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波拉和巴拉
辛岚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今天我们要看两个圣经人物:底波拉和巴拉。这两个人物都出现在士师记4-5章,两个人一起打败了敌人,拯救了以色列民。

我们翻到士师记第4章。士师记第4章1-3节写的是底波拉、巴拉所处的时代背景。当时以色列的前一任士师以笏去世后,以色列人就又开始行雅伟眼中看为恶的事,雅伟就把他们交给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迦南王耶宾拥有铁车九百辆,可以说是当时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了。而为首的将军名叫西西拉,他就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以色列人实在受不了了,就再次呼求雅伟拯救。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神又兴起了一位士师。我们看士师记4章4-5节:

有一位女先知名叫底波拉,是拉比多的妻,当时作以色列的士师。她住在以法莲山地拉玛和伯特利中间,在底波拉的棕树下。以色列人都上她那里去听判断。

 这里说底波拉是一位女先知。圣经中的女先知不多,从圣经的记载当中我们可以找到的第一位女先知是摩西的姐姐米利暗,第二位就是士师记4章这里的底波拉。后面的圣经书卷中也记载了几位女先知,但大多都是提了一下名字,简单说几句而已。相比之下,圣经对米利暗和底波拉的记载比较多。而再将米利暗与底波拉一相比,圣经记载底波拉的笔墨比较多。况且米利暗有失败之处,底波拉却没有,所以底波拉在圣经中是一位比较突出的女先知。

先知就是神的代言人,神透过先知向人说话,传达神的旨意。整个以色列民的历史就是先知的历史,先知们一次次挽救以色列,呼吁、引导以色列民归向神,指引以色列民走上正途。先知是神所拣选的,不是人人想当先知就可以当得了的。可是在新约哥林多前书14章1节,保罗鼓励我们要追求做先知,既然先知是神所拣选的,为什么我们还要追求呢?我们怎能追求得来呢?因为神拣选的标准是看生命素质,我们可以努力追求属灵的生命素质,求神改变我们,能够有神的美丽的生命素质,这样或许有一天,神就会拣选我们做先知了。

神拣选了底波拉做先知,可见底波拉的生命素质非同一般。士师记4章4节还说,底波拉做以色列的士师。其实这里的“士师”一词,它的希伯来原文是个动词,是审判、判断的意思,先知的职责就是代表神实施判断、审判的工作,领导神的子民。所以确切说底波拉还是在履行先知的职责,跟士师记里的其他士师们不同。士师记里的其他士师都是神特别兴起的大能勇士,能够打败敌人,拯救以色列民。但底波拉并不是这种士师,她是位先知。

士师记这里说,以色列人都上底波拉那里去听判断。这不禁让我们想到了摩西。出埃及记18章记载说,摩西的岳父去以色列营探望摩西。第二天,摩西的岳父发现百姓从早到晚都站在摩西的左右。摩西的岳父就不禁问摩西说:“你向百姓作的是什么事呢?你为什么独自坐着,众百姓从早到晚都站在你的左右呢?”摩西就回答岳父说:“这是因百姓到我这里来求问神。他们有事的时候就到我这里来,我便在两造之间施行审判,我又叫他们知道神的律例和法度。”

现在底波拉也在做摩西所做的工作,百姓到她这里来求问神,底波拉就告诉他们神的旨意,然后百姓就决定该怎么做。而且这个过程中,底波拉也会教导百姓神的律例和法度。这就是先知的工作,先知跟神有亲密的关系,明白神的旨意、律例和法度,可以带领神的子民。否则的话,神的子民就会远离神。今天的教会太需要先知了,没有先知,教会的弟兄姐妹就成了没有牧人的羊,只能走入歧途,结果整个教会也就成了死的,只是有个教会的名称,其实就是人的一个机构罢了,一切都在靠人的方法来运作。

显然底波拉已经做了以色列的先知、士师一段时间了,可是到此为止她只是判断以色列人,并没有对敌人采取什么行动。一个先知、一个属灵人是完全活在神的王权下的,神下达一个命令,他就会行动;神没有命令,他就不会行动,哪怕众人都劝他行动,哪怕表面看起来非常有需要采取行动,可是他也不会采取行动,直到听见神的吩咐为止。终于到了一天,神向底波拉下达命令了。我们继续看士师记4章6-7节:

她打发人从拿弗他利的基低斯,将亚比挪庵的儿子巴拉召了来,对他说:“雅伟以色列的神吩咐你说:‘你率领一万拿弗他利和西布伦人上他泊山去。我必使耶宾的将军西西拉率领他的车辆和全军往基顺河,到你那里去。我必将他交在你手中。”

神给底波拉下达的命令是,让底波拉吩咐巴拉去与耶宾的将军西西拉作战。底波拉就如实传达了神的话,这就是先知的职责,神吩咐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今天我们有一个倾向就是对神的话很随便,随随便便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解释圣经,结果是离题万里,甚至歪曲了圣经的意思。你以为神会看为是小罪吗?如果是出于无知,那么求神怜悯我们;如果是出于故意,那么我们就是自取沉沦,正如使徒彼得在彼得后书3章16节说,那无学问不坚固的人强解圣经,就像解别的经书一样,就自取沉沦。

巴拉是谁,圣经并没有交待太多,我们只知道他是亚比挪庵的儿子,住在拿弗他利的基低斯,所以巴拉应该是拿弗他利支派的人。奇怪的是,神虽然吩咐巴拉去作战,可是神并没有直接吩咐巴拉,而是透过先知底波拉吩咐巴拉。不要奇怪,你看一看圣经,就知道这是神做事的原则。神不会向所有神的子民说话,神是选择透过他的先知向神的子民说话。所以整个神的家是非常有次序的,神是头,是王,神向先知下达命令,先知再向下传达神的命令,层层下达,就好比军队一样,整个以色列民就好像一支军队。这也是新约教会运作的方式。

巴拉听见底波拉向他传达的神的这番话,他是如何回应的呢?不妨把我们自己放在当中,试想一想,要是有一天一个人自称是先知,对你说:“神让我吩咐你说:你要离开家,去某个城市事奉神。”你会如何反应呢?你能分辨出他是真先知还是假先知,他说的话是真的出于神、还是杜撰的吗?这个分辨太重要了,你分辨错了,下错了决定,就会付上沉重的代价。如果他是假先知,他的话真的是骗人的话,而你听从了他的话,那么你只会走入歧途。如果他是真先知,他说的话真的是出于神,而你下个错误决定,判定他是假先知,说的是谎话,那么你就悖逆了神,亵渎了圣灵。或许你并没有下判断说他是假先知,只是你不大认识他,不敢肯定他是不是先知,所以不敢贸然听他的话。或者你承认他是先知,你也很尊敬他,可是真先知往往是很温柔的,他不会用先知的头衔来压制你,不会强迫你遵行他的命令。他可能只是温柔地给你一个建议,可是你不大愿意听,就跟他理论一番:可不可以这样呢?可不可以不去这个地方,而是去那个地方呢?……可是如果这是神的旨意,有什么可讨价还价的呢?神只好另找别人去遵行神的旨意了。

在分辨的问题上,没有人能够帮助你,谁都不能替你来判断、替你来下决定,你必须运用自己的灵来判断。在约翰福音10章27节,主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属于神的人就自然能够分辨出谁是神所差派来的人,能够分辨出神的带领。所以如果你不能分辨,那就只能说明你的生命有问题,你不是属于神的。

巴拉是如何回应的呢?我们继续看士师记4章8-10节:

巴拉说:“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底波拉说:“我必与你同去,只是你在所行的路上得不着荣耀,因为雅伟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于是底波拉起来,与巴拉一同往基低斯去了。巴拉就招聚西布伦人和拿弗他利人到基低斯,跟他上去的有一万人。底波拉也同他上去。

巴拉显然在分辨上毫无问题,他知道底波拉是神所差派的先知,知道底波拉这番话真的是神的吩咐,所以他愿意去按照神的吩咐行。可是巴拉一定要底波拉跟他一同去打仗。为什么呢?显然巴拉是有些胆怯,信心不够大。信心小的人就会胆怯,所以在马太福音8章26节,主耶稣责备门徒说:“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胆怯呢?”巴拉还没有那么大的信心单独率领以色列民去跟敌人作战,可是他的可贵之处是,他愿意紧紧依靠神的先知底波拉,所以他跟底波拉说:你跟我一同去,我就去。当然这也是一种信心,别忘了底波拉是一位女性,女人怎么可能上战场打仗呢?圣经没有说底波拉是武林高手,是一位女侠,可以打得过男人。巴拉当然不是依靠底波拉去跟敌人短兵相接,巴拉是依靠底波拉身上的雅伟的灵,因为雅伟的灵在底波拉身上,所以底波拉是先知,是士师,能够正确引导巴拉。可以说巴拉是透过底波拉而依靠神,这当然也是一种信心,所以神也体谅了巴拉。

而且巴拉对底波拉的信心有多大呢?请留意底波拉这番话,底波拉说:好吧,我跟你上去,可是你在这场战役中就得不着荣耀了,因为雅伟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女人手里。能够亲手杀死敌军统率,这是非常荣耀的事情,就好像基甸亲手杀了米甸人的两个王一样,可是巴拉坚持请底波拉跟他一同去打仗,就得不到这份荣耀了。但巴拉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份荣耀,似乎在说:只要能打败敌人,我不在乎个人的荣耀,请你跟我一同上去吧。

这里我们也可以学到一个功课:如果我们属灵生命还不成熟,信心还不够大,可是只要我们紧紧跟随、依靠先知,就还有希望。神会透过先知来建立、栽培我们,最终也可以为神成就大事,就好像巴拉一样。巴拉透过依靠底波拉,终于打败了敌人,他的信心也向前跨越了一大步,所以希伯来书11章所列举的信心楷模人物,巴拉也榜上有名。最糟糕的是我们没有自知之明,属灵生命不好,不认识神,还自以为是,不愿听从先知、属灵人的话,甚至反叛,那就只能越来越远离神了。

士师记4章12-22节记载了这场战役的过程。巴拉率领以色列人跟西西拉的强大军队作战,请留意15-16节说,“雅伟使西西拉和他的一切车辆全军溃乱,在巴拉面前被刀杀败,西西拉下车步行逃跑。巴拉追赶车辆、军队,直到外邦人的夏罗设。西西拉的全军都倒在刀下,没有留下一人。”这场战役是神在打,以色列民的责任就是凭信心上战场,神就亲自为以色列民争战了,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全军覆没,只剩下了西西拉一个光杆司令,只好落荒而逃。

西西拉跑到了基尼人希百的妻子雅亿的帐棚,因为当时夏琐王耶宾跟希百家是友好邻邦,西西拉以为可以在这里避一避难。雅亿就热情招呼西西拉进帐棚,盛情款待,请他好好休息一下。等到西西拉睡着了,雅亿就一手拿着帐棚的橛子,一手拿着锤子,蹑手蹑脚地走到西西拉旁边,将橛子从他太阳穴钉进去,一直钉入地里,西西拉就死了。等到巴拉追赶过来的时候,雅亿就出来迎接巴拉说:“来吧,我将你所寻找的人给你看。”巴拉进帐棚一看,看见西西拉已经死了。

神要是想杀你,你绝对是无处可逃的。难怪希伯来书10章31节说,“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西西拉最终应验了底波拉那句预言:雅伟要将西西拉交在一个妇人手里。可以说这个预言一语双关,一方面以色列真正的统率是底波拉,可以说神把西西拉交在了底波拉手中。另一方面,西西拉真的死在了雅亿的手中。所以这场战役,以色列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士师记4章23-24节说:

这样,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从此以色列人的手越发有力,胜了迦南王耶宾,直到将他灭绝了。

士师记5章用了一整章的篇幅记载了底波拉与巴拉所作的歌,这一点也挺特别的,在出埃及记15章,摩西率领以色列民离开埃及、走过红海之后,也作了一首歌赞美神。看来底波拉和巴拉也跟摩西一样,深深地体会到了神的拯救,所以作歌赞美神,让以色列人记住神的救恩。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