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神的美善
经历神的美善
朵多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手机版)

上有关洗礼课的经历

我喜悦你的法度,如同喜悦一切的财物。我要默想你的训词,看重你的道路。 (诗119:14-15) 

在我上有关洗礼课过程中,当我愿意按照老师所教导的圣经去遵行时,每一课都经历到神的真实和美善。老师把我上课时间基本都安排在每周六的下午,因为工作原因周六我也必须上班,老师就鼓励我尝试周六下午跟领导请假,如果请不到假再帮我调整上课时间。我很害怕去向领导请假,因为她骂人很厉害,有些同事的病假她都不会批准,更何况我的请假原因是要去教会。

因着老师鼓励我先向神祷告再去请假,我就按照老师的提醒去作了,跟领导说明我请假的原因,没想到她批准我这个周六下午可以休息四个小时,但是晚上六点要回到公司加班到九点或十点。原本请假是不抱希望的,没想到她会批准四个小时,我心里确信的知道这是神在领导心里的工作。之后每一次上有关洗礼的课,我都需要去向领导请假,在每一次请假的事情上让我跟神不断的建立起了更深的亲密关系,同时也让我对神的信心不断得到了成长。

只有不断回应神的话语,信心才会成长,而回应神的话语是需要我们付上代价的。当自己经历过神的恩典和美善时,知道以前所依靠的一切都太虚空不可靠,唯有神是最值得我依靠和信任的,无论付上什么代价我也不会放弃亲近他、认识他的机会。在上课的那三四个月每次领导在看似不可能批假的情况下,最后每次都批准了我的请假,同时也给了我很艰巨的任务,因为我周六只上班四个小时就下班,她要求我四个小时要完成八个或十二个小时的工作量,平时我已经是一个人同时要做三个人的不同工作岗位,现在四个小时却要我把三个人八小时或十二小时的工作完成,没有员工这么傻会答应这个条件,但我却答应了,靠着神的恩典每次都顺利完成了这些工作。

有一次是正常上班时间,刚好那天刮台风,我忘记是几级台风,反正挺大的。基本所有公司那天早上都临时通知不需要去上班,公交车也暂停,因为外面是狂风暴雨太危险。据天气预报说那天下午大概一点台风和暴雨就会减弱,老师知道我那天不用上班,就说下午天气好转后可以给我上课,因为考虑到我平时上班时间请假去上课很不容易。我听了非常开心,这一次的课终于不用请假,之前上课都是我坐车去老师家比较远,这一次老师就考虑到刚刚台风过后,担心路上一些被大风吹过的建筑物不稳固,让我这次不用去她家,安排我去一位离我比较近的姐妹家给我上课。

老师安排的上课时间是下午两点,因为台风暴雨大概一点就会停,所以两点去是安全的。结果我因为那天不用请假就能够去正常上课,太激动了很期待上课,待在公司宿舍也没什么其他事情。一大早起来就收拾好出门的东西,终于等到十一点了觉得在家继续等也很无聊,那就早点出门准备去坐车。那个时候台风暴雨刚好很大,我兴高采烈的从楼上下来正准备一脚踏出大门,被外面的台风暴雨吓得赶紧退到大门里面。我想这怎么办?不会去不了吧?如果今天不能去上课,就非常可惜,好不容易有一次不需要请假的机会。这时我就退到一楼的楼梯间下面,跟神作了一个简短的祷告说:“神啊,外面的狂风暴雨很大,我吓得不敢出去,求你帮助我有勇气走出去。”

祷告完就真的有信心走出去了,原本担心走出去雨伞会撑不稳,当我很淡定的走出去却在狂风暴雨中走得很稳,雨伞也没有摇摆。那一刻我心里感受到自己不是走在狂风暴雨当中,似乎雨伞上面是有很灿烂的阳光照耀着我。但我也没有抬头看是否真的有灿烂的阳光,因为整个人还在享受着与神同行的这种平安稳妥。等我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大雨就停了,但是马路上有些地方水还是比较深,我就上了一辆比较破旧的公交车,因为马路上有些地方水太深,可能公交车的尾气不容易排出去,这时一些尾气的黑烟就往车厢里面排,在车上的时候我心里在想,这车等下会不会有危险?我今天会不会死在这车上?但我没想过要及时下车,因为我担心半路下车后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公交车,心里就仰望神说:死了就死了吧,我太想今天能够正常上课。当时自己那么早去也没考虑过安全问题,一心只想着今天能正常上课就非常开心。

在这里特别提醒一下:不是说我们要冒着这种恶劣的天气去教会,老师也没有叫我这个时间去,而是让我天气好转后才去,因为我自己太兴奋就提前了好几个小时出门,所以导致我出门那个时间刚好碰上狂风暴雨,自己也没有告诉老师那么早就出门了。

受洗后与妈妈的相处

忍受试探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经过试验以后,必得生命的冠冕,这是主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雅 1:12)

妈妈是一名基督徒,在我受洗后她常常催逼我结婚,这个漫长的经历长达七年。这个数字我觉得也挺好的,在圣经里“七”代表完全,逼婚刚好七年就结束了。这对我来说是在神面前的一个考试,神觉得这件事情你考试通过了,那么就考试结束吧!有些人在婚姻的事情上可能过不去这个坎,我觉得不怪妈妈逼婚,只要我自己坚定看重神的话语,没有什么考验和困难是能够拦阻我去亲近神的。我们选择来认识神,也一定会经历到各种各样的考验,有些人不一定是婚姻,也有可能是别的考验,只要我们坚定依靠神,在考验当中神会赐下他的恩典帮助我们得胜有余。

分享其中一次逼婚经历,也是最后一次逼婚。2017年我邀请妈妈去厦门,在属灵上也想帮助她成长。她说:“等我来了你那边,你什么都要听我的。”这句话我没有给她答复,心里知道我的主人是神,不能因为你是我妈妈,不合神心意的事情也要听你的。来到我工作的城市每天跟我一起同住,这时逼婚的事情达到了七年以来的高峰期,每天从早上五点多醒来就垂头丧气的问我说:

“什么时候结婚?你到底怎么想的?要不要结婚?你给我一个答案,我看你们教会那么多单身的姐妹,你们教会就是异端,是你们老师故意不让你们结婚。”晚上我下班回去她继续这个话题直到睡着才停止这个话题。她处在一种非常焦虑、烦躁的状态逼着我必须立刻给她答案。我听了她这些话,心里非常难过,我觉得她不能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去说我的老师和我所敬畏的神。面对她的怒气,我只能默默无声将她交托仰望在神的手里,也求神怜悯她使她早日走出这种状态,因为她现在所作的她不明白。那段时间我靠着神居然可以很安静耐心的面对她的逼问。

每天我上班时间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下班的时候其实已经差不多精力耗尽了。下班到家有妈妈等着我一起吃饭,想想这个场面是比较温馨放松的,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每天下班到家就要面对她激动的情绪,但我没有后悔邀请她去厦门跟我同住。刚好住了一个月她自己选择离开去另外的城市,每天看着一个还没结婚的女儿在她眼前让她心里很不舒畅。这一个月可以说是“艰苦奋战”,我能够清楚的看见是撒但借着妈妈在我面前来说这一切难听的话,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会气愤,并没有想要逃避她,当她自己选择离开时,我似乎能够看到神觉得我在这个考验当中已经够了时间满了就结束吧!

她选择离开时,我心里面为她现在这种属灵状况感到忧伤难过,除了为她祷告也做不了别的。她想要的安慰我给不了,我不能为了迎合她一时的开心,而满足她的要求,这不是神的心意。她选择离开是因为我还没结婚让她在别人面前没有面子,她说很多时候为到我还没结婚的事情焦虑、失眠,我不能够用结婚去安慰她这些痛苦,因为这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看她那么痛苦,我就跟神祷告说:“神啊,求你自己亲自去安慰她吧,我安慰不了她,因为现在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我不知道神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能够安慰妈妈的心,这个时间是在神的手中。

一年后我要告诉妈妈说:我打算走服侍神的路,当我把这条信息发出去的时候,已经作好被骂的准备,结果她给我的回复出乎我的想象,她回复我说“你去吧!我全力支持你!你信主比我信得好。”她居然认可了我所坚定的信仰,从这以后她不再逼问我结不结婚的事情,而是理解我的选择。她现在也表示愿意将我的婚姻等候交托在神的手里。她说婚姻只有在神里面才是有意义的,这让我看到是神在她生命里面的工作,神也亲自安慰到了她的心,不然她说不出这样的话。

让妈妈突然放下了对我婚姻的忧虑的原因

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 8:28) 

我觉得神的工作是非常奇妙的,借着一些看似“不好”的事情发生,叫万事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2018年快春节时,弟弟女儿三岁突然发高烧以为是感冒,治疗了五天高烧也没退下来,也没有检查出来是什么问题导致高烧一直没退。然后从县城把小孩送到西安一家医院ICU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病情继续恶化,生命非常危险。为了退烧医生用了各种最好的药物,最后医生无能为力,这时转院出去也有生命危险,家人陷入束手无策当中,等待的可能就是病危通知书。

妈妈请我要为孩子祷告,我奇妙的发现她这时很安静,跟以前面对事情急躁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她没有抱怨神为什么让这件事情发生,她这时可能意识到人已经无能为力,只能交托给神。弟弟在电话里哭着问我有没认识比较好的医生,我说没有,唯一认识的医生现在已经在教会全职侍奉了。我把小孩正在抢救的事情告诉了老师,老师了解孩子情况后建议我马上要向弟弟传福音,当时传福音这件事情都让我看到是要争分夺秒。老师说:“现在孩子的情况医生也没有办法,也不需要去怀疑医生有没有尽力。你问你弟弟是否愿意自己亲自祷告把孩子交托给神?”我听了这个建议有些胆怯,不敢这样在电话里跟弟弟说。因为弟弟哭着向我求助是要找高级的医生,他现在要的不是福音。弟弟现在已经非常伤心痛苦了,这时候还向他传福音,他会不会骂我精神有问题?我自己安静一会祷告后还是按照老师的建议直接告诉了弟弟,没想到他接受了这个建议愿意祷告将孩子交托给神。

教会弟兄姐妹也为孩子祷告,我所在教会的老师当时也邀请在西安的老师去医院看望弟弟夫妻和孩子。在医院也为孩子祷告,老师去医院看望他们第二天孩子的高烧突然降下来了一些,在医生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突然出现了奇迹。因为高烧好几天导致孩子有一些身体器官其他变化。最后检查结果出来是“川崎病”,医生也很担心这孩子以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或者只是暂时温度降下来了,可能还会反复高烧。经过观察小孩身体在不断好转,医生就建议转到普通病房继续观察。观察了两天发现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医生开了一些药在家吃,隔段时间再去复查,出院后观察了半年小孩身体全恢复了。

孩子出院后,老师建议我及时从厦门去陕西看望弟弟一家,希望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向弟弟一家继续传福音,也让弟弟清楚的知道孩子突然奇迹般的好转是神的恩典,希望他不要忘记这个恩典。妈妈知道小孩抢救时我们教会的代祷和所安排的一切探访的事情,我们所作的这一切让妈妈对我所在的教会有了完全的信任。从这件事以后她对我所在的教会不再有偏见的看法,虽然我还没有结婚,但现在她对我的老师也没有任何不满了。

2017年她去厦门看到我们教会单身姐妹很多,觉得我在教会结婚没希望了,她就对带领我的老师有情绪和怨恨。当她自己与我的老师有隔阂的时候,也会影响她跟神的关系,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完全改变了,神透过弟弟小孩生病这件事情有机会让我们教会参与在当中,化解了妈妈对我老师的隔阂,她也完全放下了对我婚姻的忧虑。这是神的恩典和对妈妈的怜悯,神是希望人与人之间和睦的神,为到彼此的和睦,人不能在当中再作什么的时候,只能交托给神。这个时间等了一年,看到神自己要来亲自工作了。其实神看到我们彼此的不和睦是非常忧伤、着急的。我知道人无法改变妈妈过往看人、看事的眼光,只有神能改变她,我们所当作的就是忠心按照神的心意尽力做好我们当作的,结果都交托在神的手中。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 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为将宰的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 8:35-39)

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什么能够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当我们坚定选择效法基督遵行神旨意时,无论什么患难、逼迫也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反之,我们在患难中能够经历神的美善和恩典。

《完》


 

© 2020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