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的国降临
张熙和牧师

收听录音

录音下载

讲稿下载(电脑版)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10)

“你们不可效法他们,因为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太6:8)

今天要将这两节经文并列来看。神让我们祷告的用意是什么呢?既然神知道我们的需要,为什么还要我们祷告呢?

首先,你觉得神需要我们祷告吗?为什么需要呢?前不久读到一本讲论祷告的书,当中引用了一位神学家的话:“神不需要我们祷告,但他希望我们祷告。”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越思想,就越觉得是不知所云。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就好比说我们需要吃饭,但无需蔬菜下饭,无需酱油、盐、糖、醋这类作料?没有了调味品,难道就不能活了吗?

某些东西你说不需要,可又希望有,我觉得这就像奶油,只要有蛋糕就行了,不一定非得要奶油。这种言论实在没什么意义。

说神希望我们祷告,但又不需要我们祷告,这就如同说“他不需要奶油,有蛋糕就行了。”所以我们祷不祷告,对神都无所谓。祷告是锦上添花,但祷不祷告都无关宏旨。

这句话根本不符合圣经,神学家总是擅于讲些不符合圣经的言论。也许该神学家并无此意,但无论如何,这就是他的话了。

神为什么需要我们祷告呢?

之所以引用这句话,因为它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观念。很多基督徒确实觉得祷告对于神来说并不重要。不祷告,神也不会缺失什么。就好像甜品一样,有也罢,没有也无所谓。这就是我们的祷告观吗?

我想这位神学家的话虽然不符合圣经,却代表了基督徒的想法。因为如果我们真觉得神需要我们祷告,就会认真祷告了。否则的话,就会觉得即便不祷告,神也毫不介意。我的祷告微弱无力、颠三倒四、语法不通,不像大文豪的美文。大文豪的一篇祷告,斐然成章,神也许想听;可我的就微不足道了。

要是你这样想,显然就不大积极祷告了。正因如此,我想对这个问题刨根问底儿。如果神不在意我的祷告,那么祷不祷告都无所谓。这不正是你的想法吗?不正是这位神学家的言论吗?但这种想法、言论大错特错了。我们祷告与否对神来说非常重要,希望你牢记这一点。神需要我们祷告,并非好像甜品一样,可有可无。

根据圣经,“神不需要我们祷告,但他希望我们祷告”这句话是错的。首先,“需要”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意思是说神存在与否要靠我们的祷告,那么显然在这个意义上,他不需要我们祷告。但“需要”并非仅有这一种意思,它不单单是指身体需要、生存需要。

试问丈夫需要妻子的爱吗?妻子需要丈夫的爱吗?如果你的意思是说没有了这种爱,他(她)就活不了了,那么显然他(她)不需要这种爱。丈夫(或妻子)死了,不能再爱你了,你不至于明天也死了,你往往还会活下去。所以从生存的角度而言,你不需要这种爱。

父母需要儿女的爱吗?儿女需要父母的爱吗?有些父母抚养儿女,却不爱儿女。很多儿女是在没有爱的家庭中长大的,从生存的角度而言,他们不需要父母的爱,只要有食物就行了。可生命的意义就单单是活着吗?

所以说到“需要”,首先必须确定它是什么意思。说神不需要我们祷告就错了,因为这样说毫无意义,除非你给“需要”下个定义。

我非常需要别人的爱,当然不是说没有了这种爱,我就活不下去了,乃是说没有了这种爱,生命就失去了意义。我需要爱,每个人都需要爱,都想得到爱,不是单单为了活着,而是让生命更丰盛、更有意义。

生命不只是吃饭、睡觉,身陷缧绁的人也有饭吃,能活着,但这就是生命吗?当然不是。生命不是有吃、有喝、有穿就行了。圣经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太4:4)。

圣经已经明确说,神爱我们,同时也希望我们爱他。可说到“希望”,要是神不需要某样东西,为什么又希望有呢?既然我不需要别人爱我,为什么还希望别人爱我呢?之所以希望有某样东西,是因为需要它,这岂不就是希望的定义吗?

之所以希望有某样东西,是因为需要;不迫切需要,也就不希望要了。我不需要餐后甜品,所以不想要,你给我,我接受;不给,我也不介意,反正不想要。为什么不想要呢?因为不需要。

神想要我们的爱,也需要我们的爱

每每谈到属灵事情,务须小心用词,务须清晰、完整地下定义。

圣经说,神想要我们的爱,需要我们的祷告,但并非因为他要靠这些而活。我不需要妻子的爱也可以活下去,可虽然如此,这并不代表说我根本不需要妻子的爱。

小孩子只要有吃有喝,就可以活下来,无需父母的爱。但另一方面,他真的需要父母的爱。无论我们明白与否,但圣经确实说神想要我们的爱,需要我们的爱,就好比儿子需要父亲的爱、父亲需要儿子的爱一样。

没想到神竟然也有需要!可要是他一无所需,那么他造我们难道是为了好玩儿吗?难道我们围在他身边,他觉得其乐无穷?我猜很多基督徒就是这样想的。既然神不需要我们,为什么他又创造我们呢?可能有人在身边很好玩吧。

你要是这样想神,则显然根本不明白神为什么创造万物。他一无所缺,为什么还创造呢?是好玩儿吗?是凑巧他喜欢创造吗?要是这样,那么我们存在与否无关痛痒,神创造我们无非是好玩儿罢了。这显然不是圣经教导。

下来要看的是:我们存在与否、爱神与否、祷告与否,这对神重不重要。

神爱我们,所以看重我们的祷告

问题是,我们的祷告对神重要吗?他在意我们爱不爱他吗?他之所以创造了我们,是不是因为在天国无所事事,便决定创造人来自娱自乐?可能他根本不需要我们,只不过觉得好玩儿,就像养狗一样。我们不需要狗,但狗平添了很多乐趣。人的观念就是:我们存在与否对神而言并不重要,更遑论祷告了。

现在来看看圣经怎么说,我不想听所谓“属灵”言论,说神一无所缺,不需要任何人。当然,只要有吃有喝,我也不需要任何人,我们都不需要任何人。但这样说就完全没抓住要领,而且也根本不是在荣耀神,恰恰羞辱了神。

神当然需要我们,我根据神的话放胆这样说,因为圣经说神需要我们。要是他不需要我们,则为什么在意我们祷不祷告、爱不爱他呢?反正他一无所失。

圣经说神非常在意我们有没有祷告,并非因为我们不祷告他就活不下去了,而因为神的本性是爱。爱不会取笑人、捉弄人,不会说“我不需要你,根本不在意你”,乃是付出关爱,而关爱就意味着神在意你。

神在意我们,这是他的本性。神对以色列民说:“摸你们的,就是摸我眼中的瞳人”(亚2:8)。瞳仁是最敏感的部位,这句话的意思是:“我非常在意你,要是有人动了你一根毫毛,就好像摸了我的眼珠子一样。”

可见我们不是神的玩偶,我们对神来说非常宝贵,他在意我们,就像我们在意自己眼中的瞳人一样。

这是圣经教导,我们明白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神已经显明他多么关心、在意我们。要是神不在意人,那么为什么以色列民每每不听从神,神会发怒呢?他大可以说:“管他们呢!把他们都抛到海里灭绝算了!”

人就会这么做,讨厌谁,就把谁干掉。纳粹觉得犹太人是世上的瘟疫,便把他们送进了毒气室。这正是人的想法:我不在意你,讨厌你,干脆把你干掉。

有时我们会思忖神为什么不把人毁灭了。人常常会问我这个问题:每每人犯罪,为什么神不把他们毁灭算了?这不是典型人的想法吗?谁得罪、招惹了你,就把谁干掉。

感谢神,他不是这样的!上一篇信息讲到“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神是圣洁的,跟人完全不同。神不会像人那般思想,所以以赛亚说,“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55:9)。

不要以人之心、度神之腹,因为你会下错了结论。那位神学家恰恰就这样做了,他想:“神不需要人,所以我们祷不祷告都无所谓。不过神希望我们祷告,至于原因嘛,我不知道,也许就像甜品一样,可以换换口味吧。”

不是的!圣经没有这种教导,切记:神在意我们的祷告,因为他在意我们;而之所以在意我们,是因为爱我们。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爱我们,但圣经说这是神的本性,“神就是爱”(约一4:8、16)。我不明白,因为我的本性不是爱,但他的本性是爱。而且我知道等到神彻底改变了我的本性,像他一样的时候,我就会明白了。

人的本性就是不关心别人。我有一个基督徒朋友,是物理学家,有一次他跟我分享道:“我总是对人不感兴趣。”但感谢神,神在改变他!在他给我的最后一封信里,他的态度完全变了,竟然非常关心别人。这个几年前还说对人不感兴趣的人,现在却关心起了别人,因为神改变了他。

神会改变我们!终有一天我们会完全明白神为什么爱我们。但现在还不能完全明白,因为我们看不见人(包括我们自己)有什么可爱之处。为什么神会爱我呢?真奇怪,我不明白自己哪里可爱,也不明白别人哪里可爱,但神爱我们!将来被改变了,就能明白了。

总之,神关心、在意我们。而正因为他在意我们,所以也在意我们祷不祷告。

你爱某人,就会渴望他来信、来电话。要是没收到信,你就会坐立不安:“怎么了?邮局出事了?难道他出意外了?……”

同样,神非常在意我们祷不祷告。一定要记住这一点,无论多么匪夷所思。而之所以匪夷所思,是因为我们的本性不像神。愿神帮助我们明白!神在意我们祷不祷告,因为他爱我们。他爱我们到一个地步,甚至愿意把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你觉得不可思议吗?

保罗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7-8)。

这就是神的本性。一定要更新对神的观念,登山宝训就是在帮助我们真正认识神的本性。

我们知道自己的需要吗?

马太福音6章8节说,神早已知道我们的需要了。你说:“原来神在意我们,愿意爱我们,他也确实爱我们,我们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可身为神,他已经知道我们的需要了,所以我为什么要祷告呢?神在意我,我感激不已。可他已经知道了我的需要,祷不祷告又有何妨呢?我开口前,他已经知道了。圣经说,‘你们没有祈求以先,你们所需用的,你们的父早已知道了。’那我岂不就不必说了吗?”

问题不是他知不知道我们的需要,而是我们知不知道自己的需要。往往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需要,而神的用意就是要我们认识到自己的需要。

比如说,有人溺水了,别人听见他的呼救固然重要,但首先他必须呼救。他不呼救,别人就不会听见。但对于岸上的人来说,听见他的呼救与否重要吗?无所谓,反正不是他溺水。无论你呼不呼救,岸上的人都一无所失。是你溺水了,所以关键不是那人需要听见你的呼救,而是你需要他听见你的呼救,你明白吗?

首先必须意识到自己的需要。我们迷失的时候,关键不是神知不知道我们迷失了,而是我们知不知道自己迷失了。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然,在溺水这个例子中,岸上的人也必须知道你出事了,才能前来相助。但神已经知道了,问题是你知道自己的需要吗?除非你真的幡然醒悟:“我需要救恩,需要别人帮助。”

要记住这第一点:虽然神知道,但他必须等候你,直到你知道自己需要救恩为止。可以说,结果如何就在乎我们知不知道。除非知道了自己的需要,否则根本不会呼救。首先你必须知道自己的需要,才会采取措施。

第二点是,可能你知道了自己的需要,也想采取措施,但这并不代表说你就会呼求神。也许你溺水了,但你根本不呼救,而是尽力奋臂挣扎。

我自己就有这种奇特经历。那是很多年前了,我还是个小孩子,父亲赴日内瓦联合国工作,我便跟着去了瑞士,逗留了一年左右。那是我第一次去瑞士。记得有一天在酒店里,我向窗外望去,看见一个漂亮的游泳池,一些成年人还有跟我同龄的男孩子在游泳。我便跟妈妈说:“我想去游泳池。”

“可你不会游泳!”

“没关系,不会游泳也可以在水里玩儿。”

“随便你。”

我去了游泳池,环顾四周,只见一个跟我年龄、身材相仿的瑞士小男孩儿一下子跳进水里,游了起来。我想:“太容易了!跳进水里摆动双手就行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当然知道怎么摆动双手、怎么跳,于是就跳进了水里。

进了水里之后,我开始下沉。怎么搞的?有点儿不对劲!应该像那个男孩子一样轻松游动,却变成了狂拍乱划。更糟的是,我从来没去过泳池,不知道有深水区、浅水区,结果跳进了深水区。可想而知我在水里挣扎的狼狈相。

没有人前来相助,因为我跳进了深水区,大家都以为我一定会游泳,像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在溅起水花玩耍。所以我在水里乱扑腾、挣扎的时候,大家都作壁上观,觉得好玩儿。

问题是,在那之前我不知道自己需要学游泳。还用学吗?谁都懂得跳进泳池、摆动双手,这么简单,无需浪费时间去学。直到我沉到水里了,才幡然醒悟,原来游泳并非那么简单,我需要学。

我不知道自己的需要,必须经历这件事,才能认识到自己的需要。要是那天没跳进水里,那么一旦有人问——“你会游泳吗?”我会说——“当然!很简单,我看见那个男孩子跳了进去,摆动双手,我做得到!我当然会游泳!”但直到亲身去试,我才发现自己真正的需要。

问题不在于神是否知道我的需要。妈妈知道我的需要,但我不知道。妈妈说“你不会游泳”,可我不相信,“我会!很简单。”她知道我的需要,而我不知道。

所以第一点是:必须知道自己的需要,别人才能帮助你。

但知道了自己的需要,也不一定呼求神来帮助,可能根本不呼救。事实上我无法呼救,水直往口里灌。没有人前来相助,我也没有跳起来试着呼救,而是自己挣扎。最后不知怎的,我终于摸索到了泳池边儿,筋疲力尽。

我们有需要时,会求神帮助吗?

有些情况是我们还能设法自救。比如游泳这件事,纵然我知道了自己的需要,但也不一定求神帮助。神会等待的,因为要是我们以为自己能够解决,就无需神来帮助了。

所以这里有两点:首先是知不知道自己的需要,其次是求神帮助、还是自行解决。

很多困难可以自行解决,当然就不需要神了。所以,问题是我们是否需要神,是否认识到需要神,这就是祷告的关键了。要是能够自力更生,为什么还求神呢?

由此可见,为什么神希望我们祷告呢?并非他不知道我们的需要,而是我们不知道自己的需要,而且知道自己的需要后,会不会求神帮助。

明白了这一点,祷告的态度自然就不同了。要是敏感不到需要,当然不愿求神。而敏感到了需要,若能自行解决,也不愿求神。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神要等我们知道了自己的需要后,才施行帮助呢?为什么他不在我们求问前就帮助呢?为什么必须求他呢?神知道我们的需要,为什么他不立即满足我们的需要,不必等候我们认识到自己有需要呢?”

你怎么看呢?不妨想一想,每每你有需要,神都不声不响地帮助了你,你自己还浑然不觉有需要;而既然他已经帮助了你,你就永远一无所需了。但这样一来,你就根本不会归向神了,因为一无所需!难道你不明白吗?神是在用需要来引领我们亲近他,从他那里得到帮助。

我们觉得需要是个负担,其实需要是属灵的机会。不要求神拿走你的一切需要,而要求神让你借着这个需要,经历他的慈爱、美善。

“患难朋友才是真朋友”,可要是你从来没有患难,何以知道你的朋友是真朋友呢?

属灵生命也是同样道理。事实是,如果神不声不响地补足了我们的需要,我们就会蒙受属灵亏损,因为根本不知道需要认识神。既然一切需要都得到了满足,为什么需要认识神呢?如此一来,我们就会失去永生,因为认识神才有永生。

一无所需,就不会来到神面前祷告。不祷告,怎会有机会认识神呢?要想认识神,就必须祷告。可没有需要,怎会祷告呢?多么明显的道理!怎能说“为什么神不干脆满足我们的需要呢”?他这样做就害了我们。人很擅长好心做坏事,害了别人。比如父母太爱儿女,结果宠坏了儿女。爱必须有智慧。

“为什么神不在我们有需要之前,就满足我们的需要呢?”如此问的人足见缺乏智慧,这就是人的本性。难怪有些儿女长大了不爱父母,而父母百思不解:“我们一向爱他,现在他长大了,却不爱我们。”

不要责怪孩子,要责怪你自己愚蠢,缺乏智慧。孩子想要什么,就给什么;或者孩子还没有意识到有需要,就给他,这样你就是在做蠢事了,因为孩子永远意识不到需要你。

为什么需要你呢?他们没意识到需要你,所以永远不觉得需要亲近你,也不会来了解你,结果就形成了所谓的“代沟”。代沟之所以产生,不外乎两个原因:要么缺乏爱,要么溺爱。宠坏的孩子最终不爱父母。

你说:“孩子要什么,我都在所不惜。”你犯傻了,要向神学习!必须让孩子知道他需要你,惟有这样,你才能让他认识到自己的需要。否则的话,他永远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需要的。宠坏的孩子都这样,骄傲自满、自高自大、放荡不羁,觉得自己一无所需,自命不凡。可见神多么有智慧!

可能你知道孩子的需要,但也不必事先样样都满足了。让孩子意识到自己的需要,这就是在帮他,长大后他会因为你为他做的一切感激你、爱你。教导他有感恩的心,教导他认识到自己的需要。可要是他不知道自己的需要,不知道你满足了他的需要,就永远不会感恩。可见神多么有智慧,人多么愚蠢。

切记:不爱一个人,可以毁了他;不明智地爱,他想要什么,你就给什么,甚至他还没有开口要,你就给了,这也可以毁了他。他觉得一无所需,自力更生,其实并非如此。

要学习神的智慧!神的道路总是完美的,而之所以不明白他的道路,就因为我们太愚蠢了。

每每孩子有需要,不要一味满足。比如说,也许他饿了,你便把食物塞进他口里:“吃香蕉吗?真的不饿吗?吃香蕉,不然会饿的。”为什么不让孩子自己觉得饿了,说“妈妈(或爸爸),我想吃东西”?此刻你再给他,他就会非常感恩,觉得这个香蕉真好吃,因为他饿极了。可你总是“填鸭”,他就会反胃了:“为什么老问我吃不吃香蕉?”

我们不明白神的道路,因为没有他的智慧。要等待,直到孩子有了需要,恳求说“我真的想要这样东西”,你再给他。他会非常感激,“父母待我太好了!”现在他就知道父母待他好了。

神就是这样待我们的,好像明智的父亲待儿女一样。他会等候,直到我们求。而一旦求了,意识到了自己的需要,意识到惟有他才能满足我们的需要,我们才能充满了感恩——“神待我真好。”

可要是神总喂我们香蕉、蛋糕,我们怎会意识到自己的需要呢?反而会厌烦他,“不要总喂我!我快成鸭子了。”有的儿女正是这样被宠坏了,几乎厌烦了父母,“老缠着我,真烦人。”

但神不是这样待我们的,他待我们太有智慧了。他的智慧太完美了,我真是惊叹不已,不禁赞美、敬拜他。

祷告是在运用意志

祷告是意志的问题。除非我们亲自来到神面前祷告祈求,否则就没有运用意志。即是说,首先必须知道自己的需要;知道后,就要运用意志去求了。

需要迫使我们运用意志,没有需要,也就无须做决定,无须运用意志说:“我有需要,怎么办呢?”没什么需要,也就不必做决定、用意志了。但神想要我们运用意志,每每有需要,就得亲自去求,我必须下定决心去求了。

可父母要是继续不等儿女求便给他们,那么儿女就没有机会做决定,而是被剥夺了自己做决定、运用意志的机会。你给了他不想要的东西,因为他没有求。你要等到他想要了,他便会运用意志,说:“我想要这个,我需要这个,请给我。”这就是他在这件事上的决定了。

为什么自己做决定这么重要呢?因为神不愿待我们如同机器人、录音机,他要待我们是一个能够自己做决定的人。需要迫使我们必须做选择。拿走了需要,也就无须做选择了。选择总是在面临需要时才做出的。

身为父母的要是剥夺了儿女做决定的机会,即在他做决定前,替他做了决定,那么你养育出来的孩子根本不会生活。难怪那么多膏粱子弟不能自立,因为他们衣食无愁。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他们一直在为生计奔波,被生活历练得强壮了。而膏粱子弟是温室里的花朵,经受不住风吹雨打。他们往往自以为是,可每每考验一来,便一败涂地,因为他们从没有机会为需要、困难而挣扎、奋斗过。

父母的责任是让孩子有机会学习克服困难,这样他们就能够变得强壮,能够自己做决定。同样,神也想让我们自己做决定,想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需要,并且自己努力去争取,直到说:“神啊,我需要这个,请你给我好吗?”我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需要,决定去求他。

当然,首先他会让我们挣扎一番,体会到自己无能为力。他希望我们确信:除他以外,没有人能满足我们的需要。正因如此,我们所祈求的总是被耽延,神不会立刻回答。你说:“为什么不立刻回答呢?”因为他想让我们先挣扎,直到认识到除神以外,没有人能满足我们的需要。要是他先满足了你的需要,而你还没有认识到惟有他才能满足,那么你就不会运用意志,也不会为需要而挣扎了。

雅各求神的祝福,但神没有立刻祝福,而是让他整晚摔跤,直到早晨,才祝福了他。而那个时候,雅各已经筋疲力尽了。

神不想惯坏我们,他要让我们摔跤,直到认识到——“我使尽了浑身解数,筋疲力尽。神啊,我已经黔驴技穷了”,那么神就会回答了。你就会说:“神啊,你真奇妙。”你就会欣赏神的智慧、能力了。

你能够自力更生的,别人能够为你做的,神为什么要为你做呢?他不会做的。然而,一旦认识到无人帮得到你,你已经无计可施,惟有神才能够解决,那么神才会回答。

这就是神训练我们的方法,让我们在属灵上强壮起来。不用担心,神绝不会宠坏你。神不会让我们成为机器人,也不会剥夺我们运用意志的机会。

要知道,做基督徒不是说就没有独特个性了,根本不是!神希望你尽量运用自己的意志。他在等候你用自己的意志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行在我生命里,如同行在天上。”

神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你。他会等候你,直到你认识到:惟有神的旨意才能满足你的需要,才能解决难题。只要你认为还有一线希望,神就不会行动。直到你说——“神啊,愿你的旨意成就,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行在我生命里,如同行在天上”,直到你认识到惟有他的旨意才能解决问题,那么神才会动工。

神绝不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你,说:“你不必运用意志,我帮你决定。”他不会把你弄成机器人。

罪就是侵犯别人的意志

你发现了吗?罪恰恰就是侵犯、剥夺了别人的意志。想一想,什么是抢劫?抢劫、偷盗就是拿走你本来不想给出的东西。强盗用枪要挟你,说:“拿钱来!”根本不管你意愿如何。他就是要逆着你的意愿,摧毁你的意愿,把你变成机器人,就可以抢掠了。

不妨想一想,所有罪都是毁灭别人的意志,或者违背别人的意愿。谋杀也是,当然谋杀真的毁灭了那个人。

性侵犯也是一样,用暴力侵犯了她的意志。你没有待那人如同“人”,而是如同“东西”。罪总是不把人当作人,而是当作东西,剥夺、蔑视、侵犯他的意志。你发现了吗?罪总是违背人的意愿,也违背神的意愿。

罪就是不把人当作人。反过来说,义就是把人当作人,总是尊重人如同“人”,绝不侵犯别人的意志,绝不践踏别人,把别人降格为东西。神也是这样,从不把我们踏在脚下,降格为东西。神总是把我们当作人来对待。人待人如同东西,但神绝不这样。

比如去政府部门办事,你似乎就没有个人了,只成了一个数字:“523号!”你走上前去,说:“我是523号。”你不是人,只是卡片上的一个数字。他们把你输入计算机,成了几号,成了档案53。无论什么原因,可能方便起见等等,总之你被降格成了“东西”。人总是要把别人降格为东西。

你发现警察往往是一幅模样了吗?真有趣!他们都千篇一律,为什么呢?因为被刻意取消掉个人特征了。在英国,哪个警察要是蓄起了胡子,保留个人特征,就会挨上司训斥。不许留胡子,必须和别的警察一样。如何剃须、如何剪发、如何戴帽,都有规范,还要统一着装。惟一的不同就是号码不同,好加以区分。

世界不希望你有个人特征。参了军,他们就待你如同东西。军官冲你大吼:“列队!去这边!去那边!”你不能说话、不能回答,只能说“是”。你的意愿不重要,惟有上司的意愿才重要。最终他的意愿也不重要,惟有总司令的意愿才重要。

世界就是这样运作的了,总之要消灭你的个性。但神绝不这样做,他希望你是你。

圣灵充满与运用意志

我们已经习惯了被消除个人特征,以为最“属灵”的基督徒就是没有个人特征,行为举止像机器人、录音机一样。这就是最“属灵”的基督徒,就是所谓“被圣灵掌管”的基督徒,从不自己做决定,只等候神做一切,等到神指示了才行动。问题是神什么时候才指示呢?

我有个好朋友,我邀请他来做客,他会说:“只要主允许,我会来的。”可问题是他从不告诉我来不来,为什么呢?因为他在等候神的带领。似乎主带领他的方式是,只能提前五分钟告诉他要不要来。

结果我根本不能安排他讲道,每每邀请他讲道,我就得自己做好讲道准备,因为他可能不会出席。他觉得是主叫他别动的,你拿他有什么办法呢?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当然,十之八九他是会出现的,但你总得做好万一他不出现的准备,所以必须找人随时能够替代他。

可想而知邀请这种人来聚会是什么样子,他不会告诉你参不参加聚会。要是你提前八个月邀请他,他会说:“到聚会前五分钟,我才能知道来不来。”

很多人以为这就是基督徒了:犹豫不决,不做任何决定,不知道要不要吃饭、要不要参加聚会。如果你称这种为圣灵引导的基督徒,就大错特错了。有时你想帮助这种人,可他们往往觉得自己非常“属灵”,完全被圣灵引导,所以根本不运用自己的意志了。

他们的初衷本是好的,但却对神的话相当无知。神的话并没有说属灵基督徒就不再运用自己的意志了。向自我死,意思并不是没有了意志,而是向罪死,向旧生命方式死。你整个思想、意志更新了,重生了。

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每一个误解都是一颗地雷,会摧毁你的属灵生命。必须明白,神要我们运用意志,这一点对于祷告至关重要。

属灵人也可以有自己的意愿,而不是说你太“属灵”,没有欲望了,无须为某样东西祷告,神赐下什么都好。你已经被“圣灵充满”,不必祷告,因为没有需要,也不在意自己有没有什么需要。“我饿死了,家人、孩子饿死了,没关系。神知道我的需要,他会满足的;如果他不满足,那么他的旨意就是要我饿死。”

真可怜,有些基督徒的确陷入了错谬。我看不见圣经中有这种教导,请告诉我哪一节经文说我们被神的灵掌管了,所以不再运用自己的意志了?我看见圣经说了很多圣灵的感动,“愿主耶稣基督的恩惠、神的慈爱、圣灵的感动,常与你们众人同在”(林后13:14)。

“圣灵的感动”是什么意思呢?“感动”一词,希腊原文的意思是相交、沟通、交流。两个人志同道合,才能相交。我不是人,你就不能跟我相交。因为我没有意志,根本不能回应,无论你说什么,我总是说“行”,怎样跟这种人相交呢?

“出去走一走?”

“随便。”

“想吃东西吗?”

“随便。”

这样说上没几句,你就会厌烦了。怎样交流呢?“可我想知道你要不要散步?”

“无所谓。”

下一次你只要拉着他高高兴兴散步去好了,然后再把他推回来吃饭。但你不能跟这种人相交。对方是人,你才能跟他相交;跟物不能相交。我不能跟汽车相交,我想去哪儿,车就会去哪儿,它不会问问题。

我只能跟一个运用意志的人相交,我说“想吃东西吗?”他说“想”,这才是回答,而不是说“无所谓”。如果他说“太好了”,我们就会有一段美好时光,一起用餐。

为什么我们以为神想要机器人呢?每每神说“你今天想去那个地方吗?”你怎么回答呢?“无所谓”?抑或“主啊,太好了!你想让我去?我太喜欢去了”?两个回答截然不同,因为一个运用了意志,另一个没有。

度必须彻底改变。否则的话,你如何对待人,神就如何对待你。下一次恼怒、发脾气时,要小心了。别自欺,觉得自己是基督徒,一定会上天堂的。我告诉你,你用什么量器论断人,神就用什么量器论断你。

总括来说,我们如何待人,神就如何待我们。做基督徒不是单单跟神建立关系,与人无涉。恰恰相反,一旦成了基督徒,你跟每个人的关系就都至关重要了。每每待人刻薄、无礼,不饶恕、发脾气,那么你最好跑到施恩宝座前,说:“神啊,求你饶恕我。”否则的话,神就要以同样方式待你了。

不饶恕的受惩罚,配得饶恕的为子嗣

那个不饶恕的仆人最后怎么样了呢?马太福音18章34节说,“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这个一度得到饶恕的人,其结局真可怕,被交给掌刑的了。

“掌刑的”是什么意思呢?路加福音16章“财主和拉撒路的比喻”用到了一个相关词,意思是“痛苦的地方”(23节、28节)。那个财主生前不帮助拉撒路,结果时过境迁,现在他到了痛苦的地方。

“痛苦”与“掌刑的”,这两个希腊文属于同一字系。换言之,那个一度被饶恕的人最终下了阴间。一次得救,永远得救?你要是信奉这种教义,那么最好仔细查考一下圣经。神不接纳自高自大、自负自满、不冷不热的基督徒,不要以为这种基督徒可以上天堂。这人最终去了“痛苦的地方”。

弟兄姐妹们,主耶稣的教导一直在警告我们,而且一针见血!要时刻警醒,按照神的呼召而生活。否则就不配受呼召,遭神弃绝,不能做神的儿女。

我们已经查考过了马太福音五章,其中有一句话说:“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5),即配称为神的儿子。要是不配,那么他根本不认你为儿子。这个教导太重要了,希望我们真的能够铭记于心。

弟兄姐妹们,我们有一个崇高的呼召,而且我们的生活必须配得这个呼召。神非常关心教会的纯洁,非常关心我们的生命素质。神不能容忍那种不即不离、不冷不热、无动于衷、平平庸庸的基督徒。切记:神如何待我们,就在乎我们如何待神以及如何待别人。所以要检讨一下自己的生命,你合格吗?配得饶恕吗?

我们爱神,因为神先爱我们。但务须真正爱神,而爱神就体现于爱别人。约翰说,“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约一4:20)。我们的生命一定要体现出对神的爱,好让教会反映出神的荣耀,这就是我们所受的呼召。

记住这句话,非常重要:“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我们不饶恕人,也就得不到饶恕了。我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神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我们。

《完》


 

© 2017 福音电台。版权所有。(联络我们)


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转载文章除外)。

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音频、视频,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出于对作者的尊重,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

(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