,缺乏宗教?宗教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上个礼拜我去了美国。你知道我有个大缺点,我太太就一清二楚。当时我去了一个小村庄,看见有一家书店,便冲了进去。问题是无论是新书店还是旧书店,我一扎进去就出不来了,我总是喜欢书。我发现我也有志同道合的人,就是使徒保罗,他也喜欢书,即便在罗马坐监,他还对提摩太说:你来的时候别忘了把那些书也带来(提后4:13)。我去了那家书店看了一圈,特别是看了看关乎解决世界问题的书。

那些书提出了什么建议呢?书中说世界需要工程。世界当然需要工程,需要更多的桥梁、公路、电器、通讯系统、电子设备。多一些电子设备,世界就越来越好吗?并非如此。所以世界如何才能变好呢?我非常喜欢工程,如果不是做了基督徒,如果不是一心想成为军人(因为我觉得军事才能解决世界问题,需要一支貔貅之师),那么我就会做工程师了。孩提时代我就喜欢发明创造,我的发明创造笔记写满了一大本,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发明,我喜欢发明。但问题是,世界并没有因为种种发明而变好。奇妙的是,那时候我的好多设计、发明,今天竟然真的有了!

那时候我对军事科学很感兴趣,设计出了很多武器,现在竟然真的有了这些武器!一个又一个,现代人都造了出来,派上了用场。而当时我只是个孩子,大概十七、八岁,就已经设计出了这些武器。我的发明、设计写满了一大本,甚至包括了今天用的头盔,那时候我就已经设计出来了。我还设计过一种车,配有气球式的轮胎,可以走崎岖不平的路,今天的军队里面就在用这种车。我还设计过一种百发百中的枪,这种枪一次可以射出多发子弹。总之那时候我就已经设计出来了各式各样的武器!而且我发现今天的人真的在用这些武器,可见那些设计是相当实际、实用的。

然而世界并没有越来越好。要是我真的投身于军事,世界恐怕会变得更糟。倘若从事了工程,想必我也会发明出来很多东西,但世界不会因此变得越来越好。我并不是说这些东西不好,这些是好的,但解决不了世界的问题,所以我现在传起了福音。如果工程能够解决世界问题,那么我就会第一个报名去学工程。

电子学又怎么样?我发现电子这类东西比如收音机等等,真让人着迷。可是电子学也不能让世界变好,因为在乎谁使用这些东西。伟大的物理学家奥本海默(Oppenheimer)为核物理做出了贡献,可是他为此非常沮丧。他无法原谅自己参与了制造原子弹,尽管这并不是他发展核物理的初衷。后来他干脆洗手不干,结果被扣上了共产主义者之类的罪名。其实他根本不是,只不过他的良心不安。他是个核物理学家,所以造原子弹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他。然而这种科学贡献,并没有让世界变好。

如果宗教可以解决问题,人为什么不信基督教?

我进了那家书店就找“宗教”条目的书。“宗教”这个词让世界变好了吗?奇怪的是,我在美国居然找不到多少基督教书籍,只找到了禅宗(Zen Buddhism)、秘宗之类的,甚至希腊的神、希腊神话也再度流行了起来。古典文学、超觉冥想之类的比基督教书籍更多!我不禁思忖为什么。可见人已经不再从基督教寻找解决方案了。我告诉你:教会责无旁贷。

责任不在世人,而在教会。为什么呢?因为除非一针见血地诊断出问题所在,否则不可能对症下药。假如你患了胃癌,医生却诊断为普通胃病,那么显然他开的药方就完全错了。所以诊断正确至关重要,然后才能对症下药。当我听见教会对世人问题所给出的解答,也就不奇怪为什么世人会远离教会了。他们说:“这种答案解决不了问题。”所以我不会怪罪他们。

比如召开一个布道大会,说:“只要决志信基督,世界的问题就会得到解决”。可是世人知道,这不是解决问题之道,他们并不笨。瞎子领瞎子,两人都会掉进沟里。谁都不愿落入这般田地,因为现在我们已经陷在沟里了,希望能够跳出来。到底问题出在哪儿呢?如果人的问题是因为缺乏信仰,那么我们就应该开展宗教活动,干脆举办更多的信仰复兴会,将决志相信的人记录在案。我们应该召开大型布道会,带领更多人加入教会。

法利赛人的解决之道:巩固宗教信仰!

法利赛人的解决之道是错误的。你知道这段经文在教导我们什么吗?法利赛人的解决之道是,你需要巩固宗教信仰。巩固宗教信仰就意味着讲究更多礼仪,比如洁净的礼仪,要洗手,要经常去圣殿,经常在圣殿祷告。法利赛人的解决之道就是巩固宗教信仰,身上佩戴更多的经文匣!你只需更多的宗教活动,甚至灵修时间也不过是一种宗教活动。宗教能解决人类的问题吗?

如果这就是解决之道,那么超觉冥想有什么错?毕竟超觉冥想也是宗教。禅宗有什么错?禅宗也是宗教。如此看来,其它宗教有什么错?无非是不同宗教罢了。非基督徒不正是这样认为的吗?“所有宗教都一样,都教导人要行善,要虔诚,要每个星期天或者星期五、星期六参加聚会——在乎你信的宗教有什么要求,总之只要参加聚会就行了。”难道星期天比星期五好吗?也许你是这样看的,但别人却不这样看。要想得到明智的解决方案,就必须找出问题的根源。

廉价药方于事无补,真正需要的是内心改变

我们需要什么呢?如果科学解决不了问题,也许我们需要更多教育?也许需要更多心理学家去辅导人?你知道吗?今天看精神科医生的人比找牧师的还多。我不怪责他们,惟一的不同是,精神科医生收费,我不知道半个小时收多少钱;而牧师是免费的。当然免费得来的,你会觉得不管用。如果精神科医生收你三十块钱,你就觉得非常有效。牧师不收费,也许他的辅导也一文不值。精神科医生半个小时收费三十块,这就意味着值三十块。希望是物有所值,如果不值,你就会换医生。另一位医生收五十块,可能看得更好!牧师一文不收,他的辅导大多也是一文不值。事实往往的确如此,牧师的辅导一文不值,我们有何话说呢?到底问题的症结是什么?我们是在用肤浅的方案来解决严重的问题。

我收到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杂志,根本没时间读。我从来没有订阅这些杂志,可是他们源源不断地寄过来,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儿找到了我的名字。只要你是牧师,就会有人给你寄杂志,不同的机构寄不同的杂志,当然是希望你能够为他们做宣传,好拥有更多读者。

翻一翻这些杂志,见到的都是廉价方案。用廉价药治疗重病,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那么这段经文指出的是什么问题呢?所以我说这段话非常重要,主耶稣是在说:“你们的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宗教信仰,而在于内心。”18节说,“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从心里发出来的是什么呢?看一看19节这一大串:“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凶杀、奸淫、苟合、偷盗、妄证、谤讟”。报纸上每天刊登的不都是这些吗?这种事情都是从人内心发出来的。你、我的问题是在于心,除非解决了人心,否则我们根本解决不了人的问题。

难怪工程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工程解决不了人心。医学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医学也处理不了人心。你可以做心脏移植手术,希望可以再多活两、三个月,但这也解决不了你“属灵的心”的问题。所以我有几个学医的朋友弃医传道了,因为知道医学解决不了人的问题,他们希望从根本上解决人的问题。除非能够处理人心,否则根本解决不了人的问题。

超觉冥想能否改变人心呢?冥想很好,我不反对,超觉冥想更好!不妨努力做些超觉冥想吧!“超觉”意思是超越地上的事,那是天上的事,并非人类的事,而是神的事,非常好!不妨坚持思想神的事吧。但冥想不能给你一颗新心!

佛教又如何呢?佛教教导人行善积德,这非常好,但也于事无补,因为种种恶念都是人心里发出来的。而且你告诉他是他的心发出了恶念,这也无济于事。他会说:“没错,恶念不好,应该有善念!”说的很好,可是恶念还会冒出来!你告诉他不应该有恶念,这是没有用的,关键是怎样才能除去恶念?即便有恶念的人也知道自己不该有恶念。宗教只是告诉人一些他本已知道的东西,比如不该有恶念,所以根本没有解决问题。你必须找到解决问题之道。

单单给出好建议是没有用的,好建议向来于事无补。如果你告诉一个病人说——“你不该生病,生病不好,要保持健康”,可是他已经知道了生病不好,你这番话有什么用呢?他也不喜欢生病,很难受的,所以你告诉他不该生病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你必须处理他的病,必须给出一个解决他的问题的答案、方法。来到这一点,一切宗教就都山穷水尽、无能为力了。如何才能根治问题呢?

惟有神才能解决问题

先来看看世界提供的解决之道。我们已经看见,世界没有解决之道,教育、科学、哲学都解决不了问题,不能给你一颗新心。所以如何才能解决问题呢?惟有神才能解决、处理这个问题。但如何解决呢?

再来看看教会提供的解决之道。教会对你说:“你得救了吗?”有时候我们真的是在问愚蠢问题。如果我还不是基督徒,你问我得救了没有,我听了真是不知所云。基督徒似乎不理会别人听不听得懂,开门见山就问别人(以前我也是这么做的):“你得救了吗?”对方一脸茫然,他应该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然而他回答说“没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得救是什么意思。

“得救”是怎么一回事呢?于是我就继续讲下去,讲到属灵四大原则,现在你需要做的是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试问他明不明白这些步骤并非单单让他相信宗教,而是牵涉到了内心的改变?恐怕他不明白。如果真的能够帮助他明白了他内心需要被改变,那么这些原则当然好。要确保他明白了!然而情形往往是,那人只被告知“你必须相信耶稣”。相信耶稣如何能够改变人心呢?你知道吗?如果你都不知道,他又如何知道呢?我真想听听你的回答。如果有人问你——“信佛跟信耶稣有什么不同呢?信耶稣能改变人心吗?”你会如何回答呢?一定要明白这个问题。

人内心发出恶念,是不是因为人“性本恶”?

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再来深入思想一下。既然恶念、恶事是从人内心发出来的,那么是不是因为人“性本恶”呢?神学家的回答往往是肯定的,人内心发出恶念,所以人“性本恶”。我很害怕这种不假思索就给出的答案。说人“性本恶”,这是什么意思呢?在对症下药之前,必须准确地做出诊断。诊断结果是什么呢?说人“性本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再问深一层:人怎么会“性本恶”呢?神学家们也有现成的答案:“是从亚当遗传过来的。”那么亚当的“性本恶”是从哪儿遗传过来的呢?我们又回到了起点。亚当的“性本恶”当然不是遗传的,那么亚当生出了恶本性?亚当生出了恶本性,而其他人都是从他遗传过来的,结果我们都遭了殃?这就是说,亚当犯罪,我们都受了株连。我们“性本恶”不是我们的错,一切都是亚当的错,所以神为什么还要追究我的责任呢?神应该惟亚当是问。神造了一个“性本恶”的人,结果我受了遗传,还得受株连。要小心这些草率的答案,我很害怕系统神学给出的这些回答。

罪和恶本性,哪一个在先?

亚当犯罪,如何就生出了恶本性呢?难道他一犯罪,就生出了恶本性?恶本性就是这样生出来的吗?这种说辞根本不是在解答问题。犯罪和恶本性,到底哪一个在先呢?这是个典型的“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问题。是先犯罪,然后有了恶本性,还是先有恶本性,所以才犯了罪?奇怪的是,神学家也糊里糊涂,想两样都坚持,但这是不可能的。要么先犯罪,就有了恶本性;要么先有恶本性,所以才犯了罪。如果是先有恶本性,那么亚当一定是天生“性本恶”的人。但这是不可接受的,因为神创造的一切都是好的!如此看来,亚当一定是先犯了罪,然后才有了恶本性。可是为什么到了我们身上,情况就颠倒了过来呢?

坦白说,神学界经常名誉扫地,因为思想太没有条理。要想向世人传福音,就必须向非基督徒证明我们是言之成理。如果净说废话,一会儿说先有恶本性,一会儿说先犯罪,一会儿又说二者同时间发生,那么非基督徒一定会说:“看来你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算了,别谈了。”假如你去看病,医生下了一个糊里糊涂的诊断,你一定会另找医生。因为你会说:“这个医生有点头脑冬烘,我真不肯定他是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面对问题时,我们的回答千万不要含含糊糊、言之无物。

犯罪是因为自我中心,这是本性,但未必是恶本性!

恶念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心里怎么会发出来恶念呢?如果是因为我们“性本恶”,那么我们是如何得到这个恶本性的呢?这就又回到了起初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会有恶念呢?真正的答案在于为什么我们会犯罪,无需追溯到亚当或者其它什么因素上,答案相当简单、基本:我们跟亚当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只考虑自己,即自我中心。这是我们的本性,但未必是恶的。要知道,这个本性是不是恶的,就在乎你怎么用它。

试想你要是不为自己着想、不关心自己,会有什么结果呢?这边有火,你不管不顾,把手伸进去,手被烧掉了。你说:“我不在意自己。”不想被烧,岂不就是顾惜自己的体现吗?这当然是为自己着想,但这种想法有什么错呢?当然没什么错。

为自己着想未必是恶,这是自我保护,神希望你自我保护。试想你要是完全不为自己着想,那么为什么你想“得救”呢?之所以想得救,想救自己,岂不是因为你关心自己的福祉吗?如此来看,自私竟然是基督教的根本!否则你为什么要做基督徒呢?有一首诗歌说要得到平安,想要平安又是自私!我们不应该要平安,应该要苦难,这才是无私,对不对?

所以为自己着想有什么错?即便我们渴望得救,岂不也是出于自私吗?难道你想否定?如果你不为自己着想,哪会在意自己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上天堂跟下地狱有何区别呢?你不在意自己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才是完全无私,对不对?可是你在意自己,不想下地狱,想上天堂。你顾惜自己,所以才想得救。

如果你溺水了,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则为什么不溺死算了?为什么还要大呼“救命”呢?你吵到四邻不安,干脆静静地沉下去算了,平静地消失。你不知道邻居们正在恬然度假吗?你却这样大呼小叫!你溺水时大呼救命,有没有人指责你自私呢?“这是罪的本性!你只考虑自己,根本没想到打扰了别人平静、悠闲的假日。为什么不沉下去算了?”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恶本性从何而来?

现在你就明白为什么神学家也糊里糊涂、无法分辨了。他们说到了恶本性,可是你渴望得救,这是恶本性吗?难道你渴望得救不是自私吗?如果你不自私,就根本不会得救,因为你不会在意自己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不会在意溺不溺水、被火烧到了没有,你一切都无所谓。你的思路清晰吗?一到神学领域,一到属灵事情,再聪明的头脑也往往变得昏昧迟钝。

恕我直言,有时候读系统神学,我觉得完全是一派胡言。我根本不想读。所谓“性本恶”,为什么“性本恶”呢?因为人是自私的。可是如果人不自私,那么他既不会下地狱,也不会上天堂,哪里都不会去。所以所谓的“自私”,对人而言至关重要,关键就在乎你如何运用这种自我保护的愿望,你能明白吗?这不是非常浅显易懂吗?为什么神学家要谈恶本性呢?因为他们把保护自己的意念跟某种恶的东西混为一谈了,结果称这种意念为恶本性。亚当身上根本没有什么恶本性,否则的话,我们就只好说亚当有个恶本性,所以才犯了罪。那么你就得解释为什么亚当有个恶本性,你就得说是神创造亚当时给了他一个恶本性。如果你不想这样说,那么你还得解释这个恶本性是从何而来的。难道这个恶本性没有来历吗?

由此可见,说什么人遗传了恶本性、有原罪等等,都是思路不清晰而得出的结论。神造人时赐给他自我保护的本能,这种本能是中性的,无所谓好与坏,要视乎你如何用它。比如说,你缺钱,无法生活,于是就抢劫银行,那么这种自我保护的方法就错了。自我保护本身并不错,关键是你用什么方法自我保护。为什么人会犯抢劫、杀人罪呢?因为他使用了错误方法保护自己!

瞎子领瞎子,都会掉进坑里

我不知道希特勒是否相信自己所说的,也许他有神经病,也许他真心相信自己歪曲、变态的想法:犹太人是他和德国人的威胁。结果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德国民族,希特勒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我们当然不相信也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希特勒真的相信自己的说法,那么他就是在用错误方法保护自己!希特勒给人的感觉是,似乎他真的相信自己所说的。

除此之外,你还能如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为了宗教而自杀呢?可见他们相信某些东西,只不过相信错了。主耶稣说,“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15:14)。在圣经中,坑是地狱的图画,如果你跟错了人,他思路不清、动机不纯,那你就遭殃了。在今天这个世代,你必须确实知道自己在跟从谁。

所以我经常说你也不要跟从我,而要根据神的话反复检验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理。不要因为一个人能言善辩,便听从了他。我真害怕自己有口才,能说会道。你听见的一切一定要仔细检验,因为你要是跟从了瞎子,就会一起掉进坑里。他下地狱,你也跟着下地狱。

那些跟从吉姆·琼斯(Jim Jones)[1]的,都跟着他掉进了坑里。这个代价太大了,我们不可以重蹈覆辙。你要是无私,不在意自己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当然无所谓。然而如果你自私(褒义层面的“自私”——爱惜自己),希望得救,那么你最好看仔细了自己是在跟从谁。小心你的脚步!靠神的恩典,一定要学习思路绝对清晰。

必须清洁,才能清晰看见属灵事物

但旋即又有了一个问题:为什么面对属灵事物,我们的思想就昏昧不清了呢?来到属灵事物,最聪明的人也会谈论最愚不可及的教义。为什么呢?原因我已经讲过,现在再讲一次:惟有清洁,才能有属灵洞见,看清属灵事物,不至瞎眼,跟着瞎子走。要清洁!我谈的是属灵上的清洁。要知道,只要你生命中有罪,你的属灵视觉就会模糊不清。你会老眼昏花,属灵上再也不能思路清晰了。

面对工程学、物理学,我们的思维非常清晰,因为在物质领域思路清晰与否,不必倚靠属灵清洁。可是来到属灵事物,即便你是个天才,也可能会胡言乱语。记得跟知识分子聊天的时候,他们谈起属灵的事物完全是信口开河,简直让我瞠目结舌。我看着他,不禁想:“这人受了这么高的教育,这么聪明,拿了这么多学位,居然净说胡话。”你知道为什么吗?并非因为他不聪明,而是因为他没有属灵洞见。而之所以没有属灵洞见,因为他不清洁。这绝对是真理,不信你就试一试。

也许你已经亲身体验过。不妨试一试让罪掌管你的生命,看看你对属灵问题有多糊涂。你想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理吗?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来到神面前求问:“神啊,洁净我,让我里面清洁吧!”你会发现,一旦神洁净了你,你的眼睛上就好像有鳞立刻掉了下来。别忘了这就是扫罗的经历,当他悔改,亚拿尼亚为他按手,让他接受圣灵时,他发现眼睛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一旦认罪悔改,受了圣灵,他的肉眼和属灵眼睛就可以看清楚了!

正因如此,我非常担心那些正在接受全职事奉培训的人。我想告诉他们:不要以为你上了神学院,读了系统神学,就足以事奉神了。我不反对人读神学,尽管买本系统神学书去读好了,看看能不能让你信服。要是你能够明白内容大意,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可是一旦你明白了大意,就会大吃一惊:系统神学里面竟然有那么多无稽之谈。

奥古斯丁诊断错误,开错了药方

“原罪”就是一个例子。根据奥古斯丁的观点,亚当犯了罪,所以我们都有了“原罪”,都要下地狱。奥古斯丁如此聪明的人,居然给出了什么建议呢?我真是难以置信!我们正好在查考这段经文,所以我不禁思忖奥古斯丁是否读过这段经文。奥古斯丁的解决方案是,要想脱离原罪,就得受洗。这真是难以置信,而婴儿受洗就是由此而来的。他说除非你立刻让婴儿受洗,否则所有婴儿都会下地狱。这种说法居然出自奥古斯丁这位大人物之口,他那么博学聪慧,应该有一些高论吧?很抱歉这样说奥古斯丁——这位我尊敬、爱戴的作者。我读了他的书,非常赞赏;但在这一点上,他是大错特错了。而教会跟从了奥古斯丁的教导,开始为婴儿洗礼,为什么呢?为了避免他们下地狱。婴儿下地狱?主耶稣这样说过吗?当然没有!但奥古斯这样说了,所以教会大多都跟从了奥古斯丁。

这是下错了诊断,因而也就下错了药!诊断结论是原罪,人遗传了罪性。奥古斯丁有没有问这个罪性是从哪儿来的?当然问了,是从亚当来的!可是为什么他不问亚当是从哪儿得到罪性的?细想一想,如果你说亚当是因为犯了罪,所以有了罪性,那么你只会惹起一个更麻烦的问题。犯了一样罪,怎会生出一个罪性呢?一个举动就生成了本性?你如何回答这个也许是哲学范畴的问题呢?怎么解释这种因果关系呢?二者是什么关系呢?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呢?前面的问题还没有解答,现在又得解答下一个问题。所以我对参加全职事奉培训的人说,培训内容不能单单注重圣经知识。学习事奉不在于在神学院学上多少年,而在于清洁的心!清心是得到属灵洞见的关键,能够让你的属灵眼光敏锐,分辨出真正的问题所在。

祷告:“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

你能够看事情一清二楚,并不是因为你聪明,而是因为你是清洁的。不妨试一试,来到神面前求他洁净你的心,好像大卫所说:“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诗51:10,这节经文非常重要,要记住)。我不能造一颗清洁的心,但神能够在我里面造一颗清洁的心。一旦你求神为你造一颗清洁的心,你的属灵洞察力就会非常清晰!可以分辨一切!

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2章15节对哥林多人说的话:“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属灵人看透万事,今天有属灵人吗?愿神在这个世代兴起属灵人!这才是我们最需要的。我们不需要更多神学院,神学院毕业生每年成百上千,可是我还没见到有谁为教会生命做过多大贡献(很抱歉我实话实说)。我们需要的是清心!这听起来不太像高深的道理,可是我们需要的不是高深的道理,而是清洁的心,因为人的问题在于心(如果我们诊断正确的话)。无论你是否读了神学,是你的心发出了恶念、谋杀、奸淫等等一切不洁的东西。

为什么呢?因为人滥用了自我保护,完全用错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只要神不是你生命的中心,你的生命就会偏离正轨,走入歧途。这就是亚当的问题,如果他意识到自我保护——或者用传福音术语来说,就是“得救”——是完全并且惟独倚靠神,就不至犯罪了。人要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就不至于谋杀、抢夺、淫乱,不至于冒出恶念来。

亚当不应该以为可以绕开神而得到智慧,这是他犯的错。亚当、夏娃渴望聪明,这没什么不对。渴望聪明何错之有?聪明对于自我保护至关重要。但夏娃走错了途径,她没有把神放在中心,而是想避开神。你要是也这么做,就会有麻烦了。所以要明白,自我保护没什么错,问题是你采取什么方法自我保护。要么走神的途径,要么走其它途径。途径、方法林林总总,可是我恳请你明白:清心才是关键!

查考“污秽”一词

这段经文内容非常丰富,彻底讲解需要好长时间,我们不妨先看一下“污秽”一词。马太福音15章18节说,“惟独出口的,是从心里发出来的,这才污秽人。”这里我们需要问两个问题:首先,“污秽”是什么意思呢?

其次,为什么出口的、从心里发出来的污秽人呢?他放在心里,就不污秽了吗?我一言不发,是不是就不污秽了呢?换言之,要想不污秽,干脆就往嘴上贴一大块胶布,因为这里说,出口的、从里面发出来的才污秽人。出口的岂不是说出来的话吗?所以我只要闭口不言就行了。这种方法真有趣,原来只消一大块胶布,就可以解决不洁的问题了。果真有效?某种程度来说也不无果效。

首先来看看“污秽”一词。其实这个词的希腊原文并非贬义词,基本意思是共同、平常、普通。希腊原文是koinos,来自另一个褒义词koinōnos,意思是相交,共享某样东西。所以“污秽”一词,原文意思是平常、普通,这有什么错呢?当中有什么属灵功课呢?我已经说过,身为基督徒,普普通通就是罪了。

基督徒的崇高呼召:成为圣洁!

基督徒不可以平庸无奇。以色列民不可以普普通通,而要出类拔萃。神的子民要在世上出类拔萃!你是平平庸庸,还是出类拔萃呢?如果你平平庸庸,那么你就没有活出基督徒应有的生命。我们蒙召做基督徒是要成为圣洁,这是个崇高的呼召。成为圣洁就是要在世上出类拔萃。神希望每个基督徒都出类拔萃,而且他开诚布公地讲了出来,他对以色列民说:我希望你们与众不同,你们不可平平庸庸、普普通通,不可沾染污秽。

看一看利未记11章,沾染污秽是什么意思呢?沾染污秽就是碰了不洁净的东西。即是说,如果你没有跟世界一刀两断,那么你就跟世人一样。而你跟世人一样,当然不能出类拔萃,你是平常人,跟其他人一样。这不正是教会的情形吗?今天教会沾染了污秽,不圣洁,平平庸庸。教会甚至还告诉我们不必成为圣洁,我传讲圣洁是救恩的要素,却惹来一大群牧师的责难。但我绝不会道歉,因为这就是神在旧约对他子民的要求,更何况在新约了。

利未记11章整章谈的是洁净,不可沾染污秽。结尾部分两次提到“所以你们要圣洁,因为我是圣洁的”(利11:44-45)。为什么神吩咐以色列民要洁净?因为他希望以色列民成为圣洁。圣经中“污秽”的反义词是圣洁,比如在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7节,保罗说:“神召我们,本不是要我们沾染污秽,乃是要我们成为圣洁。”神希望我们洁净、圣洁,为什么呢?好让我们鹤立鸡群!我们可以在世上与众不同,列王纪上8章60节清楚道明了这一点,那里所罗门说:“使地上的万民都知道惟独雅伟是神,并无别神。”

以色列民要成为公义、圣洁的民,好让世人认识神,这就是列王纪上8章60节的意思。紧接着的61节还在说同样的话题,就是要成为圣洁,成为完全,要完全委身。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举例了。总之圣经不断出现这种对比:平常与圣洁。神希望有一群人能够超拔出众,成为世上的光,因为神已经给了他们一颗清洁的心,他们的心已经被改变了。这些是超凡出众的人!但愿神让这间教会超凡出众,因为这就是神呼召我们的目的,要出类拔萃,不要平平庸庸,不要沾染污秽。

让人沾染污秽的是言行,因为这会影响到别人

下来看看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出口的会污秽我们呢?闭口不言,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我内心不洁,可是只要一言不发,我就不是污秽的了!你怎么看呢?神学家会怎么看呢?你是不是污秽的呢?是不是说,因为你的本性不洁净,无论你开口与否,你的本性就是不洁净,所以你还是污秽的?但这不是圣经的答案。圣经说,是出来的(并非里面的)东西污秽了你。根据系统神学,无论你开口与否,你都是污秽的。但主耶稣说,你说出来的话才会污秽你,耐人寻味!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才会污秽你呢?

回到起初的诊断,我们根据主耶稣的教导(他诊断出了世人问题的根源)做出了诊断:人类的问题不是没有足够的科学、教育、宗教,宗教数不胜数,法利赛人比比皆是;问题是在于心,我们的心不清洁。

心不清洁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难道只是因为神不喜欢见到我们心不清洁吗?为什么心不清洁成了世界的问题呢?试想你的心不清洁,另一个人的心也不清洁,这有什么问题呢?问题就是,你说出来的话会怎么样呢?别人听得见,结果影响到了别人。换言之,污秽人就是影响到了人。我不知道你能否明白这里的属灵原则。跟系统神学的定义恰恰相反,罪并非你里面的东西,与别人无关。不是这样,罪的邪恶在于它影响到了别人,你的所言所行影响到了别人。神担心的是你如何影响到了别人,你能明白这一点吗?恐怕很难明白。因为我们以为可以我行我素,不干别人的事。可是我们的行为就是干涉到了每一个人!我做什么就干涉到了你,因为没有人是独立活着的,我是我弟兄的守望者。你的生命总会影响到别人,要么因为犯了罪,要么因为疏忽大意,无意中犯了罪。

神按照我们的行为(对别人的影响)审判我们

你的弟兄饥寒交迫,你没有出手相助,主耶稣就会拿你是问。“我饿了,你们不给我吃;渴了,你们不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不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不给我穿;我病了,我在监里,你们不来看顾我。”你说:“这不关我事,他没东西吃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这是你的问题!

所以我感谢神,你们在关心难民的需要,知道这样做就是在成就神的旨意。我们责无旁贷!没有人可以我行我素,神会根据我们对别人的影响而审判我们。你知道吗?神不会因为你内心隐而未现的罪而审判你,神会根据你一生对别人的影响而审判你。这种思想真是太新颖、独特了!但这是圣经的教导。

难怪圣经说神是按照我们的行为审判我们。我们受审不是按照我们的身份,而是按照我们的行为,就是从你里面流露出来的行为。如果你能够按捺住里面的东西,未尝不是解决之道;但你根本做不到,因为只要是树,就会结果子,好树结好果子,坏树结坏果子。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了出来。神会按照你一生给人带来的正、负面影响来审判你。

我们蒙召要与众不同,要成为世上的光!

为什么神希望以色列民,希望你、我与众不同呢?现在你明白了吗?因为一旦我被神改变,成为与众不同的人,就一定会给别人带来正面、积极的影响,这一点是肯定的。一个人的生命是如何影响别人的呢?大家都知道停电是什么滋味,只能在黑暗中摸索,正常生活完全乱了套,不能吃饭、不能学习,根本看不见桌上的东西。没有光,什么事都不能做。我们要成为世上的光,我们的生命要正面地影响到别人。这是个崇高的呼召,一个精彩的挑战!

所以我想再次提醒那些参加全职事奉培训的人:一旦出去事奉主,你会做什么呢?我要求过你们组织大型布道会吗?从来没有。为什么呢?因为这不是解决问题之道,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在教会年深日久的人已经见识过了,布道会解决不了问题。真正归向主的人很少,百分之八十五、九十的人都离开了,只有少数人还会继续追求主。即使没有大型布道会,这少数人只要看见了你的光,也会归向主的。你在世上的使命是要与众不同,而不是组织各种布道会。要出类拔萃!

众人看见我们超凡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就会改变

众人只要看见这种超凡的生命,他们的生命就会改变。耶稣出来传道有没有组织过大型布道会呢?没有,可是因为他的生命如此超凡拔俗,众人都被深深吸引住了,蜂拥而来。不是因为他创办了什么大型机构,而是他的生命吸引了他们。不要走廉价、容易之路。你不可能比神聪明,不要“改善”神的方法,不要耍小聪明,要按照神的方式行事。神没有叫我们组织各种宗教活动,他只是要求我们活出与众不同的生命,在世上做他的子民。如何才能与众不同呢?这就又回到了这个答案:清心!如何才能清心呢?让神在你里面造一颗清洁的心!

绕了一圈,现在又回到了起点。我们探讨了人类最根本的问题,也是你生命最根本的问题。希望你明白了这篇信息。正如我一开始就说,听道不等于明白。我不知道你是否明白了。如果你明白了,就会知道现在最关键的是让神为你造一颗清洁的心,远离一切恶行,让神洁净你。结果会如何呢?你就会成为神亲手栽种的树。马太福音15章13节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其次,你就会有清晰的属灵视觉,不至于像瞎子跟从瞎子,你会看得一清二楚!你的生命会与众不同。当你在自己生命中解决了人的根本问题,就能够出去解决周围人的问题,因为你已经明白人的问题所在。

既知道问题、又知道答案,何等美好!我们身为基督徒,真是得天独厚。我体会到这是一种福气,也是一份责任。我看得出每个人的问题,也知道解决之道,因为耶稣告诉了我。我试过,知道行得通!医生也没有我这么幸运,医生知道很多疾病,可是大多都不知道如何医治。他可以缓解一下症状,但不能治愈。你却知道问题,也有解决之道。我想对参加全职事奉培训的人说:你是得天独厚的,你知道人的问题,也知道解决之道。不过你一定要活出这种生命来!


[1] 这是美国一个邪教组织(人民圣殿教)的教主。1978年11月19日,教徒在教主吉姆·琼斯的蒙骗或胁迫下,在圭亚那集体自杀,有的是被杀的。死亡人数高达913人。

© 2020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