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恩临到我家
奇妙恩典

收听录音

讲稿下载(电脑版)

救恩今日到我家

(一)

我永远忘不了1992 年夏季,我跨过了罗湖桥的那一天。从那一刻起,我的故事似乎就已经注定了。这个故事不仅改写了我的一生,也波及我们全家的每一个人。它仿佛是一场突然而至的风暴,使我的一家陷入了动荡之中。这是一次十分危险的航行。我能够想象这个故事的结局,我曾看到很多家庭被这样的风暴所吞没,就像大海上的沉船一样,瞬间就消失得毫无踪影。对于一个家庭来说,这一切是一个咒诅,经过这样的事情,即使这个家庭还能维持着表面上的完整,但是,它的内在早已伤痕累累,支离破碎,名存实亡。

谁能使一个已经死亡的家庭复活呢?

当我分享我的见证时,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又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些欲望和羞辱、痛苦和泪水——我的故事之所以和同一类的故事不同,就在于一个转机的出现,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一个新的希望在我们的面前升起来了。我和我的全家永远不会忘记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会忘记那位大能者的临到,他医治了我们的伤口,带领我和我的全家走出漫长的黑暗,他让沙漠流出泉水,将咒诅化为祝福,他止息了仇恨和悲伤,让赞美的歌声响彻了一段绝望的日子。于是,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终于成为蒙福之家。

一九五七年四月二日,我出生在香港的一个贫困家庭。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我排行第二。我的童年是不幸的,在我6岁那年,我的妈妈不幸去世,爸爸从乡下把奶奶接来照顾我们。爸爸的职业是司机,每天早出晚归,没有更多的时间关心家庭,刚刚来到城市的奶奶由于语言不通等原因,在很多事情上也无法插手,我的哥哥不喜爱干家务,所以全家的家务活就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每天早上起来,我不仅要去买菜、煮饭,还要洗衣服。这样维持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爸爸再婚,我就有了继母。开始的时候,我很高兴,心想这样就可以不做家务、专心读书了,可是没想到这位继母每天只是吃饭睡觉,对家务不管不问。不仅如此,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这位继母还要指手划脚,我和哥哥做得稍微慢一些,或者不能令她满意时,就会挨她的打骂。我的奶奶心痛我们,一次,继母打我时,奶奶就拦在中间,继母十分恼怒,连奶奶也差一点打了。我不知道爸爸是否知道这一切,因为这位继母很会装假,爸爸在家的时候,她都表现得非常慈祥,对我们也很好。有时候,奶奶也会把家中发生的一些事告诉爸爸,但是爸爸也总是半信半疑。一年以后,继母生了个儿子,从那时起,她对我们更加刻薄。渐渐地,爸爸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决定跟她离婚。

但是爸爸自己也并不关心我们。离婚以后,他依然是早出晚归,对我们的学习情况更是不管不问。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未能按时缴纳学费,而且拖欠了很长一段时间。一天,正上课的时候,校长来到我所在的班级,他当着众多同学,点名让我站起来,然后就开始训斥我。他说:“你的学费已经拖欠两个多月,什么时候才缴?我催你爸,月初时他说到月末,月末时他又说到月初,现在还在拖下去,究竟要拖到什么时候?”校长的话使我很难堪,我觉得很丢脸。回家后,我把学校里发生的事告诉爸爸,爸爸对此却无动于衷。我的心里很难过。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想上学,甚至不想跨进那间教室的大门。

就这样,我好不容易才把小学读完,就决定不再上学。事实上,爸爸也没有准备让我继续读下去,他对此毫不关心。这一切令我非常自卑,也使我完全丧失了上进心。缀学在家的日子百无聊赖,我打算找些事情去做。后来我找到一份工作,是在一个生产手袋的工厂里当学徒。这个厂子离我们家很远,需要坐40多分钟的公交车。第一次出门走这么远,我的心里有些紧张,我一边走,一边问,终于找到了这家工厂。

爸爸知道我找到工作后,突然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他开始关心我。他不仅问我干什么工作,还问我每月能挣多少钱,而且,他还让我收拾好行李,第二天用车送我去上班。两个月之后,我终于领到了我平生第一份工资,虽然只有80块钱,但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已是一份不小的财富。我把这笔钱揣在口袋里,心里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厂里的工友们都很奇怪,不知为什么,他们看到我整天总是朝洗手间跑。当然,我不是肚子不舒服,我是在数钱,我在洗手间里,把我的工资数来数去,好不得意。但是,好景不长,当天晚上爸爸就来到厂里,他在工厂的楼下等我,把我的工资全部要去,只给我留下10元钱。从那以后,每当发工资的日子,爸爸都会准时来到厂里,拿走我所有的钱。不过,也正是从那时候起,我才真正看到了钱的重要。我暗暗发誓,一定要拼命挣钱,挣更多的钱,来改变自己的人生。正是这样的心愿使我非常看重自己的这份工作,我也从一个学徒渐渐成长为一个熟练技工。

十七岁那年,我认识了我的妻子美欢。一次偶然的街头相遇使我们发现了对方。她是我同事的妹妹,记得那天我和她的哥哥一块到商店里买东西,我们在路上碰到了她,她很高兴,她的笑容是那样灿烂,一下子就吸引了我。开始,我以为她是我那位同事的女朋友,当我得知他们是兄妹后,不禁暗自庆幸,因为我喜欢她。为了接近她,我不动声色地安排一次聚会,邀请我的同事带着他的妹妹参加,这样我们从认识到约会,关系发展得十分顺利。在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就开始讨论结婚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开始了解更多关于她的身世。和我一样,她的童年也是非常不幸的,6岁的时候,她的父亲突然去世,全家生活的担子都落在妈妈一个人的肩上。为了帮助妈妈,她不仅要买菜做饭,还要经常挨大哥的打骂。童年的苦涩使我们渴望能够靠自己的努力过上美好的生活,因此,我们俩人对婚姻充满了憧憬和期待。我们希望用自己的双手去搭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那是我们的家。在我们看来,那是一个最美丽的梦想,我们在童年时期没有得到的家庭温暖,现在可以用自己的努力从这里得到补偿。

筹备结婚的过程是很艰辛的,没有人指教我们,也没有人帮助我们,我们努力积攒了一笔钱筹备自己的婚礼。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当我们宣布结婚时,才刚满20岁。婚后的日子依然不太宽裕,但是由于我个人的努力,工作上却比较顺利,我的职务也由普通技工升为主管,工资也由四千元涨到一万八千多元。当然,和有钱人相比我们的收入不算多,但是,我们全家人的生活却非常愉快,其乐融融。我也很爱我的家庭,我和妻子彼此守约,我们一生相爱,永不分离。

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才让我看到,人的誓言多么苍白和脆弱。新婚之夜的承诺和心愿也许转瞬之间就会成为泡影,我们当时却看不到这一点。我们的婚姻和家庭就像一条失去方向的小船,在一个充满危机的大海上飘荡。应该说,从那一刻起,我的故事才真正开始。那时,我们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当灾难逼近这个家庭时,一切都可能发生。这些孩子会失去一个家庭么?我们童年的悲剧会在他们身上重演么?当时,我还无法回答这一切。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很快就改变了中国大陆的经济结构。到九十年代初,率先划为特区的中国南方已经成为制造业基地。廉价的人力和土地资源吸引了港澳台等地的企业,一些公司纷纷迁往内地,一时之间竟成为一种潮流。我所在的工厂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为降低成本,也决定把工厂搬到广东。企业搬迁的第一步就是解散香港的公司。这样,我获得了十三万的补偿。

虽然获得了补偿,但是我毕竟失去了工作,是再去找一份工作,还是自己创业?我一直在为这件事谋划。一九九二年,一个新的机会临到了我。那一年,我结识了一位从加拿大到香港发展的朋友,他一直想在大陆开一家手袋厂,但是他对大陆的情况不太了解,需要找一个熟悉大陆各方面事情的人跟他合作。在相处的过程中,他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认为我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于是就和我商量,询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合伙做生意。我当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觉得从各方面情况看,这件事能做,于是我们一拍即合,紧接着就开始筹备各项事宜。当时的分工是,我负责在大陆办厂,他负责香港的公司,事情就这样定了。

我们把工厂设在广东的东莞,那是广东的一个小镇子,有很多来自境外的企业在那里开办。由于生意初创阶段,尚未打开市场,第一年,公司在经营上出现了平局,基本上不赚也不赔。但是,随着对市场的开拓,公司的生意在第二年就出现了转机,整个销售形势十分火红,那一年我们赚了个钵溢盆满,年终结算,纯赢利竟然高达100多万元。这样的成绩令我们作出新的决策,我们把当年的利润重新投入企业的基本建设,工厂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在事业取得成功的同时,我的个人情况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十分微妙的变化。

(二)

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开始频繁地出入舞厅和餐馆。

和在香港办企业不同,在大陆办厂,外部环境非常重要。我们每天都要和地方官员打交道,差不多每个晚上都有应酬。所谓的“应酬”并非只是吃吃喝喝、跳舞唱歌,还要找一些小姐来助兴,这些都是需要钱的,所以每个晚上都要花费四、五千元左右,一个月的花费就需要10万元。特别是在过年过节,还要给一些头头脑脑送礼,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款项。当然,为了办厂的需要,我们不得不这样做,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出于无奈。一开始,我很不习惯,而且心里也不太愉快。但是久而久之,我开始适应这样的场面。渐渐地,我竟形成了一种习惯,如果某天晚上没有了饭局,反而会觉得有些失落。至此,我已经养成了挥霍的习性,所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把花钱,呼朋唤友,好不潇洒。

大陆还有一个现象,叫做“傍大款”,我的周围也渐渐出现一个小圈子,我的几位朋友常常跟在我的身后,他们“大哥”、“大哥”地喊着,众星捧月般地环绕着我,令我无限满足。我从这里体会到金钱的魅力和成功的快意,我觉得男子汉能得如此境界,也不枉为人一生。因此,后来的应酬和挥霍已不是工作上的需要,实在是我个人已经离不开这一切。这时,我开始接触一些女性朋友。

一开始的时候,我对这件事并不是没有戒备,但是,正如俗话所说,“常在河边走,焉能不失脚”。因为平时喝酒唱歌常有小姐作伴,渐渐地,我对年轻的异性竟然生出一种贪恋和需要。而且,我所熟识的一些外来厂商也大都乐此不疲。在朋友们的怂恿下,我也开始步入禁区。起初,我只是在唱卡拉OK的时候认识一些小姐,而且,我也仅仅是抱着逢场作戏的心态,大家只是在一起玩玩,和她们之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在当时,我没有认识到这种行为的危险性,我始终认为自己能经受得住诱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陷进去。而且,一直以来我还有一个想法,我觉得自己有妻儿老少,而且我和妻子也很相爱,这一切都使我在面对男女之事时,有一定的免疫力。但是,我的这个想法完全错了。当这个事情真正发生时,我才知道人的肉体的软弱和无能,我无法抗拒女孩子们的诱惑,很快就干出越轨的事情来。我陷在情欲中不能自拔,最后竟跟一位小姐同居。

纳妾是中国社会长期以来的陋习,改期开放以后,这种陋习又以另一种方式在中国大陆死灰复燃,就是所谓的“包二奶”。在港澳台三地来大陆发展的厂商中,这种情况比较常见。这种现象不仅影响到大陆的社会风气,也影响到香港等地的社会。据香港的“明爱家庭服务中心婚外热线”统计,在那一段时期里,仅仅半年内,就收到有关婚外情问题的求助电话8890个。在这些电话中有百分之三十的女性怀疑丈夫有婚外情,有百分之三十一已经证实丈夫有婚外情,两项占总数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在这一背景下,家庭暴力频频发生,媒体上的有关报道触目惊心。事实上,“明爱中心”的统计并不完全,很多丈夫的婚外情是不被妻子觉察的,特别是在大陆“包二奶”,因为远离家人,一些人都生下了孩子,妻子仍然被蒙在鼓里。以我的情况为例,我跟那位小姐同居后,花费二十六万元买了一处房子,我们共筑爱巢,出双入对,俨然夫妻,我的妻子对此却一无所知。这期间,我仍然像一开始那样,每个星期回香港一次,跟家人团聚。我就像一个非常高明的演员,在两边演着不同的角色,这样一直维持到1997年。

1997年的一个下午,一个偶然发生的意外,使这件事彻底暴露了,我的妻子和家人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记得事情发生在那天的下午,时间已经很晚了,天上正下着毛毛雨,我骑着摩托车从厂里驶向门前的公路。正要拐上大道时,突然有人横穿马路,我在慌乱中紧急刹车,由于下雨路滑,整个车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我来不及把脚抽出来,脚面上的骨头就被砸断了。受伤以后,我的妻子从香港赶来大陆照看我,直到那时,她仍然不知道我已经跟别人同居。厂子里虽然有些人也隐隐约约知道一些内情,但是他们绝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妻子。因此,虽然她在那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却并不了解我的真实情况。

常言到,“纸里包不住火”。从表面上看,事情的败露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实际上即使那一次她没有觉察,日后也会发现,因为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永远隐藏的。那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我因为有事要应酬,就独自一个人出去了。临走的时候,我把钥匙留给了我的妻子,让她早一点回宿舍休息。后来我才知道,回到宿舍后,她睡不着觉,而且一个人也觉得很无聊,因为时间还早,就决定出去走走看看。这样,她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她原来只是散散心,也没准备在办公室呆多长时间,但是到办公室后,看到我的办公桌,她的好奇心就一下子被提醒了。据她后来说,她之所以有些好奇,是因为我在她的面前时时刻刻都要把抽屉锁上,似乎有什么秘密不想让她知道,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更加想要看一看抽屉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东西。我给她钥匙时,连办公桌的钥匙也一同给了她,于是她很容易就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据她后来说,当她看到抽屉里的东西时,她整个人几乎失去了知觉。

她看到了我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照片。而且,她也看到了那张买房子的单据。

“包二奶”这件事败露之后,我的妻子痛不欲生,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整个人几近崩溃。面对这个打击,她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她觉得活下去已经毫无意义,她想到了死。据她自己后来回忆说,她曾多次想到过要自杀。对于我来说,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当时在大陆的外商中,大多数人都这样做,特别是我身边的几个朋友,几乎人人都是如此,谁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恰恰相反,大家都觉得很风光、很体面,把这件事当作一个成功男人的标志。一开始的时候,大家的良心也许会有所不安,知道这是对妻子的不忠,但是渐渐地就习惯了,没有人考虑这样做会不会对家庭带来伤害。现在,当我看到妻子对这件事的反应时,才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我开始想尽办法去安慰她。我先是劝慰她不要去多想这件事,就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而且,我还告诉她,我跟那个女人也不过是玩玩而已,我们很快就会分手。

这个时候,另一个问题也开始显露出来,我的工厂也遇到了困难。因为我们所生产的产品没有过高的技术含量,缺少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因此,当亚洲“金融风暴”袭来时,企业马上就出现了危机,我们的订单越来越少,整个工厂面临停产。我妻子发现我和别人同居时,也正是工厂最困难的时候。这种情况对于她无疑是雪上加霜。她的全部生活就是建立在金钱和丈夫的身上,现在,这两样都已失去,她仿佛从高处突然跌落至低谷,活下去已经非常困难。她又一次想到了死,但是,死又谈何容易。据她后来告诉孩子们说,每一次当她要去自杀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她的孩子令她不忍心离开这个世界。在她看来,我已经背叛了孩子们,如果再失去她,孩子们如何活下去?我们童年的苦难使她深知失去亲人的滋味,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去吞咽这个苦果。她要活下去,但是,活下去又是多么痛苦。就是在这样的挣扎中,她一天挨过一天。她后来再去回忆这一段日子时说,那真是生不如死的光景。

事实上,我当时的情况也非常不好,也开始经历我一生最困难的时日。厂里的生意一落千丈,形势已不可逆转。由于资金缺乏,我的经济开始陷入困境,只有依靠借债来维持每一天。在这样的困难中,这个世界也开始显露出它的真实面目。当我向身边的朋友们寻求帮助时,没有任何人向我施以援手,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藉口,并且也渐渐远离了我。妻子的痛苦和生意上的危机使我完全丧失了信心,我不知如何面对前面的道路。在我宣布关闭工厂的那一天,我的内心已跌落至最低点。望着缓缓关闭的工厂大门,我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会是什么,我更不知道我的家和我的孩子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这时候,我的妻子仍然深陷在沮丧和难过中。她的理智虽然告诉她不能自杀,但是她在情感上却难以承受内心的折磨,自杀的念头仍然时时刻刻地困扰着她。家破人亡的阴影仍然袭罩着我们一家,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

我的妻子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她也曾多次去寻求帮助。在她想要自杀的时候,曾经给“明爱家庭服务中心婚外情热线”联系过。一位社工的劝说对她走出危机也起到过一定的作用,但是却不能真正医治她内心的创伤。为了解脱,她也去读过佛经,但是佛经上的教导却使她更加灰心。她的情况一直不见好转,她寝食难安,每日以泪洗面,人也日见消瘦。我知道,要让她完全忘掉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一位朋友就曾经告诉我说,夫妻之间一旦出现这方面的裂痕,将终生难以修复,即使时过境迁,那个伤口也不会愈合,它将会成为一个家庭永久性的隐患。

谁能拯救这个家庭呢?

(三)

当一个家庭出现危机时,它的破坏性在一系列的问题上都渐渐显露出来。我开始觉察到,我的行为不仅对妻子构成了伤害,也影响到我的孩子们。母亲每日流泪令大女儿非常难过,每一次,当她妈妈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哭泣时,她也会陪着她的妈妈不停地流泪。同时我也发现,这个事件对儿子的影响也许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我们父子之间平时就不太亲密,因为我在大陆办厂,我们终日也难得见上一面,用我儿子自己的话说,他平常跟朋友见面的时间要比跟父亲见面的时间还要多。即使我们见面也没有什么交流,根本看不到父子之间的亲情。当儿子知道我在外面“包二奶”这件事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加紧张了。他亲眼看到了妈妈的痛苦和绝望,特别是当他发现他的妈妈想要自杀时,也开始变得紧张不安。他担心妈妈会出事,也担心我会离开这个家。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到我的身上,于是就变得更加恨我。他见到我时不再跟我说话,更多的时候是不愿意见到我。每当我回家的时候,他就借故跟朋友一起出外喝酒,离家不归。我知道,在这个家中不只是儿子不愿意见到我,我的两个女儿也不愿意见我的面,她们从心里讨厌我这个父亲。在她们的心目中,我的形象已经彻底败坏了,我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丈夫和不负责任的父亲。从今以后,我再没有权利和资格去教育他们,我们之间的关系已宣告结束。

一个家庭当夫妻之间的关系以及父子之间的关系已经名存实亡时,它还是一个家庭么?即使它还以某种家庭的形式存在着,它到底是什么?事实上,这才是一个无法改变的悲剧——我的家庭已陷入彻底的绝望中。

一个失去希望的家庭在各个方面都会表现出它的残破和衰败的迹象,当夫妻之间和父子之间的关系被彻底破坏之后,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也恶化了。我的大女儿和她的弟弟几乎到了一说话就要争吵的地步,他们常常会为一件小事就大打出手,甚至连他们的母亲也阻止不了他们的争斗。他们彼此之间互相指责对方的缺点,毫不留情地伤害对方。记得有一次我的大女儿跟别人约好去打球,她在未征得弟弟同意的情况下就穿上了弟弟放在鞋盒里的球鞋,这件事被她的弟弟发现后就去检查鞋子有没有被姐姐弄脏。然后,弟弟就在姐姐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不满,他质问姐姐为什么连擦也不擦一下就把鞋子放在鞋盒里。他的姐姐听他这么一说,就拿起球鞋来擦了擦。但是,弟弟仍然不高兴,他发现鞋子上还有一些污迹,他的姐姐分辨说那块污迹其实原来就有,跟自己没有关系。弟弟听后十分生气,他责备姐姐太狂了,接着两个人就大打出手。据大女儿后来回忆,那一次是他们姐弟俩打得最厉害的一次。她的弟弟一边打着一边数算着姐姐的过失,他们愈打愈厉害,即使母亲出面拦阻,他们谁也不愿意住手。他们的母亲非常着急,甚至到厨房里拿出一把刀来,威胁着说,如果你们再打下去,我就死给你们看。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姐姐和弟弟再也不说话了。他们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却互相躲避着对方,用儿子的话说,他感觉不到是一家人住在一起,大家虽然生活在一起,却仿佛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在合租一处房子。

家人间的不和睦使整个家庭充满了冷漠、不安和焦虑的气氛,孩子们的脾气也变得愈来愈烦闷和急躁。我的小女儿说,不知什么原因,在那一段时间里,大家的脾气都很坏,甚至连关门的声音都特别大,全家人好象住在一个炸药桶上,稍不留意就会引起剧烈的爆炸。

谁能告诉我,这个家庭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正当我的家庭面临破碎的边缘,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转折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它仿佛东方的晨曦,闪现在地平线上,越来越明亮,终于照彻了我们每一个人,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

最先出现转变的是我的妻子。这是一段十分奇妙的经历,现在,每当她回忆这段往事时,她的内心总是充满了感恩。她在自己的见证里写道,她在极端痛苦的时候,终于蒙了主的眷顾。当她第一次聆听主的话语时,她的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多少日子的忧伤和煎熬终于得到了释放。教会的牧者了解到我们家的情况后,就不断地用主的话去光照和引导我的妻子,我的妻子终于明白了一个真理,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罪人,所有的人都在罪的辖制下无法自拔,因此,我们需要主耶稣的拯救。透过教会的查经和讲道,我的妻子渐渐明白了神的教导和他的性情,她开始效法基督,用神的爱去爱人。从那时起,她对我的态度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她祷告求神给她力量去原谅和接纳我。

这时,我已经回到了香港。由于失去了生活来源,加上在工厂倒闭期间所欠下的债务,我的心里非常着急。这期间我的妻子一直关心我和支持我,她陪我度过难关。而且,她也向我传福音,我虽然不能完全相信和接受,但我觉得《圣经》上的话的确很有道理。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新的情况又出现了。一天,我的妻子接到一位女子打来的电话,那位女子在电话中自称是我的妻子。电话是和我同居的女子打来的,她在电话中质问我的妻子说:“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他的妻子么?”我的妻子当时就愣住了,她这才知道,我和那个女孩子并没有完全断绝来往。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我没有料到的。一时之间,我不知道给妻子说什么才好。我的妻子非常痛心,她再也不愿听我的解释,只是不停地流泪。那一刻,我的良心真正受到了责备。我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是不可原谅的。我第一次开始面对自己的内心,开始重新审视我对待婚姻和家庭的态度。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爱过,我所谓的爱不过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情感渲泄。

当天晚上,我一个人出外喝闷酒,在酒馆里,往事一幕幕重新浮现在我的心里,我看到了自己的亏欠,我也对自己感到失望,我知道我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就在这时,我想到了妻子相信的那位神。于是,我开始向主祷告,我说:“主啊,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若是我的妻子能原谅我,我就相信你,接受你为我的救主。”当我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妻子异常平静。当时我浑身都是酒气,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递给我一条热毛巾,让我擦脸,然后又给我冲了一杯参茶。我不知道当天晚上在我妻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看到了神的真实,神听了我的祷告。

从那时起,神就开启了我心灵的眼睛,他让我看到自己身上的罪。我知道,只有神才能拯救我脱离自己的污秽和败坏,我也按照我在神面前许下的承诺,和妻子一起到教会参加崇拜。当我认识神以后,我才知道,我的人生才真正开始。神的话不仅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也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爱。爱是舍已,爱是包容、忍耐,爱是欣赏对方的优点,接纳对方的缺点,爱对方就像爱自己一样,这才是真正的爱。神的话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我决志要靠神的能力和恩典,一步步地让神改变我,我也深知神必爱我到底,他一定会重造一个新的我。

在这期间,我的妻子也在经历一个属灵生命成长的过程。她后来告诉我,她在处理和我的关系时,也面临很多的挣扎,她的心里仍然会有一种怨恨和委屈,但是通过《圣经》的教导和弟兄姐妹的关心和鼓励,她明白了神的爱,也看到了自己同样是一个罪人,她虽然没有像自己的丈夫那样,但是对待儿女和家庭,她同样缺少忍耐和爱心。她想,神既然已经饶恕了我,为什么我不能够原谅自己的丈夫呢?她要回应主对她的爱,求主帮助她去爱,求主帮助她摆脱对丈夫的怨恨,从内心的深处接纳他。

神也带领她认识了一位姐妹,透过这位姐妹在这件事上引导她、帮助她。这是一位很爱主的姐妹,她十分关心我的妻子,经常和我的妻子在一起祷告,倾听我妻子的诉说。她常常会流着泪为我的妻子祷告,她的爱心深深吸引了我的妻子。她也把自己的经历跟我的妻子分享,她的丈夫是不相信神的,在她跟随主的过程中,丈夫给她很大的压力,对她非常不好,有时甚至是当众羞辱她,但是她没有埋怨,也没有怨恨,她遵行主的教导,以善报恶。这位姐妹的分享使我的妻子很受震动,她也觉得很惭愧。她想神不仅拯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丈夫,自己为什么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呢?她想起了主耶稣的教导。主说,你们称呼我主啊、主啊,为什么不照着我的话去行呢?我的妻子此时非常惭愧地向主认罪,求主饶恕她。从此以后,她在这件事上完全胜过了自己的软弱,从心里真正地饶恕了我。

感谢神的恩典,我终于和妻子在基督的爱里真正地合一,就像《圣经》所说的,“旧事已过,一切都成了新的”。我们有同一信仰、同一心志和共同的目标,当我们照着主的教导去彼此相爱时,才真正品尝到婚姻的甘甜。我们的关系比起新婚时更加甜美,我们常常一同分享主的话语;遇到困难时,我们互相鼓励,同心合意地彼此代求;当我有软弱的时候,我的妻子就会用神的话帮助我;当我的妻子失望的时候,我也会鼓励她。我们互相扶持,成为彼此的守望者。当时,我们的生活还比较困难,而且还有一笔债务要还清。作为主的门徒,我学会了谦卑,我放下自己当老板的架子,到麦当劳打工,我的妻子也找了一份带小孩的工作。我们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是我们照着主的教导去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信了主之后,我们第一次体会到生活的平安和喜乐,即使在我们家最有钱的时候,也没有感受到这份来自内心的满足。

更让我们感恩的是,主不仅拯救了我们,也拯救了我们的孩子。妻子和我归向主以后,我们的家庭完全改变了,原来的怀疑、不满、怨恨和争斗变成了和平、相爱、恩慈和喜乐。这个变化深深地打动和感染了我们的孩子,他们在自己父母身上看见了神的大能,也看到新的希望,这令他们又惊又喜。他们原先的悖逆之心渐渐地被神消除了,并且开始参加教会的聚会。当他们面对神的时候,神融化了他们的心。那个原先把全家人隔开的一道无形的墙一下就被拆掉了。我的大女儿和我的儿子开始和好,当时,他们彼此之间不说话已经有一段很长时间了。悔改之后,他们互赠礼物,其乐融融。我的儿子说,他似乎有了一个全新的姐姐。我的小女儿也开始改变,她由一个经常顶撞父母的小女孩,变得非常顺服。当我们全家人的关系改变后,我们也开始修补和亲戚朋友以及同事们的关系,我们会买一些礼物去看望他们,邀请他们参加一些活动,藉此向他们传福音。我们也把发生在我们家的故事告诉所有的人,向他们见证主的慈爱和大能。我们全家人都立定了一个心志,今生今世跟随这位为我们钉十字架的耶稣,学习他舍已的生命,并活出他舍已的生命,用自己的生命去见证神和荣耀神。

亲爱的朋友,欢迎你到我们家作客,你一定会看到神的救恩如何临到这个家。当你看到我们的欢笑,听到我们的歌声,你一定不会相信,这曾经是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这个家庭的每一个成员都会用自己的经历向你见证一个真理——除了耶稣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阿们。

- 完 -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